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档墓”20万一平:多层次供应为“墓地热”降温|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适逢清明节,我们缅怀先人,不少人恐怕也会考量自身及家人身后之事。一则“‘高档墓’ 20万/平方米”的新闻引发舆论关注。

据新京报报道,某地知名陵园价格最高的墓地按面积销售,每平方米单价20万元。最低报价也能达到11万元,其余墓区价格“上不封顶”。尽管如此,价格仍在上行。而在上月底,目前我国最大的殡葬服务提供商福寿园发布2020年度业绩报告,墓园服务支撑了其八成收益,2020年在售出墓地减少的情况下,价格继续水涨船高。国内部分墓地价格不断上涨可见一斑。如何防止墓地价格上涨过快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话题。

其实早在2018年9月,民政部公布的《殡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就提出公益性公墓、骨灰堂的墓位、格位价格实行政府定价并动态调整等政策,经营性公墓的墓位用地费和维护管理费实行政府指导价。对于墓地的面积、墓碑高度也有明确标准限制,防止墓地超标建设。

如果《修订意见稿》得以实施,将在一定程度上遏制墓地涨价过快现象。然而,《修订意见稿》具体出台时间尚未确定,而墓地价格也不能全靠行政干预,还需辅之以更多市场调节之手。

首先,从供应侧入手做大墓葬土地供应量是应有之举。正如一些专家所建言,应明确区分殡葬事业与产业,加大公益性、普惠性比重。

各地未来应对墓地建设应该有长期规划,尤其是提供与本地殡葬需求相匹配的土地供应指标,规定其中公益性墓地建设的土地比例,从而通过提供增量,缓解本地墓葬用地紧张而导致的供需矛盾,也就能间接降低以往墓葬经营方因资源集中带来的定价权。

与此同时,即使是经营性墓地的相关土地供应,也应区分为中高档墓地与普惠性墓地。

后者在土地供应时可参照房价调控所采取的“限价”举措,也即墓地经营方获得该土地用于墓地建设时,必须按照政府所指定的指导价标准执行。其中包括基础价格、年度涨幅等细化标准,从而为工薪家庭提供在其承受能力范围内的普惠性墓地。

从现有墓地市场来看,一线城市经营性墓地价格远高于二三线城市同类墓地价格,这正说明由于土地价格因素所致,一线城市经营性墓地先期建设成本较高,同时获取土地资源较为稀缺,造成了经营性墓地成为“卖方市场”。

因此,未来在全国殡葬管理过程中,对于一线城市墓地建设更要加大供应侧改革。

除了土地供应量增大外,一线城市还可通过政策引导,鼓励更多样化、更符合本地实际的墓葬服务。

2017年,厦门有关部门对当地薛岭山陵园改建,对陵园现有土地进行更加科学合理的利用,从而让其在土地面积不变的情况下,可安放超过12万个骨灰盒,并且对市民只收取210元服务费。厦门对现有殡葬资源的存量改革思路,同样值得其他地区借鉴。

“逝者为大”是中国传统文化民俗。我国殡葬改革方向也应在倡导绿色殡葬文化的同时,创造更多条件满足社会殡葬的合理需求,加大对殡葬事业的投入,增强其公益性、普惠性。

□毕舸(财经评论作者)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