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给租房“黑中介”当头棒喝|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一度盘踞在武汉市中南、亚贸一带的一伙房屋中介,引发“纠纷”报警多达数百起,几乎天天扯皮。警方查明,该黑中介一头欺诈房东,一头蓄意坑害房客。他们租下房东的房屋后,非法隔断成胶囊房转租赚取差价,营业客高达3300余万元,通过设置合同陷阱不断抖狠滋事,获利高达1000余万元。以大学毕业生为主体的租房族受害犹深。15日,武昌区法院一审判决该团伙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这是全国首例判决黑中介团伙犯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大多有过租房经历的人都知道,如果能够租到称心如意的房屋,遇到通情达理的房东,可减少很多奔波劳累。一旦遇见流氓地痞般故意设置圈套,收完钱就毁约,且不断滋扰房客的黑中介,则不胜其扰,难以安居。而此次将这一“最黑”中介团伙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从严打击,无疑铲除了毒瘤,也有助于形成威慑,抚慰处于弱势地位的租房者。

理论上,租房者如果被“黑中介”侵权,可以要求消费者协会或工商部门介入,可以向法院起诉,也可向住建部门投诉举报。要是经查实中介违约在先,其既要退还中介费和房租,还将承担赔偿责任。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忍。租房者与中介之间存在明显的信息不对称。存在刚性需求的租房者很难有效了解中介资质及拟出租房屋真实状况,难以识破“黑中介”的虚假宣传和各种套路,极易掉入故意设置的陷阱。即便租房者诉诸法律,也根本耗费不起。尤其是,大多租房者没有人力、物力与“黑中介”斗智斗勇,更经受不住上门辱骂、半夜敲门、扔垃圾、拉闸限电、威胁恐吓,人身攻击等流氓无赖式滋扰。只能以缴纳额外费用,折损房租、押金来祈求平安。

要知道,这些“黑中介”对付租房者所用的下三滥手段已超出了民事纠纷范畴。租赁期内,租房者对房屋的合法占有权受法律保护。“黑中介”带人私自砸门闯入房间、辱骂租房者、半夜敲门的行为显然属于寻衅滋事或非法侵入住宅,已构成治安违法,情节严重的则构成犯罪。此外,即便没有上述恶劣情节,只是在收取定金或中介费后又以威胁方式不断强行收取管理费、卫生费等费用的,也可能构成强迫交易罪。

梳理报道可知,武汉的这起“黑中介”事件中,相关被告人除被判处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外,又被判处犯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等七项罪名,可以说受到了应有惩戒。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行为人构成黑社会性质类犯罪,同时又有其他犯罪行为的,必须数罪并罚。由此可见,这些见利忘义、好勇斗狠、嚣张之极的“黑中介”终于为其“最黑”承担了代价。

衣食住行是关乎老百姓获得感的大事。安居才能乐业,对此,其他地方的执法部门理当加以借鉴,以治乱象用重典的决心,查清这些流氓无赖式“黑中介”的犯罪事实,一旦构成黑社会性质类犯罪,就应给其当头棒喝。同时监管部门应强化措施,强力规范房屋中介市场,进而纠偏失序的房租市场,改变租房者与中介博弈时的弱势地位,让租房者多些安全感和踏实感。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