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歪经的人没有好下场|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一个人“疯”不是最大的问题,一群人帮着他“疯”、跟着他“疯”、为他的“疯”鼓掌叫好才是最大的问题。



作者 |西坡


刚刚,据“吉林发布”消息,吉林省委决定,免去贺电同志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职务。


现在不妨回顾一下《平安经》风波发生后的几个进展节点:


7月28日,人民出版社发布声明,称该社从未出版《平安经》一书,也从未同意与任何单位联合出版该书;


7月29日,吉林省委决定,成立由省委政法委牵头,省纪委监委、省委宣传部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


7月30日消息,联合调查组后,吉林省公安厅党委立即召开民主生活会。会上,贺电同志作了深刻检查;


7月30日下午,群众出版社发出通报,承认该社出版《平安经》一书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表示将配合有关部门做好调查工作,严肃查处违规行为,依法依纪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


短短几天,在吉林公安厅和出版社这两条线上,调查都在快速推进。各方直面问题、积极回应舆论关切的态度值得肯定。


从头来看,《平安经》风波的发生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不是有网友注意到这本“奇书”并拍照上网,就不会出现这个热点。与很多网络热点不同,《平安经》没有直接的受害者。


《平安经》起初只是以一种荒诞的方式冲击了人们对“书”这一古老信息载体的认知。但是随着信息的挖掘和讨论的深入,它验证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一规律。


《平安经》是一朵奇葩,但它带来的教训和启示却很严肃,需要认真解读。


最直观的自然是图书出版管理。群众出版社已经承认“政治意识不强、管理责任缺失、审核把关不严、出版流程不规范”,但这只是一层,甚至可以说只是表层。


事实上,各种自娱自乐的“奇书”“雷书”“水书”在市面上一直有出版的渠道,好事者花钱买个乐呵不会引起外界在意。


《平安经》内容本身的奇葩只是网络传播的助燃剂,作者的身份和图书推广中的阵仗才是最大的疑点。人们会问,如果不是副厅长这样的身份,《平安经》还能不能出版?即便出版了,会不会有多家媒体刊登读后感,官方媒体组织“《平安经》公益朗诵活动”研讨会,乃至一些领导干部、学者大肆吹捧?


实质问题是:在这些反常背后,副厅长手上的权力到底发挥了怎样的影响力?施展这样的影响力又会造成怎样的代价?


公权力姓公,个人光环、荣誉姓私。公私不分、本末倒置,是《平安经》最歪的地方,也注定了《平安经》不能平安。事实证明,念歪经的人没有好下场。


一个人“疯”不是最大的问题,一群人帮着他“疯”、跟着他“疯”、为他的“疯”鼓掌叫好才是最大的问题。


为消除《平安经》的恶劣影响,就要捉出反常背后的“妖”。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到公器不能私用的常识上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