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热线 | “半路夫妻”不容易 寻求幸福有法则|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再婚的两人通常被称为“半路夫妻”,有着各自的人生经历,重组家庭面临着更多的问题和压力,这些矛盾,让晓东和方玲之间的感情渐渐发生变化,也让这个家庭无法继续维持圆满。以下是晓东的自述:



01

认识方玲还是在我的妻子梅子在世的时候。

方玲和梅子是一个村里的姑娘。我和梅子结婚后,方玲嫁到了邻村,开始没太多来往,是妻子梅子看方玲孤独,交流才多一些。那时,方玲的女儿已考上大学,儿子刚上高中,她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收入也不高。方玲的丈夫去了南方打工,在那边和一个女子同居过日子,对家里不管不问,方玲对他死了心,一个人带着两个上学的孩子生活,日子过得挺累。

巧合的是,我家的地与方玲的地相邻,因此,到了农忙时节,梅子总要让我开着三轮车帮着方玲往家里运送小麦玉米。方玲对梅子和我很感激。

前年六月,不幸降临,妻子梅子因突发心肌梗塞,离开了我和她的一双儿女。我们一家人送梅子上路的那天上午,方玲也来到我家给梅子送行,她看着梅子的遗像,哭得很伤心。

梅子的突然离世,让这个家愁云笼罩,两个孩子脸上没了笑容。为排解心中的悲痛,我去了附近的一家工厂上班,让自己陷入忙碌状态,好尽快走出悲伤。

02

梅子去世后,方玲常来帮忙处理家中琐事,她心细,做事也利索,有她在旁操持,我省了不少心。一个月后的一天上午,我接到方玲的电话,她说想同我谈谈,当天下午,我赶到方玲家中,我们两人敞开心扉,聊了许多。

方玲告诉我,几天前,她和丈夫领了离婚证,结束了他们早已名存实亡的婚姻,两个孩子归丈夫抚养,现在家中只剩下她自己,她得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了。最后方玲认真地对我说:“晓东,我这几年一直没离婚的原因,一是怕两个孩子受委屈,二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人。晓东,也许我俩今生有缘,你的朴实、善良打动了我,往后我们一起走。”

方玲的一番话,让我激动又高兴。方玲长我一岁,她性格活泼开朗,长相也漂亮,为人更是细心温柔,与她在一起,生活必然有滋有味。那天,我和方玲聊了许久,约定余生互帮互助,这也是我多日来再次感受到快乐和幸福。

03

我和方玲要重新组建家庭的事儿首先遭到了女儿芳芳和儿子桐桐的反对,方玲第一次走进家门,女儿芳芳就到她母亲坟上哭了一场,然后去了姥姥家,几天没回来,桐桐也跟着去了,还在电话里冲我吼:“爸爸,我以后不再踏进这个家!”

再婚不只是我多了一个伴儿,孩子们也多了继父继母,我打心眼儿里希望这个家庭能够和睦相处。但两个孩子激烈的反抗态度让我左右为难,接下来的时间,我一边安抚方玲,一边做着两个孩子的思想工作。

在梅子去世三个月后,我和方玲商定结婚。我给亲戚朋友发去了喜帖,在一家酒店订上了几桌酒席,预备简单地举行一个结婚仪式。那几天,方玲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我知道她和我一样,期待着我们的新生活。

但在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梅子的三个弟弟突然结伴来到我家,一脸严肃的对我说:“你俩结婚我们不反对,但必须在姐姐百日之后,明天喜宴不能办。”听他哥仨的口气,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因觉得对不起梅子,我决心尊重梅子家人的意见,匆匆取消了婚礼。

就这样,没有仪式,也没有祝福,方玲悄悄走进了我的家门。她心里头难过,但努力的克制住了,她说:“梅子姐姐生前待我很好,这也算是我为她做些事吧。”我听了,心里头不是滋味。

04

尽管方玲对芳芳一脸笑容,芳芳仍做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那天中午,趁方玲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我叫住芳芳说:“芳芳,你后妈挺喜欢你的,你叫她一声……”“不,爸爸!”芳芳一下打断我的话,“你只顾你自己,不惜伤害别人的感情,你结婚和别人商量过吗?”这时,方玲已端着饭菜走进屋来,芳芳用手指着方玲对我说:“爸爸,她不是我妈,我妈已经死了!”“住口!”我冲芳芳怒喝一声,抡起巴掌朝芳芳的脸上打了过去,芳芳捂着脸哭着跑进了里屋,方玲手中的盘子也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她脸气的发红:“晓东,我抛家离子跟了你,是看中你这个踏实肯干,希望你能给我带来幸福,没想到却破坏了你的家庭关系,这样的结果不是我想要的。”方玲跟我说,她高估了自己的耐心,也低估了孩子们的固执心理。不顾我的阻拦,方玲收拾东西回了娘家。

我心里恼怒,冲着芳芳发脾气,她趴在床上流眼泪,我在一旁抽烟。当天晚上,我和芳芳一块儿去了方玲娘家,把她接回了家。

芳芳心里还是有着解不开的结,第二天她离开了家,去省城打工,家里只剩我和方玲两人,相互扶持着,日子倒也多了些盼头。

05

直到去年国庆节,芳芳要结婚才回到了家。那天,芳芳吃罢早饭,穿上放在外间的外套准备出门,一掏兜她忽然脸色大变,冲着我喊:“爸爸,我兜里的一千元不见了!”我摆手:“这几天家里有人,进不来贼,你再找找——”芳芳猛然打断我的话:“说不定你招来个家贼。”我冲芳芳一瞪眼,“芳芳,这种事没凭没据怎能乱说,以后不要再提了。”这件事就这么敷衍着过去了,但原本的成见加上这次丢钱事件,芳芳在家待嫁的那几天,与方玲的关系特别紧张,两人相互不理睬,刻意避开与对方的交流,我心里着急,两头劝导,但见效微弱。

芳芳出嫁后,我和方玲的感情也出现了一些裂痕。方玲的工资一直在她自己手里,她与前夫的两个孩子正是读书花钱的时候,虽然是跟着父亲生活,方龄也会不时补贴他们,这事我一直清楚,没有多说。

可最近,方玲要我将工资如数交给她来管理,我听后深感无法理解,索性与她掰开说清楚:“两个孩子是跟他父亲生活,如果有需要钱的地方我会给,但不能全给,何况桐桐结婚也需要钱,我得为他操心。”我明白,我的拒绝会让方玲心中生出间隙,但事关这个家庭的根本与孩子的未来,我不能糊涂。我和方玲信任着,却也防备着;亲近着,却也疏远着,利益之外,不知还留有几分真心相待。

06

今年元旦,芳芳打来电话说,她流产了,正在县医院治疗。那天恰逢周日,我准备和方玲商量着一块去医院看望芳芳,方玲却没理会,只甩下一句:“儿子说过来看我,要去你自己去吧。”我不由得怒火中烧,没给方玲好脸色,自己去了医院。“你方姨有点事儿脱不开身,她让我叮嘱你照顾好身体。”病房里,我这么跟芳芳说,心里还是希望两人不要生分。

傍晚,我回到家时,方玲没在家,打她的电话也不接,我在不安和担忧中度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中午,方玲回来了,我怒气冲冲地质问她,方玲冷冷地说:“你看你的女儿,我就没权利看我的儿子?”她接着说:“晓东,我来这个家一年多了,我俩结婚那天,都曾向对方承诺,要好好呵护对方,对待对方的孩子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可是,直到今天我们谁也没有做到,我害怕继续这样生活下去,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伤害.......”方玲哭泣着再也说不下去。

望着垂泪的她,我一时纠结万分,组合家庭,各有各的“小算盘”,婚姻是日常生活,两人的情投意合是一个侧面,新家庭是美好的,也是脆弱的,我们的第二次婚姻,是不是也已走到了尽头?

姐妹有话说

在离婚率不断攀升的今天,家庭的重组已经成为一种突出的社会现象。前任、收入、子女……再婚的家庭往往会面临比第一次婚姻更多的矛盾。重组一个家庭容易,但要想让这个家庭的每个成员都遇见幸福,需要更多的努力。

家庭财政不妨多商量。财政对于幸福感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它能够实现很多的自我需求,让我们拥有安全感。在对待前夫、前妻的经济关系上达到共识;对待双方子女、父母尽量“一碗水端平”,这些“小事”往往对解决婚姻中的隐患有着重要作用。

学会热爱自己和家庭新成员。再婚家庭中,继父、继母的角色至关重要,在新家庭融入之后,应以积极的态度,直面、接受、热爱家庭新成员,重组家庭的孩子往往心理纤细敏感,尽量多些关爱和理解,规避一些容易导致误会的问题。

学会包容再婚家庭的不完美。再婚家庭不可能一帆风顺,有时候缺憾也不失为另一种角度上的“圆满”,在新家庭的磨合期间,学会接受不完美,并吸取经验,为下一次的矛盾做好准备,在一次又一次的进步和提升中,幸福感就会悄然而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