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火车脱轨百人伤亡,村民四次报警为何无效|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3月30日中午12时许,T179次客运火车(济南-广州)在湖南郴州永兴县高亭司镇永华村境内发生侧翻,事故已经造成一名乘警殉职,4人重伤,123人轻伤。列车脱轨是因为前方经行轨道发生小型塌方,当地村民李海平曾为此报警,但十分钟后,他眼看着火车撞上塌方体。目前,塌方已被清理,铁路恢复正常。

火车脱轨导致伤亡是很少见的事故,所以非常受关注。在昨今两日,除了抢险救人的动态消息备受瞩目,涉及事故的成因以及反思如何避免,成为舆论焦点。尤其是媒体集中报道的一个细节,李海平事发前发现塌方打了110,火车来时他在铁路桥上挥舞衣服警告,仍没能挡住疾驰列车的走向。

事发前发现塌方并报警的村民李海平

李海平报警的情况是这样的:他第一次打110报警是在11时29分,通话时长1分21秒。在这次报警中,他报告了老高亭司车站有滑坡体,将铁轨埋了。11时32分,他骑摩托到距塌方50米处的天桥,又两次拨打110,电话没有接通。11时34分,电话接通,他让接警员立马联系车站,停车停电。

最后一次电话结束不久,火车鸣笛驶来,李海平爬到天桥铁网上挥舞外套示警,无效。官方公布本次事故发生的时间是11时40分,按照这个节点时间计算,在火车撞上塌方体与李海平正式报警之间,有十分钟时差。事后反推,即使这十分钟来不及通知到司机停车,但事故一定是不可避免的吗?

李海平报的警,是如何在后台接警流程传送的,外界至今无法清楚知晓。高亭司镇派出所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该所确实接到过村民报警电话,做了相关记录,标示了塌方地点。但这个紧急信息接下来的去向成谜。派出所不清楚是否上报或处理,而永兴县应急管理局否认接到警方通知。

李海平手机通话记录显示,他曾4次打110报警,2次拨通。

在分析李海平发出的警讯怎样传播时,还要考虑一个重要的变量,那就是地方与铁路之间的沟通是否通畅。李海平所做的只是警讯的触发,警讯抵达地方派出所那里,接下来如何做才是关键。亦即,地方派出所怎样顺利地将警情传递到铁路系统。毕竟,自成体系的铁路与地方有着显著的隔阂。

这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假如存在着一个高效的沟通体系,李海平报给110,110转给派出所,派出所联系车站,车站调度采取警告措施或联系司机,说不定事故是可以避免的。然而这只是美好的假设,现实面前没有如果。可见,很可能地方与铁路、铁路内部存在沟通障碍,导致目击者的警讯如泥牛入海。

从铁路的角度来说,若要避免本次事故,大致有两种途径:一是依靠内部预警,比如巡线员发现塌方,通过内部系统上报,抢修后列车安全通过;二是对接外部预警,比如和地方警务系统融合,实时收到铁路范围内的险情,再激活内部安全机制。本次事故的发生证明,这两种接警系统要么会偶然失效,要么一直有缺陷。

火车脱轨现场 图片来源:新华社

如果针对本次事故能有进一步的调查,外界非常希望看到的是李海平报警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启动的预警系统是如何处理这条人命关天的警讯的。只有将调查推进到这一步,才能还原当地派出所与铁路的真实关系,以及两者的沟通质量,也可以从侧面佐证泥石流这样的常态灾害来临时,铁路与地方在防范上是如何分工的。

这当然是乐观期待,可不容过于乐观的是,对本次事故事前预警的全面调查,核心内容是地方与铁路的合作程度,万一铁路不愿意配合,这样的调查也无法往深里推动。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李海平报警之后的事,尤其是警讯的报送流向,就成了难解之谜。自然地,也就无法从伤亡中吸取教训。

总之,列车脱轨,导致包括乘务员在内的伤亡,是非常不幸的事情。事故前十分钟的紧急预警时间,或许不足以完成一次高效率的灾害制止动作,但这十分钟的生死时速,足够让人反思地方与铁路间的融合问题。在安全运营和死伤面前,本不该存在内外差别,不同系统都应该在这点上达成共识,实现一致行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