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给领导干私活拿来吹牛,是病态的“马屁文化”|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陪领导家孩子参加人大附的考试,难度直逼博士入学考试,还有时间限制,领导孩子考试要是挂了会不会怪我不够给力。”

“给领导写的讲话稿发在光明日报了,虽然知道是看领导的面子,但还是想弄张报纸收藏起来先”……近日,一位微博网友的“我为领导服务的日常”火了。

8月3日中午,微博博主、目前在农业农村部某中心工作的邓某,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个微博号是其个人小号,发发牢骚、吹吹牛,不能当真。其解释称,陪孩子考试“主要是去帮忙调试设备”,《光明日报》文章是“大家集体智慧的结果”。看过这个新闻,我相信很多人都是会心一笑。这种以“为领导干私活而得瑟”的行为,看似离奇搞笑,却不难理解。它折射出的,是一种不正常的上下级关系,是一种荒诞的“马屁文化”。

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部分沉浸在“马屁文化”中的领导以及其干出的荒唐事来。比方说,某位领导就在一片吹捧声中炮制出一本“奇书”,结果被免职丢了官。

一个马屁要拍得响,离不开双方的“配合”。一些谄媚者说起违心的话来、干起违心的活来,往往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还洋洋得意,还要晒出来,完成一种“看,我和领导的关系多不一般”的心理自慰。当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时候,说明中毒已深。

而某些被谄媚的领导呢?他们长时间浸泡在各种追捧和赞誉中,逐渐迷失了自己,渐渐会认为,那些追捧本就是源于他的个人魅力,那些赞誉本就是理所当然,而自己也着实不一般。

就好比某些自封的“武术大师”,当周围的人配合表演多了,渐渐就把表演当做真实,真觉得自己有绝世武功。结果,遇到一个不配合表演的人,立马翻倒在地,现出原形。类似的教训,我们见过不少。

是什么催生了“马屁文化”?有人之所以愿意、乐意去拍,有人之所以心安理得地享受,无非是源于权力、地位及其影响力,并且这种力量可以直接或间接地转化为某种现实利益。

所以,若想从根本上消除这类畸形文化,还是那句话:把每一份权力都按在法制的轨道,不让其逾越一分一毫。那些依附权力的神奇魔力,也就烟消云散了。这样做,不光是为每一位领导和下属负责,也是为了肃清病态的“马屁文化”,让我们的每一项工作都回到阳光、健康的轨道上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