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河县打掉一个吸食“笑气”的团伙| 年龄最大的23岁,最小的15岁|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近日,齐河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历时一个月的侦察,在齐河县端掉一个吸食“笑气”的团伙,40余名违法行为人被依法处理。其中年龄最大的23岁,最小的15岁。
“笑气”是什么?他们如何沾染上“笑气”的?齐河公安民警为你揭开迷团。  
四月初,禁毒大队民警接到举报:城区一幼胡同有一家纹身店,深夜时分,常进来些纹龙画凤的小青年,锁上房门,关掉电灯,凌晨二三点才散场,行迹诡异。民警暗中观察,静静守候。这些人中,不乏有违法记录人员,其中一名叫李乙(化名)的男子,20岁,刘桥镇人,多次参与打架斗殴,有7条案件记录。他们常拉来一个高大、细长的气罐,抬进屋内。在充分掌握证据后,禁毒大队决定收网。在已掌握的46名违法人员中,现已有40人到案。

现场缴获的气球

经查:违法行为人孙甲(化名)曾在济南服用过“笑气”,感觉挺好,而齐河却没有吸食“笑气”的市场。他算了一笔帐,每罐笑气1100元,可充500个气球,每个气球按3元计算,每罐可赢利400元。这种新鲜玩意儿,必能吸引那些爱寻求刺激、爱冒险的小青年目光。每天销售几罐不成问题。
在利欲驱使下,孙甲等人决定在齐河尝试“吃螃蟹”。2019年10月份,孙甲等人从济南非法购进了两罐“笑气”,齐河县第一家“笑笑堂”在三鼎阳光城的一栋居民楼内悄然开张。而后,为扩大“生意”,他们在大清河公园路边的车上、齐贸大街沿街商铺、一幼胡同等地增设站点,吸引更多青年男女在“笑气”中寻找刺激。

笑气是一种气体,他们如何服用?一伙人进入房间后,关掉电灯,即能避人耳目,还能营造“服气”时的氛围,产生更多的幻觉和灵感。通过气罐阀门,将笑气体充入气球内,每人抱着一个,对着口鼻,缓释气球内的气体,从而吸入体内,享受一种感觉。
服用“笑气”后果真让人感到快乐?笑气的化学名称为一氧化二氮,是医用麻醉剂,有轻微麻醉作用,甚至被吸毒人员当作毒品的替代品。笑气最广泛的用途是食品添加剂,用于给饮料增添气泡,增加口感,可在互联网平台上购买。虽然笑气本身用于食品加工对人体无害,但吸食笑气的副作用很大,如瞬间眩晕、迷失方向、失去平衡、心律失常、缺氧、代谢性酸中毒、记忆力和认知能力受损、身体虚弱等。长期吸入笑气会造成缺氧,从而引起高血压、晕厥、贫血、视听功能障碍、行走困难等症状,甚至造成死亡。面对笑气引发的急症,国内外没有治疗“笑气”成瘾或损害的特效药,临床只能采取对症处理,完全康复的可能性不大。

据了解,赵某是某大学的大二学生。春节前,他从广东回齐河看望爷爷奶奶,受疫情影响,滞留在齐河。在好友撺掇、裹胁下,在一幼胡同第一次服用“笑气”,他有什么样的体验?“服用完第一个气球后,就晕了,感觉迷糊,似睡非睡。等醒来时,感觉过了很久,其实只有几分钟的功夫。后来,他们又送我几个气球,说没事。碍于面子,就又吸了几个。”小赵说。
孙甲等人贩卖笑气赚到钱了吗?孙甲供述,其正处于推广尝试阶段,服用笑气的多是朋友或朋友的朋友,不但没赚到钱,还亏了好几千元,知道从事这行当违法,就再也不敢做了。

当下,吸入笑气作为一种娱乐使用在青年人群体中变得越来越流行。有调查显示,英国和美国吸食笑气的“终身患病率”分别为38.6%和29.4%。在英国,笑气是仅次于大麻的第二大“休闲药物”。
当下“笑气”虽然未纳入我国毒品管控,但现实危害不可小觑。为此,齐河警方将与有关部门联合,从源头、销售、分装、使用等环节入手,依法严厉打击非法经营销售“笑气”的行为。对于非法生产销售储存“笑气”、网上违规发布销售“笑气”信息、违规邮寄快递“笑气”、吸食“笑气”的人员,将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治安管理处罚法》、《消防法》之规定,严厉惩处。
目前,孙甲等40名违法人员被齐河警方依法处理。

在此,齐河警方郑重警告孙甲等人,要深刻汲取教训,改过自新,好好做人,决不能再触犯法律。奉劝那些未到案人员,投案自首才是唯一出路,千万不要心存幻想。同时建议各位家长严管约束子女,避免误入歧途,步入违法犯罪的深渊。在此,齐河警方也呼吁全社会共同加强对“笑气”的管理,坚决铲除笑气在齐河滋生的环境和土壤,保护青少年健康茁壮成长。
齐河县公安局禁毒大队举报电话:110或5509126。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