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进、刘少华:把勇气和信心,传递给更多人|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我是德州晚报记者侯进,老公是警察,老爸在医疗系统工作。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过去的这个春节,让我们全家从未如此忙碌过,几乎全家人都在防控一线,这样的经历,让我不由得拿起笔,记录下这段紧张难忘的日子—— 

农历腊月二十九开始,德州市人民医院就成了我的“办公地点”,先后采访了成人发热门诊、小儿发热门诊、呼吸内科病房、隔离病区,因为天天去,现在连医院导诊的护士都已经认识我了。

大年初一早晨,我接到宣传科的电话,说德州驰援湖北的第一批医疗队已经紧急待命。我赶紧刷牙出门开车飞奔,一路上都在想采访提纲。

也就是那一天,我才感觉医务人员真的像战士。在送行时,一个神色凝重的男人全程一言不发,低着头默默为护士妻子整理着行李箱,我感觉到,他们是真的要上战场了,是豁上命的那种。

市领导来给医疗队员们送行,临行前拥抱,挥手告别,真的就像电影里的场景。

采访结束后回家的路上,车里放着《你的答案》,我听这歌就特别想哭。小时候写作文,总会说自己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没想到快30岁了,才真的理解这句话。

采访第二批医疗队时,有一个90年出生的姑娘,长发,特别开朗,和我很聊得来。但她到了黄冈后,就剪了长发,当时还哭了,我看了短发照片后特别心疼,给她留言,“短头发精神又利索,好看。”

采访疫情时的心情并非都是压抑的,也有好消息。

德州城区第一批两位患者出院的时候,我在现场直播。那天医护人员真开心啊,一直在隔离病房前合影、说笑,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喜悦,带着口罩我都忍不住一起笑。

送花,鞠躬,告别。然后我看着两个病人上车回家,就觉得心理莫名的踏实,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还有,最近我还采访了很多爱心捐赠的企业和个人。特殊时期的仪式都很简短,没有领导讲话,没有鲜花掌声,没有围观群众,甚至有的连横幅都没有,就是简简单单地付出、奉献。

但这是真正的众志成城。作为一名记者,在这个特殊时期,我真的感受到了德州老百姓展现出的空前团结,捐款从几百万到几百块的都有,捐赠的物品从医疗耗材、口罩防护服,再到果蔬、饮品都有。还有志愿者司机接送医护上下班,主动到隔离病区做清洁的老党员,如果你见过他们,你也会和我一样,无所畏惧。

连续半个多月,我几乎每天都在外采访,尤其是医院。你知道,疫情期间,医院是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

人有多少呢?具体来讲就是我居然在人民医院院内停下了车,而且是四次。

说实话,每回去医院,尤其是发热门诊和隔离病区我都很忐忑,不过到了现场,那么多医护人员热火朝天地忙着,你根本来不及考虑病毒的事。

不过我妈考虑了,疫情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她就不让我去医院采访,态度坚定,说要把我隔离。所以有两天我不敢在稿子上署名,怕她看了担心,又要打电话来“慰问”。

好在我态度也很坚定。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我的岗位,给了我采访的机会,也给了我深入一线的机会。采访中遇到的人,看见的事,给了我勇气和信心,我也可以把勇气和信心带给大家。

以前在稿子里写“传递社会正能量”的时候,我还不能完全理解和懂得,直到现在,我正在做这件事,而且我觉得很有意义。

再艰苦再困难的工作也要有人去做,我不抱怨,比我工作辛苦的人多得多,他们才是应该被宣传和报道的人。


再来说说我老公刘少华。

他在事故处理大队工作,本来是可以不上前线的,但他前几天交了入党申请书。他说别人都上一线了,自己在办公室坐着,心里不踏实。

后来,领导真的安排他去高速口联防联控了。在微信上告诉我第二天要上一线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现在想想,这种“不舒服”就是担心。自己去一线是一种心情,老公上一线又是另外一种心情:这个人傻乎乎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好防护。

虽然那天很暖和,但我还是给他换了秋裤,灌了热水,放了暖宝宝贴。一天值守下来,明显很疲惫,平时不打呼噜的他因为太累吵了一宿。我能做的不多,一起在家吃饭的时候,我会给我们俩都加个鸡腿。

   “双一线”家庭有时候还是挺难的——比如采购时。

12号下午,我利用值班前的俩小时,骑着电动车跑到超市自己扛了三大袋子吃的回来。现在超市六点就关门,白天开门的时候,我俩肯定都在上班。工作餐大都是泡面和盒饭,家里的饭就更不能马虎。这时候只有保持体力,才能提高免疫力,更好地工作。


最让我心疼的是我爸。

我爸在德州市卫生综合执法支队上班,负责督导医疗机构、公共场所的疫情防控情况,今年大年初一下午就回单位上班了。

老头快60岁了,还要自己开车,和同事们去县里督导。特殊时期餐厅饭店不营业,他就自己带着方便面,再问当地借一壶热水,寒风里匆匆咽下,算是吃了午饭。来不及休息,就得跑下一个督导点。

以前,老爸是“月亮不睡他不睡”,但现在卧室八点半就没动静了。我走近一看,他抱着手机睡着了,我默默地关上灯。晚上九点,就像半夜三点。

卫生系统的口罩也不富裕。

阳台上总晾着各种各样的口罩,一片又一片翻来覆去地用,仿佛回到了计划经济年代。有一天爸爸从橱子里翻出几个肥皂味的口罩塞给我,那是几年以前装修的时候“压箱底”的。我拿着口罩感觉回到了20年前,记得小时候他出去吃饭,也会把大虾或者螃蟹腿用餐巾纸包起来,偷偷放在兜里带回来给我。

人啊,总是遇到一些事,才能想起来一些事。

今天是2月14日,如果没有这场疫情,我应该会买两杯奶茶,再和老公去吃个麻辣烫,然后抱怨下完雪还得重新洗车。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我只希望疫情赶快过去。

我是真的想喝奶茶了。


侯进 2020.2.14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