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老志愿者陈仲魁:让运河船工号子再次唱响|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搭锚喽!喔喔!”“哟嗬嗨,喂嗨!”……高亢有力、苍凉悠长,这是大运河上的船工号子。船工号子是在起锚后的行船过程中,为配合航运、行进所必须的劳动工序,而传唱起来的音乐形式。过去,“京杭大运河”在武城河段绵延62公里,做船工是附近很多村民的谋生手段,船工号子应运而生。1978年,武城运河断流停运,船工号子也随之衰落。而今,在陈仲魁等人的不懈努力下,运河船工号子再次唱响。

 

 

01
与“运河船工号子”不解之缘


陈仲魁自幼时起,就目睹了运河木帆船时代那往来穿梭般的繁忙盛况,也听惯了此起彼伏、吼声震天的“船工号子”,至今仍记忆犹新,难以忘却。同时,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把对运河及运河号子的钟爱,深深埋在了心底。

2006年武城县文化局对运河船工号子进行抢救性挖掘、整理,退休在家的陈仲魁主动申请加入,开始走访运河武城河段沿岸,搜集运河船工号子的种种过往,对这一项目进行保护和传承。期间,他找到了85岁高龄的梁永和——这位被称为“末代号工”、运河船工号子的传人,并拜他为师,开始学唱、整理出了原汁原味的武城运河船工号子。

陈仲魁不仅能把运河号子用乐谱完整记录下来,还能在此基础上改编再创作。多年来,为抢救、保护、传承、普及好运河船工号子等优秀传统文化,陈仲魁积极主动地从事武城地域文化、运河文化的研究,将蕴含千年运河文化的文章汇集成册,先后出版了“陈翁文集”《贝州韵事》、《古镇四女寺记考》、《武城地名溯源》等书,同时撰写了地域文化文稿百余篇,报刊、杂志登载90余篇。

 

02
将“运河船工号子”搬上舞台


“‘运河船工号子’的‘申遗’成功,无疑是对其保护的关键措施,但却面临着如何才能传承的难题。”陈仲魁说,与其他“非遗”项目相较,难就难在早已失去了其存在的基础条件。如:运河的断流(济宁以北河段),木帆船被机轮的替代,纤夫的失业与消失等,就是明显的例证。

    在陈仲魁的带动下,2008年武城“运河艺术团”成立,很多人加入到了学唱运河号子的队伍中来。为了让后人世世代代接过来、传下去,陈仲魁率领他的传承团队,以全新的视角,克服重重困难,于2017年9月将武城《运河船工号子》首次搬上了舞台,并首次以无音乐伴奏的形式进行演出,参加了德州市第二界民间文艺汇演,荣获三等奖。

其后,又多次在不同的场合演出,引起了各级领导的关注、重视,也得到诸多观众的认可与好评。通过演出与表演,让消失已久的武城《运河船工号子》这朵古老运河音乐奇葩形象化地再现在广大群众面前。

 

03
让“运河船工号子”走进校园


舞台演出的成功,让希望变为现实,不仅形象化地再现了这一古老运河音乐奇葩,而且也为该特殊项目的传承,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途径。但在这时,陈仲魁却有了新的思考,“学唱运河船工号子的大多是老人,孩子们却对此知之甚少,怎么让他们了解这种文化呢?”陈仲魁说。

为此,去年3月份,陈仲魁带着“运河船工号子”走进了武城县老城镇南屯小学。在现场,陈仲魁一边唱着运河船工号子,一边给学生们示范当年拉纤的动作、身姿、力点。“原来纤夫是这么喊号子的啊。”饶有兴趣的学生们认真地跟着他学习基本唱法和表演动作,不一会儿,就掌握了动作要领和唱法。

随后,陈仲魁和学生们共同登场演出,更让他们让亲身感受到传统文化、运河文化的魅力,激发他们热爱家乡、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情。“光小学不行,以后还有走进更多的中学,让更多的青少年了解这种文化、这种精神,让‘运河船工号子’再次传唱起来。”陈仲魁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