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直播带货”了解一下|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直播带货掀起了新型消费的热潮。疫情防控期间,依赖线下客源的企业和商家遭受较大冲击,直播带货通过一部手机在主播和消费者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线上线下商家开始将直播带货作为重要运营工具,从“网红”到节目主持人,各界人士纷纷走进直播间推荐特色产品、加强供销对接。直播带货创新了消费体验、激活了市场活力,还成为推动脱贫攻坚、助力产业发展的重要抓手。

“直播带货” 新品牌的超级孵化器

一场疫情,让“宅家抗疫”成为常态,直播顺势迎来发展的黄金窗口,“直播带货”的火爆程度,显然也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想。从李佳琦、薇娅等“草根网红”的主场,到刘涛、陈赫等流量明星纷纷下场,再到罗永浩、董明珠、丁磊等企业家以及县、市长的加入,淘宝、京东、拼多多以及快手、抖音短视频平台纷纷角逐,直播带货俨然成为2020年最热门的话题。

直播带货就是通过一些互联网平台,如:抖音、快手、淘宝等,使用直播技术进行近距离商品展示、咨询答复、导购的新型服务方式,或由店铺自己开设直播间,或由职业主播对多款商品进行集中推介。

直播带货的互动性、亲和力更强,消费者可以像在大卖场里一样,跟卖家进行交流甚至讨价还价。此外,直播带货因为绕过了经销商等传统中间渠道,直接实现了商品和消费者对接,往往能做到全网最低价,特别是流量大的网红主播,深受广大商家的青睐。

据了解,2019年双十一期间,淘宝直播的爆发,让超过50%的商家都通过直播获得新增长;2020年3月,来自陕西、吉林、重庆等地的6位书记、县长,走进“战疫助农”抖音直播间,向网友们推荐当地特色农产品;2020年4月30日,商务部大数据监测显示,今年一季度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

交个朋友好物推荐官罗永浩是这样理解直播带货的,“直播电商是一种引导型消费,是零售业中很重要的板块,他的本质可以是一个大的团购,以前大的团购只能组织起几百几千几万人,但通过直播的模式可以有效组织起来百万人的团购。”

罗永浩认为,多数人涌到直播间来,其实还是想买东西的,直播带货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要源源不断的找到好东西,并且这些好东西要有一个好价格。

此外,罗永浩还表示,直播带货很可能成为一种超级孵化器。“我们拿小龙虾而言,全国人民都喜欢吃,但是大家在吃小龙虾的时候,通常不会想到小龙虾要选品牌,所以对某些新品牌来讲,直播带货绝对不是卖一次货那么简单,如果运作得当,它将是迈向国民品牌一个至关重要的助推器。”罗永浩说。 

“直播带货”带红草根创业者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全国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可以说,直播带货已不是“去库存”“冲销量”的应急之举,而是发展数字经济的新举措。

而在人人想要分得“直播营销”红利的当下,德州本地也涌现出了众多人气颇高的带货主播,她们或凭借独到的眼光趁机创业,或借势转型寻求突破。记者对其中两位“主播”进行了采访,听她们讲述线上创业的故事。


“打工族”线上创业 单日卖出8000双鞋

42岁的尹国贞是庆云县当地小有名气的带货主播,通过快手平台销售服装和鞋子,在每天固定四个小时的直播时间里,她最好的单日销售成绩达到近8000单。

尹国贞的学历不高,只念到初中的她以前在水果店打工,每月的收入3000元,虽然工作不算辛苦但她始终没有放弃自己创业的梦想。

2018年11月,她在朋友的鼓励下开始尝试直播带货,没想到,直播间营业的第一天她便卖出了30双鞋子,这让他坚定了加入这一行业的决心。



作为家庭妇女,尹国贞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成人、儿童服装和鞋类进行销售。“选品把关十分关键,商品首先要过我自己这关,才能推荐给别人。”为了找到品质好,价格又优惠的货源,她一个人跑遍了全国各地,亲自去厂家验货、谈价格。

为了打消网友们的后顾之忧,尹国贞坚持提供售后服务,但凡鞋出现开胶、断底等质量问题她通通为对方提供全额退款。偶尔有网友因脚型问题穿着不合适时,她也会大方承担运费为对方办理退货。得益于她诚恳厚道的经营态度,生意不但越来越红火,还结识了许多朋友。

如今,尹国贞经营的“贞姐优选”直播号已经拥有了6000余名粉丝,她个人的月收入也超过了万元。“我还是想开一家实体店,线上线下相互支撑才更加有竞争力。”她告诉记者,随着越来越多的主播出现,线上市场的分流严重,如果没有稳定的货源支撑随时都可能被市场淘汰。


大学生返乡创业 借助直播平台打开传统糕点新销路

31岁的耿超军在大学毕业后回到平原县腰站镇,帮助父母经营“耿师傅”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传统糕点的销售工作。今年4月份她开始借助抖音平台,通过直播销售月饼产品,至今单品销量近5000单,获得了14000个粉丝。

“直播这一形式对增加产品曝光、扩大产品宣传帮助很大。” 耿超军发现,通过直播互动,消费者对于产品的认识更加直观和立体,可以更细致地了解到产品和生产产品的人,拉近了经营者和消费者的距离,更有利于增加客户粘性。



“直播带货需要每天都保证高质量的内容输出,对于我这样刚刚起步的‘主播’来说难度很大。”为了跟上互联网发展的脚步,耿超军每天都坚持学习专业知识,不断向经验丰富的主播请教。

同时,她在公司设有专门的售后部门,由专人负责处理售后问题。但对于自家产品的质量和口味她始终很有信心。“直播带货模式为我们这样的实体经营者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抓到这个机会就有可能获得突破。但同时,厂家自身的品质把控就更为重要。”曾经,在耿超军生产的八种主打月饼产品中,有一款的皮较为酥薄,在运输过程中十分容易破损,为此她直接将该产品在线上下架。

如今,耿超军正在着手成立一家属于自己的直播带货公司,希望借此建立食品厂与消费者之间的连接,挖掘同行之间的优质产品,在为粉丝提供福利的同时,为厂家提供一个优质的营销平台。 

让直播带货不再“带祸” 7月1日起直播带货进入“监管时代”

直播带货,作为一个全新的概念,随着互联网发展而兴起,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特殊时期,网络直播卖货更是越来越受欢迎。然而,在直播带货野蛮生长、迅速扩张之下,行业也面临良莠不齐、缺乏监管而带来的诸多乱象。7月1日,《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的施行,意味着“直播带货”正式迎来标准化发展,进入“监管时代”。


吐槽:“网红”产品频现质量问题

如今电商直播十分火爆,但直播购物存在的多项问题也不容忽视。今年3月份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有37.3%的受访消费者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产品质量问题,尤其是“担心商品质量没有保障”和“担心售后问题”是消费者两大主要顾虑。

去年,主播李佳琦在一场近400万人观看的直播中卖阳澄湖大闸蟹,实际并非产自阳澄湖,遭到网友投诉;在另一场直播中展示“不粘锅”时,毫不客气地粘锅了。今年5月,主播罗永浩在直播间推荐了“花点时间520玫瑰礼盒”,但不少网友收到礼盒后却发现质量不好,部分花束存在枯萎、腐烂现象。同月,主播薇娅在直播销售西双版纳农产品和水果,不少网友收到货后发现,很多水果根本还没熟就开卖,甚至还存在以次充好、缺斤短两等问题。

家住德城区的吴先生今年4月从某直播平台上购买了4盒品牌小龙虾,但收到货后,确领吴先生大跌眼镜,原来小龙虾的生产日期是2019年的5月份,还有一个月就要过期了,而且据吴先生了解身边很多网友买到的都是这个月份的小龙虾,吴先生有一种被坑的感觉。

更令吴先生气愤的是,当吴先生通过平台联系在线客服的时候,得到的全部都是机械的回答,跟本没有人工在线服务。“买到了快到期的库存货,还联系不上卖家,让我瞬间对直播卖货失去了兴趣,只能当吃一堑长一智了。”吴先生说。


调查:市民不知该如何维权

同吴先生的遭遇有些相似,市民李女士也是直播购物的“受害者”,今年6月,李女士在某主播的直播间购买了一款电动牙刷礼盒,但直播中提到额外赠送的牙刷头却没有同礼盒一起邮寄到家,店家表示赠品会过后陆续发出,但具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李女士的手里,商家并没有明确的回复。

与秀场直播不同,电商直播是一切围绕产品的直播,属性之一便是在直播间里粉丝能拿到产品的“优异”价格,很多头部电商主播也通过拿下“全网最低价格”来吸引粉丝,但往往就是这句“全网最低价”,令不少网友踩了坑。

李女士表示,虽然直播购物会踩坑,但还是经常忍不住会买。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不少市民观看直播购物时很容易被夸大和虚假宣传诱导而冲动消费,还有少数市民对“主播是否就是经营者”的问题认知较为模糊,总体来说直播购物消费中,消费者冲动消费较严重,风险意识相对薄弱。
  “买到的水果有腐烂,购物的赠品一直不发货,还有个别商品跟宣传的差距比较大,我也不知道这些算不算质量问题,更不知道应该怎样维权,所以很多时候如果商家好说话,就退掉或者更换,遇到不好说话的商家也就这样过去了。”李女士说。


法规:直播带货首次有规可依

6月5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等8部门集中开展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行动强化规范管理》通知,启动了为期半年的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行动。此外,为了规范网络直播营销活动,促进其健康发展,6月24日,中国广告协会发布《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规范》自今年7月1日起施行。

《规范》明确,在网络直播营销中发布商业广告的,应当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各项规定。此外,针对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等特殊商品,规定明确,商家销售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特殊商品时,应当依法取得相应的资质或行政许可。

随着直播带货火爆,为了提高人气,刷单、买粉等行为成为一些行业参与者默认的潜规则。为此《规范》明确提出,主播在直播活动中,应当保证信息真实、合法,不得对商品和服务进行虚假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主播不得采取虚假购买和事后退货等方式骗取商家的佣金,网络直播营销主体不得利用刷单、炒信等流量造假方式虚构或篡改交易数据和用户评价。


建议:加强正面引导和平台监管

“消费者购物不再仅仅关注价格,商品质量好、服务体验优等都是人们消费的重要动力。直播带货的新消费模式大有可为,但直播带货的各参与方应认识到,一锤子买卖长久不了,只有靠诚信经营、品质过硬才能持续较快发展。”德州市政协文史委副主任王德胜说。

近日,董明珠卖货一天达到65个亿,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疫情给企业带来的经济压力,同时让企业获得了一个全新的腾飞契机,她作为中国举足轻重的企业家,也成为直播带货行业的正面代表。

但直播带货作为一个新型的营销模式,不可避免的带有功利性质,而想要获得营销带货的成绩就必须要有流量,以至于为了获取流量,有太多的人以低俗的方式去博取眼球,

如何去规范直播带货市场?这成为确保该市场健康发展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目前,有关部门也推出了一系列相关规定,但行业标准仍需要进一步完善,直播内容和产品的质量更多时候仍依靠主播的自律约束。

王德胜认为,网络是把双刃剑,在互联网形势下发展直播带货,其实就是互联网+形式大背景下所带来的一种营销模式。在互联网营销模式的迅速膨胀下,千家万户都拥有了话语权和销售渠道,销售人群变得复杂、销售时间也不再固定,这使得监管渠道变得更加隐蔽。因此,加强对主流平台的监管,以及正面标杆的价值观引领是促进该行业健康发展的关键。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