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训机构为何长期“裸奔”|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27日,杭州市教育局再一次发布权威信息,发布杭州校外培训机构“黑名单”完整版——杭州261家民办培训机构没有开展文化课培训资格。从去年12月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整顿以来,杭州对所有的培训机构进行非常细致的摸排,并公布了首批白名单和黑名单,一些没有达到办学许可条件的培训机构,限期整改(8月28日《钱江晚报》)。

年年曝光年年有,年年又有新的“黑机构”——近乎每个假期,各地的教育部门都会曝光许多无证“裸奔”的教育机构。为什么各个城市都存在这么多“黑机构”?

不必讳言,文化课辅导在当下应试教育体制中是刚需,先开起机构来再慢慢补办“办学许可证”以及其他市场监管部门、税务部门的手续,已经成为许多老板的定向思维。如果监管不及时介入,无证“裸奔”的培训机构只会越来越多。

培训市场乱象横生,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培训机构自我感觉没有必要去相关部门办理手续。家长们为孩子交辅导班的学费,这个费用家长是不可能报销的,也不会要求开正式的发票与收据,因此,培训机构也就无需去办理任何的证照。

作为监管部门,对于无证“裸奔”机构的泛滥,负有很大的责任。有些颁发证照者总是担心发了证照后,“黑机构”成了“正规军”,若出现什么安全问题,自己作为主管部门也难逃干系。在许多地方,还有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教育机构的属性定义问题。有许多辅导机构,只是在工商部门注册了“教育咨询公司”“教育科技公司”;有许多辅导机构,则是在教育部门办理了“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而民办学校又分为“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种,这样的结果就是,许多培训机构,以注册公司的形式取代注册民办培训学校,注册了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仍然收取高昂的学费。换言之,对于教育机构的监管,当下可能是“九龙治水”的状态,最终的结果就是“无龙治水”。

资本进入培训教育市场不是坏事,但对于民办教育机构的监督也一定要到位。很难想象,在缺少监管的民办教育市场里,会有多少不堪的事情发生。地方政府的监督应该尽快实现“多证合一”,在给出辅导机构一个合理的定性的基础上,不断完善监管,无证的机构必须接受整改并办理合法手续,否则必须要停办,有证的机构也必须要按民办教育促进法接受严格监管,学费的价格、授课的内容必须要纳入教育部门的管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