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扰电话“回潮”,监管手段不能滞后|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据《新京报》报道,近期骚扰电话呈“回潮”之势: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网站自今年4月份以来,涉嫌骚扰电话举报次数有明显增加的趋势。骚扰号码涵盖手机、座机、95号,有呼叫中心每人一天拨800个电话,而花500元就可以从网上买到1万个部分真实的北京手机号码。

  骚扰电话是老生常谈的问题,百度资讯显示有超过25万条相关新闻。问题是,近年来,有关部门严厉打击骚扰电话,为何投诉却越来越多?

  12321网站的数据显示,7月的涉嫌骚扰电话举报次数突破了6万件次,而去年7月只有1.6万件次。投诉越来越多至少可以说明:一方面,骚扰电话确实久治不愈,严重影响人们生活;另一方面,人们维权意识越来越强,积极参与打击骚扰电话。

  骚扰电话久治不愈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易界定。目前相关法律条文中还没有明确定义什么是骚扰电话。因而,如何界定、处罚,商业营销和骚扰电话之间的界限在哪等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明确。

  另一个原因在于商业的需求刺激产业链上下游铤而走险。数据显示,贷款理财、违规催收和房产中介是拨出骚扰电话的“重灾区”。这些依靠广泛推广、需要高频次拨打电话的行业,一方面催生了职业化、团伙化的电话骚扰团队,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干起了诈骗的勾当;另一方面刺激了信息贩子不断挖掘、买卖个人信息。据媒体报道,某些高档楼盘,整个楼盘内的业主信息最高可卖到十几万元。

  面对环环相扣的骚扰电话产业链,长期以来,监管却显得不到位、不彻底,对主要受益方即广告主的监管不足。产业链涉及多个环节、多个监管部门,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工信部门在单挑,处罚方式也不外乎责令电信运营商暂停手机外呼功能或封号,治标不治本。而职业化的骚乱团队不断提升技术,甚至可以躲过国内一些领先手机安全软件的拦截,这给监管带来了较高的技术门槛,经常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此外,一些监管举措推行不够彻底。比如不用身份证依然可以买到电话卡,而个别电信运营商甚至还设计了专门针对营销推广的资费套餐,本来应该是监管者的得力助手和监管举措的执行者,却在某种程度上成了骚扰电话的“帮凶”。

  工信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13部门日前印发《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决定自2018年7月起至2019年12月底,在全国开展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此次专项行动的诸多举措都很具体,注重技术性和可操作性。期待通过这次行动,我们的耳根能够更加清净。只是,寄希望于通过一次专项行动就根治骚扰电话,不切实际。这是一场持久战,每一个被骚扰者都应该站出来投诉维权,积极参与持续的打击行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