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杜绝大学“水课”让严格课程教学成常态|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凡今抄袭者,一经查实,不问考勤,皆黜落,以儆效尤。”近日,选修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课的学生,都收到了一封由授课老师苏湛发来的邮件。邮件由文言文写就,言辞犀利。苏湛给了22名学生零分,因为他们的期末文章被判定为抄袭。发邮件就是要强调,“此分不可改”。

2007年秋季,美国耶鲁大学生物学教授Stephen Stearns在北大为耶鲁到北大的交换生上课。这些课程也接受了少量北大学生。12月19日,Stearns教授发出一份电子邮件,致修读其课程的全体同学,并附寄耶鲁驻北大代表以及部分耶鲁教授和北大教授。邮件中称,选修他主讲的《生物进化学》课程的个别学生提交的课程论文涉嫌抄袭。这封邮件引起舆论广泛关注,不少人赞成耶鲁教授的严格要求,但也有人觉得耶鲁教授是“小题大做”,课程论文存在抄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十年过后,国内大学教授也以发邮件的形式指出学生抄袭问题,并明确给抄袭的学生零分,这说明,十年前耶鲁大学教授指出的学生课程论文抄袭问题,并没有引起我国大学生的重视,这么多年来,学生以抄袭、弄虚作假方式对待课程论文的情况,反而更为严重。期待此次国科大教授直接给20多名课程论文涉嫌抄袭者零分,也希望此事能成为我国大学严格课程教学要求的标志性事件,让严格课程教学要求成为大学的常态,彻底杜绝大学“水课”。

对于苏教授给学生判零分,也有不同声音。有网友觉得这太严格了,毕竟是选修课,何必那么严格?这是期末文章又没有发表,抄袭的后果不应该这么严重。而这些观念,正是导致大学“水课”增多,以及抄袭、代写论文现象向学生蔓延的原因。前不久,教育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要求严格本科教育教学过程管理,淘汰“水课”,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当前,要治理大学“水课”问题,就必须对包括必修课、选修课在内的所有课程都严格要求,对课程论文(作业)的抄袭、弄虚作假问题坚决地说“不”,否则就难以做到教育部要求的坚决杜绝、淘汰“水课”。

我国大学“水课”问题,一方面源于大学对教师的考核评价体系,把教师的精力导向学术研究,教师对人才培养投入不够,不愿意花时间提高教育质量,严格要求学生。另一方面原因则是有各种为学生前途着想的杂音,要求大学“放水”。比如,对于选修课,有人认为这并没有必修课那么重要,任课老师把学生“关掉”是“不近人情”,这些课应该是送分课。只要是纳入课程体系的课,都应该一样对待。国外一流大学,选修课比例有的高达60%,如果选修课都不严格要求,怎么保障培养质量?再比如,对于学生作业抄袭、考试作弊,学校会在当时做出处理,但在毕业之前,为了就业问题,有的学校会取消学生的作弊处罚,把作弊记录从学生档案中抽走,这和有的大学设计“清考”制度,送之前考试、补考均不及格的学生多一两次考试机会让其毕业一样。还有学校考虑到学生的考研、出国留学需求,也要求教师不必那么严格要求学生,让学生有好看的成绩单,因为这些大学把考研率作为重要办学政绩,也把学生出国留学作为解决学生就业,提高就业率的手段。

要杜绝大学“水课”,既需要大学改革对教师的考核评价体系,引导教师投入教学,争做良师、严师,还需要消除功利教育观。大学和社会只看学生能否顺利毕业、找到工作,有一个出路就是功利价值观的表现。不管学生学没学、学得如何都给过关,且给高分,对作业抄袭、作弊加以纵容,所有学生都顺利毕业,这样的大学教育追求的是功利的考研、出国、就业目标,但无益于学生接受完整而高质量的大学教育,没有给社会输送高质量的人才。而且,本应该是社会灯塔的大学,不应该迎合社会的功利价值观,现在反而加剧社会的功利化。这是需要大学反思的。

给课程论文涉嫌抄袭者记零分,这不仅是提高教学质量,而且也是对学生进行诚信教育。有一些人质疑现在大学教师也存在不诚信、学术不端问题,为何不抓大学教师的学术不端,而只抓学生。这是故意混淆问题,对教师和学生的学术不端都必须严肃处理“零容忍”,只有这样,我国大学才有高质量的人才培养和学术研究。对于大学严格要求学生,有舆论感慨大学生的“好日子”到头了,这是价值观颠倒的说法。“混日子”的大学生活怎么是“好日子”?只有高质量、严要求的大学生活,才是真正的“好日子”。严格培养质量要求,我国大学才能进入新的以质量为导向的时代。从目前的课程教育质量抓起,下一步还要扩大学校自主权,优化课程设置,开设更多“金课”给学生选择,这才能全面提高大学教育质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