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和亲人在嚎啕大哭……后悔还来得及吗?|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欢乐祥和的新春正月尚未过去,为什么就要来说贪官的泪呢?不光因为在这万民开怀的佳节里头,贪官们却在“里面”面墙而泣,而且因为春节前夕,不断有各省纪委披露了近期落马贪官“进去”时的“嚎啕大哭”——曾任汶川县委书记的厅官青理东,在“双开”大会上嚎啕大哭、泪流满面,“不成个人样子了”;原攸县县委书记谭润洪被带上囚车时,也是“嚎啕大哭”,连看到的人都惊异“他怎么哭成这样子”?广安市委副书记严春风,就是那个著名的“严书记”,被戴上手铐时“抹泪啜泣”,也“抹不去满面泪水”……


贪官“进去”之时,固然有如山东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没忘记女“高人”对他的保佑,口中还念念有词,以为能“过这一劫”的,也有如原衡阳市委书记李亿龙,对着办案人员拳打脚踢地“拒捕”的,但大多数是“抹泪啜泣”甚至“嚎啕大哭”的。他们为什么失声痛哭,据说有惊恐,也害怕,也有一点后悔,但更有“跌落”的“伤心”。


比如说谭润洪谭书记,“身为一方诸侯,突然从天堂跌到地狱,叫他怎么不五内俱焚”,这是观看他“进去”视频的人们的评论;又如青理东青厅官,这个曾经连续五天上过央视的“明星书记”,一个“戏精”般天才演员,一旦“两面人”的伪装被拆穿,怎么能不“嚎啕大哭”——贪官今天哭得“没个人样子”,令人想起的是他们还是“座上宾”时的风光,“一朝权在手,就把财来敛”的疯狂,真应了一句老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切都是“报应”,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啊!


其实贪吏“进去”的时候,“嚎啕大哭”的不仅是罪官,更有他们的老父老母等等,这些“农民的儿子”身陷囹圄,“以泪洗面”的,往往是他们无辜的老人——开封市原市长周以忠落网,他老母把双眼给哭瞎了;胡长清的老岳父得知女婿伏法,当即“热血上涌、一头栽倒”,哭了一天之后,于当晚活活哭死。原贵州省水利厅厅长黎平被判十年,年已耄耋的老母,面对收监入狱的儿子,泪流满面地对他说,你好好表现,“我等你出来”,但愿那时已百岁的黎母,真的可以等到罪儿“出来”;而原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在法庭的“最后陈述”则说,“我出事之后,91岁老母整日以泪洗面,至今日日盼望两个在押的儿子在她有生之年能回家,要求到庭看我一眼。‘慈母眼中泪,囚中罪儿思’,我只能向远方的老母道一声对不起,妈妈,儿子不孝,只能来世再报答您养育之恩”……而已判了的原重庆厅官雷政富八旬老母,在雷案开审前几天,也是以泪洗面,说真是“度日如年”啊。双手厚厚老茧的雷母,一遍遍地说“做啥子官嘛”,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儿子当初没走出大山,宁可儿子在老家种地、在外面打工扛活,“这真是家破人亡啊”——


那些“进去”之时“嚎啕大哭”的贪官,如果还看得见老父母的“以泪洗面”,是不是该更加万箭穿心,是不是会更加深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不是“当初”不该走出大山,不该当官拿俸禄,而是真不该用人民的权力来为一己谋利敛财。但是到了“今日”,除了“嚎啕大哭”,后悔还来得及吗?


罪官的“嚎啕大哭”与老父母的“以泪洗面”,贪吏的“悲惨”下场以及近乎“家破人亡”的惨状,不会博得人们的同情,却是给天下所有的公仆敲一声长鸣的警钟,提供一份十分生动的反面教材——你安于廉洁甚至清贫,才能“平平安安”地为人民服务。你若“当初”就“伸手”弄权,那么“今日”,就逃不出“嚎啕大哭”的归去哦!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