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体化妆师于忠菊:用双手为逝者“妆点”生命最后的尊严|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大赛上,于忠菊(中)与同事们一起插花台

净面、打粉底、画眉、涂唇彩、插花、葬礼主持……这样的工作,于忠菊每天至少要重复做五次,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练就了工匠般精湛的技术。在德州市首届殡葬服务技能竞赛中,她一举夺魁并获得了"德州市技能标兵"荣誉称号。

△于忠菊(右)凭借精湛的技术与深厚的功底在竞赛中一举夺魁

2009年,36岁的于忠菊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来到市殡仪馆从事殡葬服务行业。"刚参加工作时,只是是负责为逝者整理仪容和葬礼主持。"尽管如此,她每主持一场告别仪式,心情都会变得特别压抑,"气氛很重要,必须庄严、肃穆,要有一些悲痛,但是也不能哭,得压抑着。"刚入职时,于忠菊也曾因为逝者家属的悲伤而情不自禁地落泪,尤其是白发人送子女的葬礼。每每这种时刻,作为母亲的她总会忍不住掉泪。

2011年,市殡仪馆派送工作人员到济南学习遗体化妆和插花摆台技术。"虽然之前也接触遗体,但是为逝者化妆则需要用手触碰肌肤,并要近距离观察。"于忠菊坦言,学习时大家接触的是人体模型,第一次给逝者化妆时,确实有点紧张,"当看着老师淡定地边为遗体化妆,边给我们讲解时,恐惧心理就荡然无存了。"

于忠菊称,正常死亡的人,只需要画个淡妆就可以,但像车祸、火灾等意外死亡的,就需要先处理,再进一步化妆。三年前,于忠菊接到一位坠楼老人的遗体,头部骨骼全部碎裂,化妆起来实在很有难度。她事先沟通家属希望恢复到何种程度,自己又能尽力做到什么程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矫正化妆,当家属看到面貌时,控制不住地对她哭着说感谢。那一刻,就觉得自己的工作变得有意义,"要做好这份工作,不畏惧还不够,还要有过硬的技术,和一颗一丝不苟的匠心。"

受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人们对于与"死亡"有关的事物都敬而远之。"我知道很多人都忌讳,很少参加喜宴、寿宴等聚会。"于忠菊从不主动给别人说自己的职业,"如果有人打听我的工作,我就说在民政局。"她告诉记者,"潜伏式"的工作,在殡葬行业十分普遍,同事们也都跟她一样,几乎很少参加宴请,逢年过节也几乎不串门。

一提起殡葬专业,大多数人都会想起电影《入殓师》的人文关怀和文艺情怀。随着时间的推移,于忠菊对自己的工作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用自己的双手,为逝者"妆点"生命最后的尊严,让逝者安息,生者安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