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死亡率重症率双高,真实报告是守底线|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真实报告疫情信息,是守住底线,在此之上,显然还要着力去解决实际问题。


▲资料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文 | 张海英


距武汉2000多公里、非人口输入地的黑龙江,疫情为何这么严重?近日,黑龙江的疫情发展情况尤其是偏高的死亡率,受到了广泛关注。


据媒体报道,记者日前连线了协调相关企业向黑龙江捐赠了50台氢氧气雾化机的钟南山院士,他指出黑龙江病亡率跟“高寒地区”特点有关。钟南山表示,“对黑龙江省能够忠实地、实事求是地报告死亡情况,我表示敬意,我觉得什么事情都应该真实报告。”


截至2月23日24时,黑龙江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480例,其中哈尔滨市就198例。值得注意的是,该省死亡人数位居全国省份第三。部分黑龙江地市的死亡率甚至超过武汉,如绥化的死亡率高达8.51%,双鸭山市也高达5.76%,均超过了武汉3.7%的死亡率。


现有重症病例数仅次于湖北,死亡人数位居全国第三,死亡率与湖北不相上下,面对这样的态势,黑龙江省疫情防控压力不小。但当地面对压力并没有瞒报疫情,而是实事求是地报告死亡情况,还数次明确严惩瞒报的干部与有接触史者,也算是实事求是。


正如钟南山所言,什么事情都应该真实报告。这场战“疫”还在进行中,每个地方和个体都该真实报告疫情,这是对自身负责,也有助于科学研判疫情。


漏报、迟报和瞒报,很容易导致疫情防控被耽误,公众也得不到预警,继而给防控增加不必要的变量。只有“能报喜也敢报忧”,将疫情数据悉数公开,才是“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即便这里面有些数据不“好看”,公开也好过讳疾忌医。


就在2月15日,湖北某地还有多名干部因未准确清理疑似病例、存在缓报瞒报等问题,被通报和立案调查。当地通报中也承认,部分县(市、区)缺乏足够重视、推进落实不力,积压未报的病例明显超出了正常范围。这也导致,当地2月13日、14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量分别为200例和108例,但此前日报告病例数一度下降到个位。


说到底,真实报告死亡人数等疫情信息,虽然会面临舆论压力,但真实报告是各级政府的法定义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对突发事件,不得隐瞒、缓报、谎报或者授意他人隐瞒、缓报、谎报。《传染病防治法》也明确规定,依照本法的规定负有传染病疫情报告职责的人民政府有关部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采供血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不得隐瞒、谎报、缓报传染病疫情。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应当及时、准确。


也就是说,真实报告疫情死亡人数等疫情信息,是现代法治政府的应尽责任。黑龙江真实报告这些数据,也是跟“讳疾忌医”的作风病“隔离”。虽然其死亡率偏高也曾引发顾虑,但在专家分析过后,很多人了解到了其死亡率跟高寒地区特点的关联,也打消了恐慌。


真实报告疫情信息,是守住底线,在此之上,显然还要着力去解决实际问题。就眼下看,黑龙江“意外”地成为疫情重灾区之一,背后的原因也值得检视和反思。


根据媒体报道,有多位黑龙江医护人员表示,当地重视起疫情并采取措施的时间是“很滞后的”,在疏于防范和管控的情况下,因聚餐导致的聚集性感染是黑龙江初期病例走高的主要原因。


多方信息显示,黑龙江疫情严重,与当地疫情管控能效不无关系。当地不遮蔽、不隐瞒之外,该问责的也得问责,该反思的也要反思。事实上,就在前两天,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也强调加大追责问责力度,而根据公开报道,疫情发生以来,黑龙江至少已有7个处级干部因疫情防控不力被免职,其中包括五常市市长。


疫情是一场大考,真实报告、及时更新具体的疫情信息,是正确应考的“应有态度”。也只有将及时防控和及时公布信息二者都做好,疫情防控才能更加有的放矢,这场大考才能交上“高分试卷”。


□张海英(教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