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待入学年龄限制应理性|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儿童到底什么年龄入学合适,并没有一个准确的年龄界线,因为模糊而富有争议。过晚固然不行,会加大家庭经济负担,加上我国教育的周期长,由此,很多家长担心可能影响到孩子的未来。这也是一些出生时间尴尬的孩子父母认为入学合理的理由。但太早绝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过早入学,孩子身心发育跟不上学习应具备的生理条件,有害而无益。如有的孩子年龄小,接受能力差,学习跟不上,过早上学对孩子自信心是个很大的打击。

  要承认年龄限制“一刀切”并不完善,但就操作而言,“一刀切”的标准更简单直观,如果以孩子身心成熟度作为放宽年龄限制的条件,会掺杂很多主观的因素,恐怕又被担心尺度不一,遭到公正的质疑,最终所放宽的年龄还是会形成新的年龄限制的下线,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总会有“差几天晚一年”的现象发生。同时,入学年龄放宽也意味着新学年适龄儿童的数量会增长,例如,放宽满5岁半,适龄儿童年龄差由原来1个月扩大到18个月,数量可能增长50%,对学位与师资的调配带来影响,波及未来一段时间教育的秩序。

  尤其关键的是放宽年龄限制也会事实上让入学低龄化的趋势加剧,其潜在的弊端不能被忽视,在国外多数家长推崇的不是早上学,而是让孩子尽情享受宝贵的童年,不要过早背负与年龄不相称的课业负担。因此,多数欧洲国家规定义务教育始于6岁,这与当前我们的家长竞相提前抢跑的心态截然相反。在回应社会放宽入学年龄限制关注时,亦须重视这种片面心态焦虑的纾解。

  放开入学年龄限制,牵一发而动全身。也因为如此,尽管教育部赋予了地方设定入学年龄的权利,并没有得到地方的普遍响应,恐怕更多还是出于审慎务实的考虑。6岁入学总体符合儿童的身心规律,也符合当前教育的基本国情,尽管会让少数家长感到不便利,却仍然是最大公约数的体现。即便是从客观实际,更加尊重教育规律和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尝试适度的弹性,也应当谨慎,避免入学年龄提前式的“一刀切”。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