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灾大棚投保率低,责任缺位亟待补强|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记者于8月25日、26日在山东寿光当地调查获悉,在这个一度供应北京市场过半蔬菜的“中国蔬菜之乡”,温室大棚保险购买数量却少的可怜。寿光市农业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市为温室大棚购买保险的数字为257亩。“一共做了120个大棚。”承办的中国人保财险寿光支公司其中一位人士透露。

作为全国知名的蔬菜基地,寿光可谓名声显赫。但就如同一场大雨带来的“城市看海”足以验证一座城市下水管道的承载度,一场水灾也将寿光农业的防风险能力暴露无疑。全市温室大棚14.7万个,买保险的不到120个,占比参保率仅有0.082%,更让人意外的是,即便是已投保的大棚,也因为投保限为8个月,而无以获得赔偿。

灾农的损失由谁来赔偿值得追问,政府还是上游的水库管理机构,或者是农民自行承担。但时下,灾农还要“抓紧一切时间拼命排水”竭力自救,并面临着“第二次泄洪”所带来的冲击。假若有了商业保险的兜底,无论是出现怎样的灾害,都不至于让菜农们陷入欲哭无泪的境地。所谓的“东山再起”,也能做到理想与现实的有机结合。

农业生产的特殊性意味着,其抵抗风险的能力异常脆弱,需要提供强力的政策庇护。通过商业保险的形式,对遭受自然灾害、意外事故疫病、疾病等保险事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保障,也是国内外通行的做法。日本法律明确规定,对国计民生有重要意义的稻、麦等粮食作物,春蚕及牛、马等牲畜列为法定保险范围,实施强制保险;对果树、园艺作物、旱田作物、家禽等实行自愿保险。美国的农业保险原则上实行自愿保险,但有促使农民投保的强制性条件,如保费补贴、农户信贷、生产调整和价格补贴都与是否参与保险相联系。

这两个国家的农业保险还有一个共同点,即政府提供了大力的财政扶持,并根据保险费率的高低不断调整。在国内,《农业保险条例》为规范农业保险行为提供了法定依据,国内农业保险也由点到面,范围和深度都不断拓展,在部分地方,还根据自身的实际而不断推出品种险,比如2015年起,山东首次开展了马铃薯、大蒜等蔬菜的目标价格保险试点并对保费进行补贴,为保障蔬菜目标价格稳定而提供了平台支撑。

不过,从农业保险的实际执行来看,寿光大棚的保险保障状况却差强人意。一方面,过高的保费率影响了菜农们投保的积极性,投保率呈现出日愈衰减的态势;另一方面,保险本身的性价比不合理,无法起到保护与兜底的作用,无论是保障的时间,还是损失赔付的金额,都无法发挥政策性保障的基本功能,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农业风险的高发有行业属性,也有大量的事实依据,因而无论从意识上还是行动上,都应当将农业保险落到实处。长久没有经历大洪灾考验的寿光,政府主体责任松懈,推而不力,菜农们意识不强,缺乏主动。责任与意识的双重缺位,导致农业保险的推广与实施处于事实上的空白层次,最终在洪灾面前显现出其严重后果。

寿光大棚的教训深刻而惨痛,需要总结与反思的地方有很多。然推而广之,如果连寿光这样的知名蔬菜基地都如此,那么其他地方农业保险的推广情况恐怕更难言乐观。在“少得可怜”的事实面前,以寿光为镜鉴进行举一反三,真正通过农业保险的保障提高农业抗风险的能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