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岗前先吃止疼药,药劲过了只能不停拍头止疼 李冬刚:战疫一线倔强的“农科人”|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每天执勤八小时,上岗前需先吃上止疼药,这药劲儿过了他就只能咬牙忍着,靠拍打头部麻木自己,始终不愿意停下来……在医生眼中,德州市农科院办公室主任李冬刚是个“不听话”的丛集性头疼患者,面对同事们一次次“劝回”,他总是说:“等疫情过去吧。”

记者了解到,自2月4日,李冬刚报名参加交通联防组,并主动要求奔赴抗疫一线,在滨德高速德州北北口担任执勤任务。滨德高速德州北是进出德州的要道,车辆密集,来往人员复杂,排查任务十分艰巨,李冬刚的联防组实行“4班3运转”倒班制,每班需要执勤8个小时,面对当前疫情防控的压力,这位党龄接近20年的老党员一直咬牙坚守在防控疫情的一线。

“执勤的第三天就有了头疼的毛病,起初没有在意,想着忍几天就过去了。”李冬刚告诉记者,在2月7日凌晨,自己在执勤时突然感到一阵阵头疼,强烈的疼痛让他寒风中流下了几颗豆大的汗珠,但由于排查任务重,他实在不忍心在这时请假给战友增加压力,便没有告诉别人,也没去医院看病。

在采访时其他组员们也向记者说起一件让他们都心有余悸的事情,“当时的把我们都吓了一跳,也对老李的拼劲感到佩服。”那是2月9日的晚上,李冬刚在一线排查时,突感一阵眩晕,比起上次头疼的更加厉害了,如同脑袋里扎进了一根根尖刺,头像炸裂一般,李冬刚一时有些踉跄,只能靠不停的拍打自己的头部,将这股疼痛压下去。

同组组员察觉到他的异样,纷纷劝他回家休息,李冬刚却只是说着轻伤不下火线,不愿意离开岗位。组员们拗不过他便劝他先去医院检查,当天李冬刚来到了市中医院进行了检查,医生说是因压力过大导致的丛集性头疼,一再交代他要注意休息,少站少走动,但他第二天又出现在岗位上忙碌,引导车辆,协助测量体温、登记行程信息对车辆清洁消毒……

在之后的日子里,李冬刚依然忍受着头疼的折磨,也依然咬牙坚持着,一同执勤的组员们看着他的样子都心疼不已每当疼痛难忍的时候,就用力的拍打自己的头部,直到头疼有所缓解,便打起精神继续工作,没有因病痛休息过一天,一天的工作下来,李冬刚常常是筋疲力尽,为了缓解疼痛,额头上都拍打出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印记。“工作还是要做的,其实也没啥大事,忍忍就能过去。”李冬刚对记者谈起工作时态度格外的认真。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