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针灸?只是另一种“扎小人诅咒”罢了|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近日,一种“给母亲扎针,就能给孩子治病”的新治疗手段在微博上引起热议。该治疗方法被网友称为“量子纠缠理论指导下的直系亲属针灸互治”。

原来,一篇2017年11月发表于中文核心期刊《中国针灸》上的题为《试论“量子纠缠”与针灸》的文章称,根据量子纠缠理论的耦合关联和超越时空性,父母与子女以及有血缘关系的亲属之间必然存在量子纠缠现象,因此在针灸临床中可能实现有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互治。

为了验证这一设想,研究者以“痛证”为例,找了15名有“痛证”的患者进行试验,其中14例患者与其直系亲属(被针刺者)同处一室,1例患者与其直系亲属(被针刺者)分别位于山东省济宁市和北京市。研究结果提示:患者的疼痛将会在自身相应腧穴出现压痛点,在直系亲属(被针刺者)的同一腧穴也会出现压痛点,且统计显示呈正相关,经过针刺治疗后,所有的痛证均有减轻,其中4例患者疼痛即刻消失。

简单地说,就是父母有痛,对子女扎针灸可止痛。

本来是很严肃的科学研究,却受到强烈质疑,原因可能有两个。

一是两种领域并没有关联性,甚至是风马牛不相及。“量子纠缠”是一种纯粹发生于量子系统的现象,并不见于宏观世界,怎么就能“攀附”到了父母、子女关系上?逻辑关系在哪里?为什么不能攀附到医生和患者的关系上?比如给医生扎针,患者就不疼了?本来两者不在同一个范畴或频道,听着像隔山打牛的效果。

另一个原因是,这项量子针灸治病的结果是否可以重复,并非是只有15名参与者就能得出实锤结论。未经过更多对象研究结果的量子针灸恰好有点像今年的另类(搞笑)诺贝尔奖中的经济学奖项,扎小人诅咒自己的残暴老板,能提升员工的斗志、提高工作效率。

实际上,这个奖的内容也就是指中国或其他一些国家巫术中的整蛊,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相信。不过,既然是搞笑,实际的意义就是“不可能重复的研究”,说明扎小人诅咒老板能提升员工工作效率不过是一厢情愿,经不起验证,顶多让员工消消气。

2006年,美国做过一个“祈祷对于手术有没有用”的实验。一个美国研究团队招募6所医院的1800名即将做冠状动脉搭桥手术的病人进行试验。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三个小组当中,其中有600人被告知可能有人为他们祈祷,但实际上并无人为其祈祷;另600人被告知也许有人为他们做祈祷,的确也有人为其祈祷了;还有600人是有人(包括亲属)为他们祈祷,他们也知道这一事实。研究小组在手术后的30天内检查所有病人的状况和并发症。

结果发现,祈祷对病人并没有帮助反而“有副作用”;对于那些并不知晓是否有人为他们祈祷的病人,祈祷并没有使他们的健康状况产生什么不同。但是,那些知道有人为他们祈祷的病人超过14%的人产生了并发症,主要是心律异常。

研究者认为,受到他人祈祷反而健康状况不佳,可能是因为病人知道有人为他们祈福会产生更多的期望,因而产生较多的焦虑,影响到病情。

其实,心理因素在这类研究中已经充分体现,这一次所谓“量子针灸”研究所得出的“结果”,很有可能也是心理作用。

即便是循证研究,也需要更广泛和更准确的真实世界研究来补充。真实世界研究是指在较大的样本量(覆盖具有代表性的更广大受试人群)的基础上,根据患者的实际病情和意愿非随机选择治疗措施,开展长期评价,并注重有意义的结果治疗,从而进一步评价治疗(干预)措施的外部有效性和安全性。

当然,量子针灸研究目前连随机对照研究都做不到,就更不用说以真实世界研究的标准来要求和检验了,人们对其治病的真实效果进行质疑也是理所当然。科学可以是脑洞大开,但不应该是哗众取宠,没有任何理论依据的,就把父母血缘关系“攀附”成量子纠缠,进而实现隔山打牛的治疗效果,无非是另一种“扎小人诅咒”。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