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记“疫”|连线疫情中的海外德州人|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近些天,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爆发,前段时间还在忧心祖国的海外华人,很快完成了角色转换,成为被担心和牵挂的对象。

面对来势汹汹的病毒,身在海外的华人积极团结抗击疫情,筹措物资的同时,也开启了居家办公学习模式。30日,本报采访到三位身在海外的德州人,听他们讲述在国外的抗“疫”故事。

姚广炜(留学生)
意大利摩德纳


德州游子孤身赴意求学

“感谢中国使馆给予的温暖”

北京时间3月15日凌晨三点,姚广炜发了一条朋友圈:“罗马播放中国国歌,这一刻,我很骄傲。”这一天,中国援助意大利医疗队落地罗马。而1月25日,他的朋友圈还是“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姚广炜的抗“疫”生活正如网络上的段子: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他笑称自己“全赶上了”。圣诞假期,姚广炜回国过年,农历正月初八,他按照原定安排返意完成学业,而这时,意大利刚刚确诊两名来自中国的乘客。

“刚下飞机的时候工作人员都穿着防护服,有意大利人看到华人面孔后投来异样的目光,那时候心里真不好受。”彼时正是国内物资最紧张的时刻,姚广炜带着家里仅剩的十几只口罩和对父母的牵挂,孤身一人返意求学。

返意后,他上了三周课,随即学校停课,课程全部在网上进行。“我已经一个月没出门了,不敢出门。米、面、生鲜都是网上订货送到家门口,最远就走到过楼下垃圾桶,都快憋出毛病来了。”担心外卖不安全,这个24岁的小伙子每顿饭都亲力亲为,和面、炒菜都不在话下,好在室友也是中国人,两个年轻男孩可以互相鼓励。疫情之下姚广炜的生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睡觉,上课,做饭,空闲时间除了看书,就是给家人报平安。

中国人在哪里都很团结。姚广炜说,当地中国商会、使馆和学联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他们给留学生免费派发口罩,尽力协调华人超市优先派送留学生预定的生活物资,这让自己倍感温暖,也给身在异国的游子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真的特别感谢他们,真的。”姚广炜反复强调着。

现如今,意大利成为欧洲疫情“震中”,留学生们自然渴望祖国的怀抱,但一番思虑后,姚广炜还是决定暂不回国。“没有直飞航班,转机三四个国家风险太大了,而且国内的防疫压力也很大,大家都很辛苦,还是尽量别给工作人员添麻烦了。”这是姚广炜的理由。

姚广炜身体不错,防疫措施也很到位,他说自己有信心能够对抗病毒,但父母实在是太担心了。所以如果有机会,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还是想要回家,不为别的,只为了让父母能放心。

三月,草长莺飞,意大利的天气亦如春风般明媚舒适,姚广炜很想出门走一走,到操场打球,在阳光下奔跑,但现在还不行。“再等等,我相信一定没问题的。”姚广炜有信心。


曹学超(餐厅老板)
新西兰奥克兰


一家三口坚守大洋彼岸

“不回国,不愿给祖国添麻烦”

“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宅在家里,尽量不出门。”面对疫情,曹学超不改积极乐观的天性,他总结,现如今自己的生活简约到只剩“三看”——看孩子、看手机、看电视。

2009年来到新西兰求学,随后曹学超在奥克兰市定居,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中餐厅。但一周前,曹学超按照当地政府要求关闭了餐厅,也正式开始了一家人的宅家抗“疫”生活。

“口罩是很早之前就准备好的,然后我到超市屯了牛奶、面包、米面油等生活用品,这里的超市一直正常营业,没有出现疯抢物资和大面积断货的情况,现在是一周去一次超市。”曹学超做事很有计划,抗“疫”时亦然。

作为土生土长的德州人,曹学超也想过要回国。“一开始考虑让妻子带着孩子回国,我自己一个人留下处理餐厅的事。”他说,一方面是由于妻子在这里还有工作,另一方面,新西兰直飞国内的航班几乎没有,如果要到其他国家转机,整个航程至少需要20小时,对于5岁的孩子来说,要不哭不闹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并且全程戴口罩,基本相当于天方夜谭。

旅途中的感染风险不可小觑,思前想后下来,他最终决定一家人坚守在奥克兰。“就算回到国内,还要经过一系列检查和隔离,大家努力了那么久,现在还有很多人坚守在一线,我们还是不给祖国添麻烦了。”

25日,新西兰政府开始实行“四级警戒”政策,全国随即进入了“封锁”状态。曹学超告诉记者,街道上随处可见军警联合执法队员,不允许人群聚集,让自己安心不少。

正如电视和网络上报道的一样,西方人酷爱户外运动,而且在其观念中,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现在奥克兰市的超市和街道大部分老外都是不戴口罩的,全副武装出门的八成是亚裔。”病毒面前容不得丝毫马虎,所以曹学超一直以国内的防控方法严格要求自己和家人,出门必戴口罩,面对老外们异样的目光,他完全不予理会,大步向前。

如果没有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此刻,曹学超一家三口应该正迎接属于5岁宝宝的一年级新学期,而此刻,他只能在家陪伴孩子上网课。但面对疫情,曹学超一家更多的是互相鼓励和打气,互相给予勇气和信心。


张玲玲(公司职员)
日本东京


给国内寄口罩的她如今反被关心

“囤货够用,放心”

国内儿童口罩种类不多,也比较难买,所以国内疫情刚刚出现的时候,张玲玲就在东京购买了几大盒儿童口罩寄送给国内亲朋。现如今,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不少朋友反过来通过微信联系自己,关心口罩的存量。

“日本疫情还没出现的时候我就买了一些口罩,目前囤货够用,很感谢国内亲友的关心。”张玲玲骨子里有着中国人的未雨绸缪和居安思危,她告诉记者,目前日本超市货物供应充足,而且三月初,家中就已屯好了足够一家五口吃一个月的米面粮油和速冻食品,其他的生鲜产品每周到楼下超市购买,基本生活能够得到保障。

2010年张玲玲来到日本求学,随后入职东京,现为一公司职员。为方便照顾孩子,今年春节前,孩子的爷爷奶奶来到日本,所以她没考虑过回国:“孩子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又有长辈陪伴,而且路上风险太大。”

虽然日本政府的防控手段难以做到如国内一般强硬,但这里的居民都非常自觉。张玲玲告诉记者,即便在平时,日本街道上也常能看到戴口罩的人,如果你在电车上不戴口罩咳嗽,还会感到很“羞耻”。冬春季是花粉过敏的季节,不少日本人家中常备口罩,外出也会很自觉戴上。而且日本盛行分餐制,现如今,便利店、超市门口也有免洗洗手液等消毒产品供大家使用。

同样在三月初,她和丈夫开始居家办公,也暂停了孩子的保育园课程。疫情之下,张玲玲一家的生活还算平静,唯一有些棘手的是,公婆三个月的签证即将到期,回国的行程却迟迟不能敲定。“航班数缩减,机票已经被取消三次了,现在买了一张一万七千多的高价票,还不知道4月10日能不能按时飞。”她说,正常东京飞北京的单程机票价格在2000—3000元之间,这是目前自己最头疼的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