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住进养老院 事虽好有局限|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近来,杭州养老机构滨江绿康阳光家园新来了14名年轻“住户”。表面上看,作为“住户”,他们每月只需支付300元就能住进30平方米的“标间”;但实际上,他们还有另一重身份——作为养老院招募来的志愿者,每月要完成20小时的助老志愿服务。

老人住在养老院里,有一群老伙计相互陪伴,当然比在家里热闹些,因为现代社会大多数家庭的年轻人都忙着工作、求学,白天往往不在家。但是养老院也有养老院的问题,比如老人想学着玩些高科技的新鲜玩意儿,就不太容易找到老师,毕竟,养老院的工作人员有限,恐怕大部分时候都忙着干活,陪老人聊天、玩耍的时间不多。

而养老院里招募一些年轻住客,则会带来更多的活力与快乐。年轻人陪着老人聊聊天,教老人玩玩微信、智能手机,可以让老人不至于和社会、时代脱节。而且从相关报道来看,目前实施此项措施的杭州那个养老机构对于年轻住户的选择是很认真的,其中一些人往往具有书法、绘画技能,可以给感兴趣的老人当老师。当然,年轻住户的比例控制和管理都要跟上,否则喜欢熬夜的年轻人和早睡早起的老人之间难保不会因为“时差”而互相影响。

与此同时,年轻人只要每月完成20小时的助老志愿服务,就可以每月只支付300元房租,这也大大缓解了房租带给年轻人的压力。据报道,在杭州滨江区同等地段,租一间房子的价格约为2000元,这其中的差价不小。

关爱老人就是关爱未来的自己。此前,就曾有报道说在国外一些地方可以“预存”志愿服务,也就是年轻的时候为老人提供志愿服务,自己岁数大了可以免费享受别人的服务。而今年4月《武汉晚报》报道说,武昌也开始建立一种“时间银行”的模式——年轻或身体健康的中老年志愿者,将志愿服务时间存入各自账户,自己需要服务或年老需要帮助时,可从账户中提取积累的志愿服务时间并兑换成相应的服务,以此实现互助养老。此外,志愿服务的积分也可以直接兑换成生活用品。为老人提供志愿服务兑换租价低廉的房屋,或者“预存”起来等自己老了再“提取”,显然都是不错的办法,不妨推广开来。

不过具体到年轻人入住养老院的问题,要推广也不得不提到一个现实的难点。以杭州为例,2017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每百名户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4.24张。而此前《浙江日报》曾报道说,有的养老院“一床难求”而有的养老院空置率居高不下。

不只是杭州,市区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其实是全国普遍存在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拿出少数床位来给年轻志愿者,恐怕也不太容易。反之,一些郊区新建的民营养老机构却空置率较高,因为老人嫌其离家、离大医院、离购物场所都太远,交通不便,或者收费太高。以新闻中的杭州滨江绿康阳光家园为例,是一个大型的公建民营项目,从相关报道来看硬件的确不错,但是乘坐公共交通的话,此地距离市中心、西湖风景区都需要一个半小时以上的车程。

换言之,养老院老少混住,让志愿者和老人当邻居当然不错,但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床位多寡的“老问题”。显然,面临老龄化社会,市区需要更多“小而微”的养老机构,不断增加床位;而郊区的民营养老机构则需要在配套设施、管理服务上多想些办法,比如说开通班车、修建配套的医院、超市等等。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