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看病”亟需健全审核机制|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亲朋遭遇重大疾病,在巨额治疗费面前,如今很多人选择通过网络筹集医疗费。通过募捐平台发布救助信息,在微信等社交工具中转发,看到消息的朋友甚至陌生人都可以提供帮助,通过手机即可转账,短时间内就能筹集到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的资金,为受疾病痛苦的家庭送去希望。   

这种新兴的救助形式由于传播性强,救助便利,近年来颇受欢迎。但与此同时,这些募捐平台引发的争议也随之产生,比如有人质疑筹钱者夸大治疗费用、难以了解患者家庭具体经济条件、筹钱者拿到善款后用途不明等。民众希望这些平台在运营上加强信息审核和监管,让网民的爱心捐款能够流向真正需要的人手中,避免因为信息不对称而透支社会的爱心。

一个月筹款4万元,解患者燃眉之急

平原县坊子乡东崔村的张立帅,自幼患有严重的脊柱侧弯,最终发展为肺源性心衰,家庭生活较为困难。2007年,父亲因病去世;2017年,母亲又被确诊为肺癌晚期。而张立帅的病情也日渐加重,因为呼吸衰竭两次被急救。

生活举步维艰之下,孝顺的张立帅仍想先让母亲接受治疗,但面对巨额的治疗费,他选择在“爱心筹”平台发起募捐。

在提供了患者身份认证、医疗诊断证明、收款方身份认证后,张立帅将自己和母亲的患病情况发布到了“爱心筹”,通过网络四处传播。很多人为母子的遭遇以及张立帅的孝道所打动。一个月的时间,他就通过该平台筹到了4万多元的爱心款,除去需向平台支付的1%手续费,剩余的费用至少解决了母亲两个月的治疗费用。

    在向张立帅伸出援手的人中,除了他的亲戚朋友之外,更多的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小到2元、5元、10元,大到100元、200元,除了捐款之外,网民们还在平台中留言,给张立帅加油鼓劲,让他深刻感受到了网络力量的强大与温暖,更给了他继续生活的勇气和力量。

    像张立帅这样受益于新生筹款平台的受助者正越来越多。以“轻松筹”平台为例,9月17日记者登录该平台发现,该平台已发起1514585次爱心捐助,总捐款金额达45912974元,共有1779个项目获得帮助,且数据还在不断增长中。同时,募捐的个人项目中不乏有目标金额过百万的信息,而数十万的金额目标则极为普遍。

    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家指定的互联网信息募捐平台共为全国200多家公募慈善组织及其合作机构发布募捐信息超过1万条,总筹款额超过7.5亿元,网络募捐平台正成为民间公益和慈善事业的一种有益探索和尝试。

争议质疑随之出现,网络救助并不透明

 随着网络募捐平台的普及,其带来的争议也随之增多,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市民对于网络募捐平台存在一些疑问甚至质疑,比如:有救助者上演“苦情圈钱”,有人在保存个人经济实力的情况下滥用他人同情心,还有的治疗费用明明可以报销,却依然进行大额筹款。  

争议一:确诊患病就能确认贫困吗?   

“隔着手机屏幕,我们很难辨别对方是山穷水尽还是坑蒙拐骗。”市民王女士十分热衷社会公益活动,不仅定期资助一名边远山区儿童,还时常参加敬老助残等公益团体活动,但对于水滴筹、轻松筹等求助信息,她却从未参与募捐和转发,为此还曾遭到朋友的不理解。

“通过网上寥寥的信息,我不能确认对方是否真的需要那么大额的金钱救助。”王女士认为,即使大病在治疗过程中的花销高昂,但仅凭借网络便动辄筹集几十万的筹款让她不敢轻信。

市民孙先生告诉记者,他经常关注此类信息,发现有不少受助者被爆出家庭条件不错,甚至名下拥有多辆汽车和房产的情况,“有些人在急需用钱时,考虑的不是如何使用自己的资产,而是借助网络募捐平台,更多地接受他人捐助,以实现自身财产少受损失,显然有自私之嫌。”

在某社交平台中,一名德州网民爆料,他认识的一个人因母亲癌症病情恶化,在某募捐平台发起20万额度的求助。但据这名网民称,当事人月收入近六千元,她老公年收入在十万元以上,家中有五套拆迁安置房、三套住宅及一套商铺,在这种家庭条件下发起募捐,让这名网民很是气愤,“爱心的滥用使个别人短时间内获得利益,但也易造成社会信誉和爱心的透支,使得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失去最后的机会。”

一味打出“悲情牌”,刻意隐瞒个人经济条件,以获得更多网民支持,类似于这样的情节在募捐平台上屡屡上演,最终反转的剧情令人大呼“受伤”。

   争议二:医院收费单是否等同实际支出?    

 记者在采访中,有多名医务人员站在专业角度,对“众筹治病”提出疑问,尤其是众筹平台上所标注的募集金额难以代表实际花销,很多当事人对于医保政策等闭口不谈,使得实际花销难以实现透明化,外人难以知情。

德州市某医院医保科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我国医保政策的改革优化,如今所有的自然疾病,小到感冒发烧达到肿瘤都已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之内,同时,为了减轻癌症患者的治疗负担,自2017年开始国家陆续将部分靶向药物纳入医保报销范围,至今已有30种左右。

以尿毒症为例,以往家中有人患上尿毒症可谓是用钱去填“无底洞”,以每个患者的月花销在六千元左右计算,一年的透析费用需花费七万元左右,但如今依照居民医保政策每个尿毒症患者每年可享受五万余元的报销额度。

 她告诉记者,依照患者不同的参保情况、病情、治疗方案、医院等级等情况,实际的治疗费用不尽相同,报销额度也有差别。但根据目前的医保政策,即使患者不在大病二次报销的范围内,实际报销比例也能达到50%,在二次报销范围之内的报销比例可达70%至80%,如享受民政救助或扶贫保险报销将更高。

不仅如此,为了缓解患者在治疗时的经济压力,个别医院对有意向的本地参保病人有相应的垫付政策,按报销比例进行垫资,持贫困就医卡的患者还可享受“先诊疗后付费”。 

结合这名医保科负责人所介绍的情况,记者登录多个募捐平台发现,多数受助者对于医保报销情况、是否有商业保险等信息介绍较少,提供的单据也多是医院收费凭证等,网民难以了解到更多真实信息。

全国共20家正规平台,需收取一定服务费

据了解,自2016年9月1日起施行的慈善法规定,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公开募捐的,应当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统一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募捐信息。当年8月份,13家平台入选了民政部认定的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此后有2家退出;今年6月份,又有9家平台纳入第二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名单。目前,全国共有20家互联网平台,可为慈善组织提供募捐信息发布服务。

记者看到,这些正规互联网募捐平台背后有腾讯、阿里、百度等互联网企业,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金融巨头也参与其中,由此可见募捐平台的影响力。

这些平台运行情况如何,对求助者是如何进行审核的,其运营机制怎样?以“轻松筹”为例,记者致电平台客服得知,平台主要是通过发起者上传诊断证明等相关图片进行审核,审核通过便可发起募捐。如今捐赠的善款会直接存入公募机构账户,所有项目筹款信息、捐款明细、项目进展全部由公益节点进行实地考察和验证并记录。但对于发起者的个人资产情况,提现后的资金使用情况并不做具体要求和查证。

另据了解,该平台拥有专门的审核团队,大都具有医学方面的背景,可以初步审核求助者发布病历和诊断证明的真实性。此外,为了审核求助者的病历信息,“轻松筹”还同医院建立了合作关系,会在必要时听取专业医生的意见。

平台的运营模式方面,在用户完成个人救助项目,筹集到目标款项后,平台会提取一定比例的额度作为服务费用,除支付费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服务费外,剩余部分则用作平台的运营费用。

呼吁平台完善机制,避免爱心被透支 

在采访中,众多市民表示,作为一种新生事物,这些网络募捐平台在扶弱济困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且引领起社会正能量和爱心,对于目前存在的争议,应该通过完善健全审核机制等来解决。

应该看到的是,无论是筹款受益人是否真得了病,还是治疗该病是否真需要这么多,亦或是筹款受益人经济状况是否真到需要募捐的程度,所筹款项是否全部用于治疗所患疾病等问题,作为目前的募捐平台而言面临种种审核难度,平台提供的只是一个信息平台,需要承担一定的管理义务。

然而,一方面平台无法像公共管理机构一样,拥有更充分的处理权限,另一方面也会受到条件限制,面对分布在广泛区域的求助者,募捐信息真实性的核查以及后期善款使用的监督,便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此,一些在线公益平台已作出探索,比如淘宝公益网店严格按照慈善法要求制定审核和入驻标准,在民政部依法登记且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才能注册店铺,并安排专人负责机构入驻审核与定期排查;腾讯公益上线冷静器产品,引导用户在捐助前对项目的成立时间、执行效果、财务披露等先有直观了解,再确定是否捐赠,同时建设项目透明窗口,要求发起机构定期发布财务明细及项目进展;蚂蚁金服公益运用区块链技术追踪筹款,建立起第三方公示体系区块链资金流公示,为公益机构进行数据统计、项目执行跟踪提供便利。 

就如何更好地让网络募捐趋利避害,记者就此采访的多名律师建议可探索线上与线下监管的融合。比如,明确个人网上求助募捐信息披露的义务与规则,包括从业、收入、求助的原因等,确保求助的透明度。同时,建立向所在地管理机构备案制度,备案作为平台信息发布的条件,募捐相关情况由平台向备案机构通报,由备案机构对募捐款项的使用进行监督,给予正常合理的求助募捐诉求以畅通的渠道,让“性本善”的网络募捐少一些争议之声,多一些关爱之情。

    相关链接:

    20家正规互联网募捐平台名单

    1.腾讯公益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2.淘宝公益 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

    3.蚂蚁金服公益 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

    4.新浪微公益 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5.京东公益 网银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6.百度公益 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7.公益宝 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

    8.新华公益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9.轻松公益 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10.联劝网 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

    11.广益联募 广州市广益联合募捐发展中心

    12.美团公益 北京三快云计算有限公司

    13.滴滴公益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

    14.善源公益 北京善源公益基金会(中国银行发起成立)

    15.融e购公益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16.水滴公益 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

    17.苏宁公益 江苏苏宁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18.帮帮公益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19.易宝公益 易宝支付有限公司

    20.中国社会扶贫网 社会扶贫网科技有限公司(国务院扶贫办指导)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