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刻公司印章签署合同,侵吞70万合同款!德州这个业务员太大胆|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直到今天,德州中傲空调设备有限公司依然被三年前的“一件小事”困扰,他们为此付出难以计数的代价。但这笔“账单”的结款数字仍在上升,要为此“买单”的犯罪嫌疑人也于日前被捕,等待他的将是严肃的法律制裁。

三年前,公司一名业务员解某利用私刻印章,假借公司名义,分别与河北某工程队、天津某企业签合同,此后解某无力偿还合同款项,销声匿迹。两方拿着合同找到公司,公司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此“背锅”,历经报警、立案、起诉后,解某被捕,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私刻印章签合同,工程队找上门

2016年7月,河北某工程队押着一名男子,带着一纸合同,来到中傲公司“讨说法”。被“押”的男子姓解,自称该公司业务员,他曾与这个工程队签订了一项工程合同,其上所盖印章为公司合同章,如今工程已经如期完工,可工程款却迟迟未到账。

工作人员查找了公司所签合同档案,发现并没有这份合同,可合同中又确实盖有公司合同章。大家不由把怀疑目光转向一言不发的解某,他是否为公司业务员?经过核实,解某确为公司业务员,但公司记载的材料上显示,解某多年来并没有签订过任何合同。

那么这纸盖着公司合同章的合同从何而来?眼看实在无法蒙混过关,解某终于承认,他在2015年,借用业务员工作之便,私刻了公司合同章,与河北这一工程队签署合同,可是后来资金链断裂,自己已经无法付清工程款。

一念之慈未起诉业务员,埋下“巨额账单”隐患

虽有解某亲口陈述的事实为据,工程队仍不肯罢休,怀疑这是业务员与公司串通“演戏”。为证自身清白,公司将此事报警,并将合同做鉴定,鉴定结果为合同章伪造,工程队这才离去。解某因伪造印章被行政拘留十日。因这件事未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领导未再追究此事。

此后不久,隐患果然爆发。2016年11月,公司接到一张起诉书,原告是天津某公司,称解某以公司名义与天津某公司签订一份70余万购货合同,天津某公司已按合同将70万货物发出,但公司未结清款项。

此时,公司再去找解某对峙,对方已经销声匿影。2017年1月,公司只好“背锅”站到法庭被告席,经历一审二审,2017年底,法院最终判决由公司支付相关款项,并查封、冻结了企业多项财产,同时也使公司名誉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解某被捕,伪造印章将负刑事责任

此事为公司带来始终严重的恶劣影响,公司将解某伪造印章一事报警,开始漫长寻证之路。可解某却如石沉大海,始终没有音信,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公司因此事陷入阴霾,流失了许多订单与客户。

2018年8月23日,公安部门传来消息,他们根据长时间跟踪调查,终于发现解某行踪。9月7日,犯罪嫌疑人解某被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根据《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本案犯罪嫌疑人解某的这种私刻公司印章的行为,应付相应刑事责任。

此事至此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中傲公司却因此付出了惨重代价,其工作人员表示,也许在很多企业中还有暗藏着很多私刻印章的业务员,这是一件不易发觉、难以排查的事情,今后公司将严格查处此类事件,一经发现绝不姑息,同时警告持有私刻印章、欲用此从事不法行为的人员,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莫动小心思落入违法犯罪的深渊。

律师说法:

京师(德州)律师事务所李成宝律师表示,当初河北工程队事发后,公司就应提高警惕,“网开一面”埋下了隐患,既然已经查处解某伪造印章,那么他利用伪造的印章是否还从事了其他违法事情?对于有私刻公司印章的行为的人员,公司必须予以严惩,因为这已经涉嫌犯罪。

李成宝表示,对于有这种行为的人员,必须查清私刻印章的时间、地点、参与的人员、以及用上述私刻印章签订了哪些合同或者协议等相关事实情况,最好的办法是报警,因为公安机关的侦查手段比较完毕。这样既保护了自己的权益、避免损失,也保护了这些假合同涉及的其他第三方的利益,达到经济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