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老大坐牢像住宾馆,司法正义要防止“最后一公里”失守 |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日前,焦点访谈对山西黑老大任爱军一案进行了报道。报道披露,任爱军不仅聚众滋事,插手社会纠纷,欺压群众,而且通过多次减刑,被判无期的任爱军,最后只坐了10年牢就出狱了。

此外,任爱军坐牢如“住宾馆”,开单间、设小灶、用冰箱、用电脑,还有专门储存东西的仓库,他的人可以随时来看他,别人都像是他的服务员。

1594020258166479.png

很难想象,在高墙电网、戒备森严的监狱里,黑老大任爱军居然可以过着如此逍遥自在的生活。这哪里是坐牢,分明和度假没什么区别。任爱军的减刑过程,更是神奇,堪比孙小果。别人已经检举过的事,可以成为任爱军重大立功减刑的理由。在运作减刑的过程中,任爱军的势力渗透到了各个环节,两次入狱不仅7次减刑,而且还顶格减刑。

不过,任爱军没有想到的是,他在狱中这些神奇经历,恰恰成了调查的突破口。通过对任爱军狱中享特权以及违法违规减刑的调查,侦查人员挖出了任爱军背后的一个个保护伞,通过破网打伞,一查到底,终于将任爱军及其团伙,以及一干违法违规人员绳之以法。

黑老大任爱军的“倒掉”再次提醒我们,在扫黑除恶中,“破网打伞”是重中之重。每一个黑恶势力背后,可能都有着交错复杂的“保护伞”和“关系网”,扫黑除恶和“破网打伞”只有同频共振,才能深挖黑恶犯罪,并铲除滋生黑恶的土壤。从孙小果到任爱军,无不说明了这一点。

黑老大任爱军最终栽了,不过此案也给人们留下一个疑问:任爱军坐牢像住宾馆,随意操作减刑,在监狱里无法无天,为何之前很长时间里没有人发现?

任爱军的经历绝非个例,之前,孙小果在监狱通过“搞发明”来减刑,就广为人知。此外,媒体还报道过不少类似“黑老大坐牢如度假”的新闻。比如,去年媒体就报道,内蒙古黑老大席某某坐牢住单间、开小灶,挖通暖气地沟随意出入监狱,服刑期间在外交通肇事让死者顶包。席某某的“事迹”,比起任爱军的经历更加神奇。

这些黑老大之所以能把监狱玩弄于鼓掌,直接原因固然是个别监狱管理人员腐化堕落,与黑老大沆瀣一气。然而也要看到,监狱的管理,还要受到上级部门的监督,减刑的程序更是复杂,涉及从监狱到检察院再到法院等许多部门。只要监督机制运转良好,履责到位,按理说可以杜绝腐败的空间。

然而,在任爱军等案中,黑老大在监狱中所享受的特权,以及各种违法所为,无疑暴露出相关监督制衡的薄弱。“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险”,如果监狱成了法治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滥权腐败的滋生也就成了必然。

显而易见,要彻底杜绝“黑老大坐牢像住宾馆之类的乱象,必须建立更为开放和严密的监督体系,防止司法正义在“最后一公里”失守。2018年5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全国部分省(区、市)检察机关部署开展监狱巡回检察试点工作,而后监狱巡回检察工作在全国范围推开。将检察机关对监狱的监督方式从“派驻”改为“巡回”,避免“熟人熟事、一团和气。这样的思路,理当成为监狱监督改革方向,也必须如此,才能巩固“破网打伞”的成果,打赢扫黑除恶的攻坚之战。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