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不忘 | 程勇:一路坚强,一路感恩|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2015年

德州晚报报道

  

2015年9月18日,本报重磅推出《一瓶瓶辣椒酱,延续儿子生命之路》,报道了程勇患尿毒症,和母亲一起制作辣椒酱,摆摊挣钱攒治疗费用的事情。

几年过去了,程勇仍旧在卖辣椒酱,仍旧坚持到医院做透析,像上了弦的钟表一样,每天都按照规划好的时间点生活和治病。

程勇说,为了家人,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也不会放弃,他要坚持下去,也盼着以后的日子越过越好。

八年如一日坚持做透析

▲程勇在透析

在医院的透析室里,程勇是老病号了,他八年如一日,坚持做透析,以缓解自己的病情。现在,程勇做透析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一周要做四次透析。如果病情加重了,做透析的次数还要继续增加。

病床上,程勇一边透析,一边看着手机,他的朋友圈里发出卖辣椒酱的图片,希望朋友们多买一些辣椒酱。做一次透析需要4个小时,程勇上午8点到医院,中午12点回家。坚持做透析已经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回想起治疗尿毒症的过程,程勇受了太多的苦,能坚持下来,非常不容易。

八年前的一天,程勇突然觉得头晕恶心,发现身上也有些浮肿,特别是双脚,一按一个坑。在家人的陪伴下程勇来到医院检查。化验单显示程勇的肌酐值达到500ummol/L以上,远远超过正常值40~120ummol/L,程勇被确诊为尿毒症。从此以后,程勇就踏上了治病的路,每一步都很艰难,他咬牙坚持着,一直坚持到现在。

八年过去了,程勇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的体重也超过了200斤,让治疗变得越来越艰难。由于程勇体型较大,需要更多的能量摄入和物质排出,所以只得提高透析频率,一个月要透析超过16次。

患病后的程勇不能干重活,无法正常工作,妻子打零工的收入非常有限。看着一家人都为他加油,程勇不再害怕尿毒症带来的痛苦,坚持做透析,他想活下去,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这种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买辣椒酱的多是老客户

▲程勇和母亲摆摊卖自制辣椒酱

德城区南小市路,铁路上沿宿舍门口,程勇和母亲每天下午都会在门口摆摊,卖辣椒酱。这些辣椒酱都是手工制作的,大瓶装辣椒酱卖10元一瓶,小瓶的卖5元。

程勇家的辣椒酱都是自制的,他早上5点多,就要去黑马大市场购买辣椒。做辣椒酱是很辛苦的事情,要经过清洗、捣碎、剥蒜、配料、熬酱等多个步骤。

为了避免糊锅,隔两分钟就要翻一次勺,老母亲在热锅前一站就是半个多钟头,每次刚熬完一锅酱顾不上擦汗就赶紧再去熬下一锅。

辣椒酱做好了,装瓶贴上商标,程勇和母亲就在门口摆摊。可是,销量却很惨淡,等上一下午,只买了5瓶。程勇说,现在卖辣椒酱,太困难了,加上成本,一天就能挣10元或者20元,收入非常有限。

此前,在报纸上报道程勇的困难后,很多好心人想办法救助他,有一位好心人想帮他把辣椒酱送进超市去卖。可是,程勇家的辣椒酱没有QS认证,超市不敢卖他家的辣椒酱。如果扩大生产规模,改变在家里制作的情况,他又没有钱继续投资。“就在附近租一个小门市,一个月也需要1000多元,辣椒酱销量有限,连房租都挣不出来,更不用说投资买制作辣椒酱的设备了。”程勇说。

在程勇的辣椒酱小摊前,很多邻居走过去都会跟他打招呼。程勇说,现在买辣椒酱的人,多是老客户,八年来,他家的辣椒酱一直保持原汁原味的做法。有些客户看他没有出摊,也会去家里买。可是,随着这些老客户的减少,辣椒酱额销量也随之减少,有的人从德城区搬到了经济技术开发区居住,就不会再跑回来买他家的辣椒酱了。

好心人给他坚持下去的勇气

“德州晚报创刊九年了,也借此机会,向帮助过我的人表示感谢,谢谢大家对我的帮助。祝愿德州晚报越办越好。能认识这么多好心人,多亏了记者的报道。透析的八年时间里,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是他们让我有勇气坚持下去。”程勇说。

现在,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好了,作为尿毒症患者,程勇深切体会到了好政策带来的改变。程勇做透析的费用,是可以报销的,每月他只要负担800多元的药费和不能报销的费用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就解决了程勇的大难题。如果让个人承担透析费用,他早已经承担不起了,这个家也会被拖垮了。

在程勇治病的过程中,高中同学也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那是在济南做心脏支架的时候,程勇已经没有钱做手术了。他的父亲也身患重病,看到儿子没有钱治疗,着急上火,病情加重,最终不幸去世。此时,程勇的同学们纷纷慷慨及囊,为他捐款4万余元,帮他解了燃眉之急。

在程勇做透析的过程中,医院的丁主任也经常帮助他,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程勇需要做透析,丁主任随叫随到,为他做好准备。有一次,程勇晚上吃的不对劲儿,等到发现憋气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此时,程勇的家人赶紧联系丁主任,把他送到医院做透析,经过治疗,程勇憋气的症状缓解了。丁主任也跟着忙了一个晚上,等到天亮后才回家。

他身后有一位伟大的母亲

70多岁的母亲为了给程勇治病,天天在家做辣酱,和他一起外出摆摊

每天下午,卖辣椒酱的时候,程勇的母亲都会在小摊前坐着,她已经70多岁了,行动也不方便,可是,她坐着轮椅也要来陪着儿子。看着儿子向别人推销辣椒酱,她也会跟着说几句客套话。辣椒酱瓶子上印着程妈妈的照片,她的辣椒酱赢得了顾客认可。

邻居们从小摊前走过去,看到记者采访,也会凑过来说:“尽量帮帮,程妈妈的精神令我们感动。”邻居们看着程勇在接受采访,也不敢大声说话,和程妈妈挥挥手打招呼,随后又走开了。

“我也没有啥办法,母亲70多岁了,还要跟着我一起卖辣椒酱,媳妇也不离不弃,姐姐也经常帮助我。”程勇说。

由于患病多年,程勇的身体非常虚弱,站的时间一长,就要坐下休息。漫长的透析只能维持着虚弱的身体,医生已经建议他做肾移植。可是,程勇没有经济能力,仅靠卖辣椒酱,难以凑够治疗费用。

面对困境,程勇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坚持卖辣椒酱,抓住这一线生机。他的孩子上初三了,继续上学,又要花一笔费用,让这个原本贫困的家庭难以承受。程勇也不敢去想以后的日子,他说,只能多卖一些辣椒酱,减轻经济压力。

本报呼吁更多的好心人来帮助他,帮这个困难的家庭渡过难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