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听德州蓝宇之家志愿者讲述他们与患者之间的故事|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蓝宇之家志愿者赵军

在德州市庆云县有一个专门为艾滋病感染的高危人群和患者服务的组织——蓝宇之家。从2010年开始,他们就为“男同”(男性同性恋)和艾滋病患者提供心理咨询、政策宣传、防艾知识普及等志愿服务。据不完全统计,10年来“蓝宇之家”的志愿者们已经帮助过近500位“男同”和30多名艾滋病患者。

从倾听者到志愿者


今年41岁的赵军是庆云县一家中型饭馆的老板,同时,还是“蓝宇之家”志愿服务项目的负责人。

因为性格开朗坦诚,有很多朋友愿意主动和他沟通并坦露心声。十四年前,在青岛工作的他,在与朋友小好(化名)聊天时,得知对方是“男同”(男性同性恋)。因为听说“男同”是艾滋病高危人群,小好担心自己被感染。看着朋友焦虑不安的状态,赵军也替朋友感到着急。

“后来他让我陪他去当地的疾控中心听课,我才知道原来患了艾滋病会有那么多危害。另外,还了解到‘男同’该如何做才可以有效预防艾滋病。”学习了这些知识后,赵军便耐心开解朋友。在他的开导下,那位朋友慢慢摆脱恐惧艾滋病的阴影。

2009年,赵军回到德州庆云创业,开了一家中型饭馆。因为他热情好客,结交到很多新朋友。他了解到,在庆云也有“男同”这样的群体,但他们并不懂得该如何做好自我保护。于是,他决定与朋友创建一个公益组织,专门为“男同”开展防艾知识普及工作。

说干就干,他们来到庆云县疾控中心,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成立了“蓝宇之家”志愿服务项目中心。


从普及知识到心理疏导


“现在我们团队共有5个人,每天都有人到县疾控中心值班,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因为志愿者都有自己的工作,赵军根据每个人的时间进行排班,而他则在周一这一天值班。“吃饭、拥抱会被感染艾滋病吗?”“感染艾滋病后初期有什么症状?”……“我们的电话都是公开的,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咨询者打来的电话。”他详尽地向来电者一一答复问题。

11月30日下午,赵军按照惯例,拨通了艾滋病感染者成成(化名)的电话,“下周三又到检测的时间了,你安排好时间,回庆云一趟吧。”

他告诉记者,成成目前在外地上大三,一年前在与社会上的人接触后,发现自己患上了艾滋病,“他一边给我打电话咨询该如何治疗,一边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赵军与志愿者们连续三个月对其进行心理疏导,“患上艾滋病并不意味着已经被宣告死亡。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治愈艾滋病的方法,但只要好好的治疗,在生活中好好的护理,能够努力实现和普通人一样生活的目的。”就这样,成成在经历了黑暗的过渡期后,走出了心理阴影,并开始接受治疗,重回校园学习。

赵军告诉记者,十几年来,他们团队已经帮助过近500位“男同”和30多名艾滋病患者。在感染艾滋病后,几乎所有患者都经历过黑暗时期,正是因为有“蓝宇之家”的志愿者们帮助他们才慢慢走出了阴霾。赵军认为,医疗机构除了对感染者身体上的治疗之外,还应在生活上对他们有些许关怀。他们用一个个成功案例告诉每一个感染者“艾滋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万念俱灰,只要肯努力、肯创造,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美好人生。


家庭环境影响孩子性取向


“在2015年前,我接触的‘男同’中,30岁-50岁的中年人比较多。但2015年以后,‘男同’年龄趋于年轻化,从18岁-30岁居多。”赵军说,在帮助艾滋病患者走出阴影的同时,倾听“男同”们诉说自己的故事。

“有研究表明,同性恋从形成原因上看,分为三种:一是天生的,也就是生理因素影响的;二是后天的,也就是社会、家庭环境影响的;三是综合的,就是在生理上有同性恋基础,但开始并没有显现,在之后的社会生活中,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被诱发。”

在与‘男同’聊天时赵军发现,有七成人是因为家庭因素形成了同性恋。“在这些人中,有的是因为单亲,有的因为双亲不在,还有的是因为父母感情不和睦。”赵军称,带自己走进“男同”这个群体的小好,就是因为父母总是在家中吵架,对自己则是非打即骂,在青春期时,他只能向好朋友倾诉,逐渐地,他对好朋友产生了依赖性,最后变成了倾慕。

“现在,社会绝大多数人都能正确、宽容、理性地看待同性恋。但由于相对保守的思想和传统性别角色观念,让部分人对同性恋的认识和了解较为狭隘。这些歧视、排斥同性恋者的舆论给同性恋者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赵军说,很多人对艾滋病人抱有恐惧,或者是歧视的心态,“我们做这项工作就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众人,没必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艾滋病病人。也希望感染者本人也要去了解疾病本身,不要把自己弄得那么敏感。”

赵军说,做志愿者最让人欣慰的就是,得到这些人群的认可,“每当他们送来锦旗,或是特意买水果来看自己时,心里都会暖暖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