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兑现“赌约”溺亡,再呼生命教育提质增效|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去年4月,浙江衢州某小学多名六年级同班学生,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打赌游戏,约定赌输者接受跳河惩罚,在男生陈某多次语言刺激和多位同学的附和下,赌输了的女生玲玲与洁洁(均为化名),情绪失控,手牵手下河,兑现赌约,结果被湍急的水流冲走,洁洁被救起,而玲玲不幸溺亡。(9月14日《钱江晚报》)

目前,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由男生陈某等5位同班同学的父母,共同赔偿玲玲的死亡损失费及精神抚慰金。陈某父母提出上诉后,衢州市中级法院于近日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玲玲的溺亡,令其家人悲痛欲绝;也给陈某等孩子,留下终生的心理阴影,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心智尚不健全的孩子,其内疚与自责,也将与日俱增。从这个角度看,加害于玲玲、洁洁的孩子们,其实也是受害人。

这是一群熊孩子的共同的悲剧。

近几年,熊孩子闯祸事件频发。有统计数据显示,我中每年有5万名14岁下少年儿童死于意外伤害,其中因溺水身亡的高达就有2万多名。他们大都因野游而溺亡。教育部指出,溺水是造成中小学生暑期非正常死亡的“最大杀手”之一。

与一般意外溺亡不同,玲玲的溺亡,是由一场赌局所致——赌输了就得按规则去跳河。玲玲和洁洁去河赴死,虽然是在陈某等同学的“监督”之下的,但似乎也带着几分“生命不足惜”的慷慨,她们只给不在场的几个同学写下“对不起”的纸条,甚至都没给家人留一句话,就走向了河的深处。

此前陈某多次怂恿两名女生跳河时,曾表示她们跳河时会报警。但报道未有110出警的信息,或许在场的同学根本没有报警。直到人已下水,才有闻讯赶来的好心村民施救。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真心话大冒险”的“生死赌局”,完成于一个被孩子们封闭的时空里,事件虽历时数天,但包括学校、家长在内的“外界”对此却一无所知。

4月19日打赌,“兑现赌约”是在4天后的4月23日。如果这期间有一个孩子出于对生命的珍惜,将此事告诉家长或老师,则悲剧完全可以避免。但事件的发展由不得“外界”假设,悲剧还是以其“不可逆”的内在逻辑,呈现出“输而必死”的狰狞。

喜爱小动物,是孩子的天性,我们见过太多孩子对于小狗小猫之类动物都爱惜有加,宠物生病或受伤,都可能令他们伤心落泪。而对于人的生命,涉事的孩子却表现出集体无意识。这个问题值得家庭、学校和全社会反思。

在孩子们的眼里,人的生命为何如此不重要?其中确有孩子们心智尚不健全的因素,但更有家庭、学校、社会教育引导缺失,特别是生命教育的缺失。这起悲剧,是生命教育缺失的又一个投影。

国外的经验值得借鉴,在英国人的眼中,尊重生命是最基本的国民素养。在其教育中,不仅教导孩子要尊重家人和朋友,而且还要对所有生命都怀有爱心和责任感。在教育学界,很多学者认为尊重生命是一个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因此英国的教育机构开发出很多关于尊重生命的故事和教案供老师选择。从幼儿园就会听见孩子们煞有介事地讨论“尊重和敬畏生命”这样的大课题。

相比之下,我们的生命教育,差距不小。而这个差距,对应的现实,无疑是一起起凶险的悲剧。屡屡发生的悲剧,再呼生命教育提质增效。“孩子是国家的未来”,一个生命意识淡薄的孩子,其未来是令人担心的。生命教育应当成为学校尤其是中小学的必修课。一个孩子,只有从小学会珍爱生命、尊重生命、敬畏生命,将来才有可能担当起报效国家与社会的责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