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医疗队袁丽伟:心之所向,职责所在|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我很自豪,心里很坦然,没有预想的兴奋,也没有畏惧,这是我心之所向,职责所在。”德州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袁丽伟这样形容自己接到援鄂通知时的心情,即便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回想起那通电话,她依然心潮澎湃。

 

援鄂之行 她期待已久

疫情出现以来,袁丽伟就不断在新闻上关注着山东医疗队的消息。“从大年初一开始,基本是两天一批,都是下午六点左右的飞机,我就在想,大家都去湖北了,我也是时候应该也该出征了。”袁丽伟是临邑县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士,她说,与其在手机上看新闻干着急,不如真刀实枪地到前线和病毒搏一搏,拼一拼。

终于,2月9日凌晨六点,袁丽伟等来了期盼已久的电话。

没敢告诉父母,没有拥抱孩子,挂掉电话,她第一时间联系了同在卫生系统工作的舅舅。“去吧孩子,这时候不能退,只有冲。”随后,她才将电话打给正在值班的丈夫。“你不是想援鄂想了很久吗,去吧,你决定的事我都支持。”

当天中午,袁丽伟匆匆地出发了,因为时间仓促,她甚至没来得及回家看一眼孩子。

消息不胫而走。在去往济南机场的路上,袁丽伟的手机响个不停,同学、亲戚、朋友的问候接踵而至:你想过后果吗?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你怎么这么傻?

但显然,他们低估了一名白衣天使的爱国热血,也没想到他们熟悉的、柔弱的丽伟身体里其实住着一个钢铁般的战士,备战已久。

 

面对压力 她执着坚定

到达济南遥墙机场,袁丽伟第一次知道了所在队伍的“番号”,这是一个响亮的名字:山东省第八批援鄂医疗队。

211日,全国单日发病数15000余人,这一天,袁丽伟申请了第一梯队进入武汉汉阳国博方舱医院。

在舱内的工作是艰苦的,困难超乎想象。我也没想到穿着防护服这么难受,这是一种被包裹的窒息感,难以用语言形容。湖北当地方言不易理解,袁丽伟只能用文字和患者交流,8个单元200多个病号,袁丽伟要隔着防护服逐一沟通,工作量可想而知。

方舱医院大都是轻症患者,但医护人员的压力并不比重症小。“这个病的病情变化太快了,而且没有监护设备,所有的病情变化都需要医护人员肉眼观察,而我们的目标是舱内患者零死亡,必须做到。”

面对防护服带来的不适,面对超强的工作压力,袁丽伟没有抱怨,而是更细心更热情地投入到工作中。“我们是山东省第八批援鄂医疗队。”这就是袁丽伟坚持下来的原因,简单,执着。

 


服务患者 她收获温暖感动

进仓几天后,袁丽伟发现,一位73岁的阿姨特别烦躁,情绪激动,她总跟在医护人员身边追问:什么时候能做核酸检测?什么时候做CT?什么时候能治好?

袁丽伟一边不停安抚,一边找来医生为阿姨解答疑惑。待医生离开,阿姨情绪稳定,袁丽伟走到她身边,却看到正在流泪的阿姨。

原来,阿姨和老伴儿一起来到方舱,可第二天老伴儿病情变化转院,随后就去世了。“当天是她的生日,她心里难受,边哭边告诉我千万别怪她。我哪有怪罪,只有满满的心疼,比起她们的失去,她们的坚强更让我们敬畏。”于是,袁丽伟和其他几名医护人员围在一起,为阿姨唱了一首生日歌,用最简单的方法送上了一份生日祝福。

而阿姨许的愿望竟然是:希望所有患者都早日康复,希望这群可爱的孩子们能早日平安回家。

 

为武汉拼命,她说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3月17日凌晨两点,返程的命令突然下达,38天的热血奋战匆匆画下句号。

在这38天里,袁丽伟从来不想家,准确地说,是她不敢想家。直到返程日期确定,归家似箭的心才似小鹿一般放肆地跑了出来——她想孩子,也惦记着父母,只是她从来不说。

回程那天,武汉的工作人员、志愿者、警察列队为援鄂医疗队送行,他们大声高喊:谢谢你们为湖北拼过命,为武汉拼过命,欢迎你们常回来看看……这一刻,袁丽伟说不出地感动,这一刻,她只觉得觉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礼遇太重,受之有愧,我只是普通医务工作者,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工作而已。”回望来时的路,困难重重,却步步珍重,袁丽伟说自己是幸运的,武汉之行让自己更加坚定,回到临邑,她比以前更敬业,更温暖,对生命二字,也有了新的认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