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杀鱼弟”被刑拘,“市井教育”给他埋下无数的雷|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备受争议的网红“杀鱼弟”,又一次陷入了舆论漩涡之中。这次不是因为杀鱼,也不是因为喝百草枯,而是打架斗殴。

据媒体报道,1月3日下午,苏州市姑苏区娄花街菜场水产门市发生一起斗殴事件。经查,在该菜场经营水产生意的孟某和陈某发生肢体冲突。随后,孟某的儿子孟某某也加入打斗。这起斗殴造成陈某身上多处受伤,肋骨和鼻梁骨骨折,达到轻伤二级标准。最后,孟某父子二人也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姑苏警方刑事拘留。其中,孟某的儿子孟某某就是“杀鱼弟”。

从“杀鱼”到“斗殴”,我们窥探到了“杀鱼弟”的变化。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变化是消极的,甚至一点点丧失了希望。“杀鱼弟”在错误的成长路径中越走越偏,直到现在因打架斗殴被刑拘。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社会走向均衡发展的道路上,绕不过的难题和挑战。

当年“街头杀鱼”的犀利眼神,让世人怜悯。可随后喝百草枯自杀以及现在因斗殴被刑拘,给予人们的观感更多是“惊讶”,也含有无限的不解。一个原本好好的孩子,不仅用自杀来伤害自己,更是陷入了涉嫌违法犯罪的状态,这不禁让人提出疑问,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

要想明晰答案,自然还是得从网红“杀鱼弟”的成长道路说起。他生在一个来自异乡的八口之家,以卖鱼为生。父母曾将其送回老家读初中,可是由于缺乏监护以及主观厌学,最后还是在初二那一年辍学,没有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此后继续卖鱼,也没有接受其他形式的正规教育。也就是说,网红“杀鱼弟”的成长路径,几乎是游离在主流教育体系之外的。

学校教育的缺失,造成了“杀鱼弟”思维与认知层面的诸多缺憾,其人格和品性也很容易变得“不完整”。“杀鱼弟”的种种偏激行为,无视情理与法律,便是最有力的实际验证。

当然,就算没有完整地接受过学校教育,如果家庭教育不出现严重的缺位,倒也可以起到兜底作用,不至于出现危害社会的行为偏离。可就“杀鱼弟”的情况而言,比起学校教育的缺失,家庭教育的问题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杀鱼弟”的家庭里,吵架是常态,肢体冲突也时常上演,完全丢掉了“以理服人”的正常家庭教育逻辑。

更奇葩的是,“杀鱼弟”的父亲接受采访时还曾表示,自己17岁到23岁经常打架、喝酒闹事,2013年还因为打架进了一次看守所。对于孩子的暴脾气,这位父亲认为,小伙子年轻气盛,打打架挺正常。试问,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奇葩家教观念?在如此逻辑之下,再来看现在其父子二人因为打架斗殴被拘留,也就真不足为奇了。由此看,“杀鱼弟”的家庭教育不仅缺失,还严重畸形。

“杀鱼弟”被刑拘的事实再次有力地说明,青少年成长过程中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缺一不可,脱离了主流的成长路径,迟早暴露问题。对于“杀鱼弟”个人来说,教育缺失不仅导致其价值观和人生观全面塌陷,也为其以后的人生埋了无数的雷,结果只会是伤透自己,伤透家庭。

而从社会层面来说,纵容部分青少年游离于主流教育体系成长,也是在给我们的社会埋雷。没有教育的约束和规范,越轨是必然,所造成的便是社会失序的风险,以及不可低估的公共安全隐患。

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双重缺失,让“杀鱼弟”处在一种随意放纵的“市井教育”之中。在市井环境中成长,怕是只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而没有道德与法律的加持。所谓“市井教育”不仅刺痛了主流教育,还破坏了社会文明。文明不能容忍反常荒谬的市井之风来亵渎,这是“杀鱼弟”事件的最大启示。

要知道,我们要挽救的不只是一个“杀鱼弟”,还有他的弟弟妹妹们,以及万千受畸形的“市井教育”困扰和折磨的孩子们,这是文明社会的必要责任与担当。

撰文/默城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