禹城交警李成千:疫情面前,轻伤不下火线|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2月10日清晨6时许,夜幕还未褪去。青银高速禹城口,交警及医护人员对一鲁A牌照轿车内司乘人员(一对中年夫妻)完成体温检测,司机向交警李成千询问路线。司机声称从济南前往庆云,结果上高速后走错了路线,不知该怎么走。得知两人不会使用导航,李成千帮着下载了手机导航并进行路线设置,还仔细告诉上高速后大致行驶路线。目送轿车驶上青银高速,李成千和同事高云剑、赵吉帅及其他部门值班人员依然坚守在执勤点,观察着路上动静。

      清晨6时左右室外,气温在零下3摄氏度左右。疫情监测点上的值守人员不时有人来回跑动着,不时有人跺跺脚,搓搓手。执勤辅警高云剑说,天气冷,这么活动活动能稍微御御寒冷。李成千也不时搓搓手,不时还弯下腰双手反复揉摸着左膝盖部位。高云剑说,李队长这是多年的老毛病了,最怕冷。 

       原来,李成千几年前左膝前交叉韧带和内侧半月板损伤,进行了手术。“这阵子天冷,时常很疼。”李成千说,这病最忌怕冷,也怕长时间站立和过度劳累。一旁的医护人员得知李成千做过膝部手术,劝他平时注意保暖保养。李成千却说:“大队许多比我年纪大的、小的谁没个伤病啥的;疫情面前,这点伤痛不算啥,忍一忍,挺一挺,就过去。”

      李成千是禹城交警大队四中队中队长,今年49岁。疫情防控攻坚战以来,他一直坚守在战“役”一线,不是在疫情监测点就是在中队值班。膝盖做过手术,忌怕寒冷,他不认为这是啥大不了的事情,该上夜班还照样上夜班。2月10日,他带领中队辅警高云剑、赵吉帅从零点开始上岗一直要到上午8时下班。他说,零点以后从高速上下来的车到现在才58辆,虽然车不算多,但是车辆再少,也必须守候在监测点上……检查完每一辆车,监测完车上司乘人员的体温,每一次挥手放行,都是沉甸甸的责任。“要求司机摇下车窗,对前后排座位上的每一个人,一个不漏都要测量体温。”

       他作为中队长,也是一名有着19党龄的老党员。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无论从哪个因素讲,他都必须冲在战“役”一线最前沿,这时候更要做表率。李成千说,中队警力少,中队有两个辅警的小孩才一两岁,没有一个人讲困难、谈条件的,都冲到了一线,让他很感动。

寒风中,李成千卸下手套抓挠背部和小腿的动作引起笔者注意,笔者从肩上抓过相机准备抓拍,被他喊着制止,“这么丑陋的动作,可别拍!”赵吉帅说,李队长得荨麻疹好几年了,从年前瘙痒时常发作。李成千说,荨麻疹不算啥大病,但是瘙痒起来,痒痛难熬,即使用上十多只手挠痒痒也不够用。

      其实,作为最基层的一名交警中队长,李成千“铁人”印象笔者早有耳闻。连续几天开展酒后驾驶违法行为夜查整治行动,每次夜查持续开展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依然会按时到中队开展日常工作。他所在的四中队地处禹城西大门和城乡结合部,交通管理任务繁重,每天中队指挥中心视频巡逻必须有人值守,每天也必须安排警力上路巡逻,辖区交通秩序平稳。由于工作成绩突出,李成千先后被荣记三等功2次,多次被大队授予“先进个人”称号,中队也多次被授予“先进中队”荣誉集体称号。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