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开放社会应该有容下阴柔的雅量|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最近,一些太“娘”的小鲜肉明星让很多人坐不住了,也引发了国人对“娘炮”的又一次集体口诛笔伐。一时间,一句“少年娘则国娘”刷了屏。

说实话,作为一个中年大叔,对于这些所谓的“娘炮”文化无法接受。但是我认为,对于这些男星的口诛笔伐,实在没有必要。

无论是这些长相阴柔的男星,还是他们的粉丝,首先和我们一样,都是复数形式的人,尽管他们当中有些人确实称得上“智商欠费”,但这跟他们“娘”不“娘”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就这个群体而言,并无过错。

其次,这个群体所代表的文化现象,并非是一夜之间蹦出来的。这些文化现象的形成,必然有着诸多不可忽视的因素。因此,比起一味地批判,更重要的是如何去理解这种现象。

套用一句被用滥的观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说审美的取向算是一种上层建筑,那么它的变迁与经济环境的演变也不无关系。

这个不难理解,在一个物质极端匮乏,或者存在内忧外患的时代里,人们首先考虑的问题是温饱和安全,因此提升生产力,以及保家卫国成了刚需。这个时候对于男性的需求自然是要求其有着粗犷的男子气概。

中国改革开放至今40周年,人们的生活水平、生活质量较之40年前已经稳步改善。当人们的关注点从生产转向了消费,审美自然趋向于精致而多元,从而产生了多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选择。这也是文化大繁荣的一个必要前提。

另一方面,这种偏于“娘”的审美并非是新鲜事。今天吐槽“娘炮”的人当中,很多都是80后、90年。曾在这些群体中流行的娱乐明星中,很多当年的“娘炮”的程度不亚于今天的小鲜肉;更多的则一度被50后、60后、70后们称之为“靡靡之音”。

只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这些昔日“娘炮”的小偶像变得man了起来,其行为举止也逐渐被主流社会所接受。因此,这种“娘”可否视为人成长所必经的道路?同时,又可否理解为对主流审美的一种必要的叛逆?

此外,今天“娘炮”当道,也跟当前女性消费群体的商业价值被重视、被挖掘密切相关。在市场化的娱乐行业中,什么样的明星能“火”,完全由观众的喜好决定。如果哪一天,娱乐行业的消费主力军成为反感小鲜肉的中年大叔,那么这些所谓的“娘炮”自然没有市场。可是,要是这一天真的到来,这又是怎么一幅图景?

因此,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对这些阴柔的小鲜肉大惊小怪。事实上,这次关于“娘炮”的集体征讨,跟这些小鲜肉“娘”不“娘”,这些“娘炮”是否是主流都没有关系,只是因为他们出现在一档本来不适合他们出现的节目上。

正因为如此,将其理解为“少年娘则国娘”的信号,实在多虑了。毕竟只要聆听征讨的声音即能发现,“娘炮”从未被主流审美所认可过,在这批“娘炮”变man之前也不可能具备替代主流审美的潜力。

比起对于小鲜肉的讨伐,我们应当给予他们更多的包容,允许他们成长。

我们可以拒绝收看他们的节目,但如果仅仅因为这些小鲜肉长得很“娘”,便认为他们代表着一种错误的价值观,而对他们喊打喊杀,这绝不是一种今天该有的男子气概。这与其说是一种男子气概,倒不如说是一种狭隘的、缺乏气度的表现。

这种表现的背后,所秉持的是一种非此即彼的善恶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认为“我”是正确的,而“你”和“我”不一样,所以“你”是错误的,这意味着它要求所有人的思想和行动必须与它保持一致。这是可以说是一种心智不健全、不成熟,甚至可以说一种心理上的“娘炮”。

比起生理上的“娘炮”,这种心理上的“娘炮”才更加可怕。

我并非在“娘炮”辩护。在个人看来,当任何一种“娘炮”成为主流的时候,都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娱乐至死”,也意味着现代公民的缺位;但如果对其赶尽杀绝,效果也是相同的。

一个开放社会必然能够容得下各种不同的,甚至是相互冲突的声音;这需要全社会共建一个广泛的宽容机制。只有一个这样的社会,才有“进步”的可能。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