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经》不止是荒诞故事|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西安火车站北站平安、郑州火车站东站平安、上海虹桥火车站平安……”整本书以“×××平安”造句,贺电所著的《平安经》一书在网上引发讨论。昨日,当地工作人员表示,《平安经》的创作系贺电业余时间的个人行为。

  陶渊明有言:“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要说“奇文”,《平安经》确实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文,你见过“各年龄平安”一章内,从初生平安,满月平安,百天平安,1岁平安,2岁平安,3岁平安……一直写下去的吗?要说“疑义”,对不起,除了“平安”之外,“一马平川”、波澜不惊,毫无可供“共欣赏”“相与析”之处。

  “侠客岛”如此调侃:看到《平安经》,欢迎大家来品鉴一下岛叔的最新创作成果——《健康经》:侠客岛健康,岛叔健康,岛妹健康,岛友健康……有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的?我今天能写10万字,大概下午六点交稿。不久前,“16岁女孩一天能写2000首诗”上了微博热搜,其真实性遭到网友质疑,要是按照《平安经》这条路子走,一天写2000首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调侃归调侃,不得不说,《平安经》剑走偏锋、“创意”十足。据介绍,作者已出版了35部专著,也没多少人认识他,一部《平安经》瞬间爆红,“火出圈”。言归正传,说到“经”,我不自觉地想到了《诗经》,“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经典名句简直优雅入心、风情入骨,流传数千年仍感人至深。在它面前,那些粗鄙拙劣、俗不可耐的文字,居然登堂入室,让人顿生“今夕是何年”之叹。

  文字再烂,有人愿意出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也不好多说什么。问题是,就这么一本书,定价居然高达269元,再联系到作者的身份和动用公共资源的能力——当地曾为其举办过高规格的研讨会,获得一些“知名专家”“学者”“诗人”站台——不免让人“胡思乱想”。当然,我宁愿相信作者并没有动用公共资源为书籍促销,但厘清公与私、职业与业余的界线还是很有必要的,尤其是公职人员,必要时要为公共利益避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