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门”老兵走了,留下“丰厚”遗产!|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94岁的他走了
后事安排得简单朴素
遗体捐献
不设灵堂
不收花圈


财产也和他贴在门楣上的
“寒舍”二字很是匹配:
一张余额2000元的银行卡
外加一套上世纪八十年代
分配的无产权公房


房里的陈设还保持着
当初入住时的样子
简陋的家具、砖头
围起的洗澡池子
老旧的日光灯管
几十年未换的陶瓷面盆



他叫季华,一位抗战老兵


1948年6月,华野十一纵队的三十二旅、三十三旅由苏北南下,准备对敌人发起进攻,季华所在的部队奉命配合作战,攻打白米。战斗异常惨烈,连长、副连长相继中弹倒下,就在季华指挥全连攻入敌阵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经过简单包扎,他被抬上担架要往后方送,可他坚决不同意,说:“我再往后送,连里面就没人领导了,我躺在担架上也要带领大家完成战斗任务!” 


今年初,季华去世

大家在整理遗物时惊讶地发现

这个“抠门”了一辈子的老兵

竟然留下了“丰厚”遗产


“抠门”老兵季华


季华“抠门”是出了名的 


吃得很简单

平时炒西红柿就能下一碗饭

偶尔开荤也只是多一条

自己钓的鱼


穿得也很“寒酸”

常年一身部队配发的

旧军装、一双解放鞋

背一个用了几十年的黄书包

戴一顶草帽

谁见了都觉得

他就是一位老农民



他热爱读书也喜欢写作

但稿纸却都是些

铺得平整的烟盒、药盒

或者打印留下的单面废纸



家中没有任何装修

保持着上世纪80年代

老房子的原样

连电线都是那时的老旧排线



可季华似乎乐在其中

还亲手写了“寒舍”二字

高高地贴在门楣之上



3份遗嘱和百万捐款


季华去世当天
一张江苏慈善总会
发出的捐赠证书
交到了季华子女的手上

这一来

季华帮助受灾群众、困难学生

累计捐款百万元的善举不胫而走

完全颠覆了他留在

人们心中的“抠门”印象


近20年间,季华先后立过3份遗嘱:“遗体捐献,不设灵堂,不收花圈”;“临终时不要过分抢救,为国家节约医疗资源”;“所有积蓄包括抚恤金、丧葬费,全部用作交纳特殊党费、捐给家乡学校作为季华尊教助学基金……” 


事实上

第三份遗嘱很早就着手进行了

2018年10月

季压西和大姐受父亲委托

回到家乡靖江

向当地斜桥中学捐了40万元

设立“季华尊教奖学基金”



季华去世后

子女们领到的抚恤金

按照季华的意愿

一分不留

拿出12万元交了特殊党费

26万元再次捐作为

“季华尊教助学奖学基金”

剩下的则作为探望家乡亲人和

救命恩人后代的慰问金


“这些年

季老捐的钱可远不止这些”


整理遗物时

从保姆口中得知

这些年季华一直按照

“不留姓名、不留收据

不告诉家人”的原则

点对点资助街道

贫困户和家乡需要帮助的人


遗物中发现的汇款单


腿脚方便的时候

季华都是亲自汇款送钱

所以压根没人知道

他究竟捐过多少钱

直到后来实在行动不便

托人帮忙

才知道他一直在匿名捐款的事


遗物中发现的感谢信


这些季华一生可查的捐款数额

总额已有百万元之巨

再加上那些

不为人知的匿名捐款…… 


季华如此拮据的原因找到了! 


一事专注便是动人

一生坚守便是深邃


在季华的病榻前

季压西念完

父亲《靖东小草》中的一段话

已说不出话的季华吃力地抬抬手

微微地点点头……

3个小时后

永远地合上了眼睛


两本《靖东小草》,是季华花费了十余年时间写成的“记忆中的故事”和“晚年所思所想”,既是对自己一生的回顾,也是对革命传统、精神和思想的传承。


万物皆有逝

惟精神永存

一事专注便是动人

一生坚守便是深邃


季家的儿女说

父亲早已将精神财富

留给了他们


季华生前军装照  单位提供


季华

他将吝啬留给自己

将慷慨留给了社会

他,无愧于老兵的称号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