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出轨,再任家暴……婚姻里,卑微换不来天长地久|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我又离婚了。”孙薇的话音很轻,带着竭尽全力后的无可奈何。10年时间,34岁的孙薇争分夺秒地争取着所有幸福的可能,但感情的天平却并未因她的努力而给她以优待。她先后两次出嫁、生女,又都以离婚收场。

这让她对生活失望甚至质疑自己,“从背叛到家暴,一而再地所托非人,是不是我的错?”



年幼丧父 母女相依为命

孙薇六岁时,父亲因交通意外去世,母亲只好凭借着剪裁的手艺在县城开起一家服装店维持生计。起初的几年,服装生意还不错,母女俩的生活虽辛苦些,但还算如意。到孙薇升入初中后,县城里的品牌服装店开始大批进驻,制作费时,款式又不够新潮的手工制衣逐渐失去了人们的青睐,母亲服装店的生意也一落千丈。

孙薇经常看见母亲在深夜里抹眼泪,但母亲从未在学业上亏欠过女儿。孙薇喜欢画画,为了攒够报培训班的费用,母亲就低价揽下工厂的代工活,没日没夜地干。“闺女,你好好学,将来有出息才能找个好人家,不要像妈妈一样吃苦。”母亲疲惫时常常这样念叨着,这也让孙薇深信家庭对于女人的重要。

不久后,母亲遇到了一个做砂石料生意的男人,男人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对母亲还算体贴,只是一直对孙薇的存在颇为嫌弃。在孙薇升高中时,母亲为她办理了住校,声称与丈夫一起去东北忙生意,自此便逐渐消失在孙薇的生活中。


年少早婚 丈夫出轨

2005年,孙薇如愿考入了艺术院校。入学后,在同学易峥的猛烈攻势下,很快便确立了恋爱关系。身在异乡求学,土生土长的易峥对她十分体贴,从一日三餐的叮嘱到学业上的规划,易峥总是为她考虑周全,还时常带她去感受当地的文化和风景。孙薇深深沦陷在对男孩的依赖中,毕业后,两人便裸婚了。

不知是缺少娘家的依仗,还是婆婆与生俱来的身份优越感,婚后的婆媳关系时常剑拔弩张。易峥在两个女人不断的拉扯中,也逐渐失去了充当双面胶的热情,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与孙薇之间也不再无话不谈。

婚后第四年,孙薇在易峥的口袋里找到了一条手链,才知道丈夫出轨已经一年了。“你看看你每天都黑着脸,我看着就心烦。”“我妈就算有些事做的让你不满意,她年纪大了就不能让着她吗?”“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对方劈头盖脸地指责,让原本是受害者的孙薇彻底心寒。

丈夫的背叛、婆婆的排挤,让两人走到了离婚的地步。可直到这时,孙薇才发现,两人之间除了三岁的女儿外,几乎没有任何共同财产。


再婚生女 丈夫“消失”

离婚后,孙薇带着女儿回到了德州。租房、求职、为女儿跑入托手续……恍惚间,她好像回到了20年前,只是这次她成为了那个遮风挡雨的人。“找个好人家,不要再像妈妈一样吃苦”这句话再次萦绕在她的耳边,母亲疲惫红肿的眼睛仿佛又浮现在眼前。

两年后,在同事的牵线搭桥下,孙薇与同样离异的刘明重组了家庭。对方不仅有房有车、工作稳定,还不介意她带着女儿,孙薇视他为“上岸”的最后一根稻草,想要紧紧抓牢。

其实,刘明的性格不算温和,生气时的表现甚至有些极端,家中的大小事宜都需经过他的同意,尤其是涉及到金钱,孙薇丝毫没有自主权。但孙薇总觉得自己条件不好,又带着“拖油瓶”,不能奢求太多,只要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好。

很快,孙薇怀孕了,孩子的到来让夫妻俩的感情急速升温,刘明热切地期望着妻子肚子里怀的是个大胖小子,对妻子的照顾愈加体贴。可十月怀胎,孩子落地时竟是个女孩,刘明不禁大失所望,不顾医院中的妻女,消失了一天一夜。再出现时,他手捧着鲜花笑脸盈盈地不断道歉,甚至为求原谅,将巴掌打在自己脸上。“我是一时糊涂,男孩、女孩都是咱的骨肉,我都一样疼!”他抓着孙薇的手说。


委曲求全 噩梦的开始

“从这段婚姻开始,我与他的人格就是不平等的,这让我逐渐变得屈从,丧失了平等的权利。”孙薇无奈地说。原来,刘明的认错并没有让孙薇回归安稳的生活,反倒成为了噩梦的开始。

孩子出生后,刘明对宝宝异常冷漠,虚弱的孙薇不仅要看护婴儿,还要照顾大女儿的生活,休息时间少得可怜。产后三个月的一天晚上,宝宝半夜一直吵闹,孙薇被吵得心烦,就吼了宝宝两声,躺在一旁的刘明正因工作烦心,反手便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本就极度劳累的孙薇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懵了,而后她一边哭一边打刘明,可虚弱的她哪里是对手?她像个沙包一样被摁在床上打。那一夜尤其漫长,绝望的孙薇一夜未眠。

第二天,孙薇战战兢兢地走出房门,却发现刘明已早早准备好早餐,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对自己轻声细语,一举一动也极尽温柔。看着孙薇身上的伤痕,他拍着胸口发誓要痛改前非。


反复家暴 结束痛苦婚姻

孙薇始终无法忘记丈夫施暴时的狰狞面孔,可越是心有芥蒂,刘明的情绪越是反复无常,有时只是一句话不顺他心意,便是破口大骂甚至拳脚相加。奇怪的是,每次施暴的第二天,刘明总会变得极尽温柔。这极端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令孙薇身心俱疲,身高172cm的她体重骤降到不足55公斤。

刘明的收入颇丰,他要求孙薇辞掉工作,在家里一心一意照顾孩子。孙薇50元以上的花销就要汇报。有一次,孙薇在路边摊看上一套59元的床上四件套,手中的钱不够便打电话给刘明,没想到他不仅不允许,还再次对孙薇动了手。这一次,孙薇的鼻梁骨被打断了,鲜血流得满脸都是。

后来,朋友得知了她的遭遇,辗转托人打听到刘明上一段婚姻的情况,这才知道刘明的前妻之所以提出离婚,正是因为家暴,但女方不愿让他人知道实情,因此将原因隐瞒了下来。而刘明的姐姐也存在严重的家暴倾向,曾导致丈夫一只手臂骨折,8年前离婚后始终未再嫁。

得知真相,孙薇不禁脊背发凉。她回到家中,向刘明提出了离婚,让她意外的是,刘明不仅没有翻脸,反而苦苦哀求她的原谅,在家门外跪了整整一夜。再想到两个年幼的孩子,孙薇觉得,日子虽然委屈些,但至少还有个完整的家。

原谅并没有换来丈夫的收敛,孙薇在煎熬中度过了三年。直至有一天,她提出要出门工作,被醉酒后的刘明生生打断了三根肋骨。那次动静闹得很大,热心的邻居将情况反映给了社区,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孙薇很快便办理了离婚手续,正式结束了这场痛苦的婚姻。

“为什么我越是想要抓住幸福,就越是离它更远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孙薇问道。(文中人物均属化名)


姐妹有话说

两次婚姻的失败,根本原因在于孙薇没有正确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和矛盾。一味地隐忍虽换来短期的表面“和谐”,却给婚姻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因此,无论孙薇是否会再次走入婚姻,都希望她能够找回自信,学会保护自己,为自己在感情中争取到平等的地位。

温馨提醒

当遭受家庭暴力时,受害人及其近亲属应第一时间向加害人或者受害人所在单位、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妇女联合会等单位投诉、反映或者求助。如果身体受到伤害,要在第一时间去医院,并保留下验伤报告、医生诊断证明等,这些以后都可以作为存在家庭暴力的有利证据。


本期值班记者联系电话:18561196119

QQ:463955118

投稿邮箱:463955118@qq.com

本栏目将对主人公姓名、信息进行模糊处理并严格保密

期待您讲出自己的故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