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矿企喷绿裸露山体,脑洞太大|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昨天(9月11日)有媒体报道说,河南省三门峡当地矿企开曼矿区将裸露山体喷成绿色一事引发公众关注。今天,河南省三门峡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通过社交媒体发布通报称,针对网上报道“三门峡开曼矿区山体喷绿”一事,该局和湖滨区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连夜开展工作,对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将从快从严处理,绝不姑息迁就。

  把裸露的山体喷成绿色,说起来,这也算不上什么创意,但是做起来却着实需要点勇气。由动议到决策、再到实施,这个过程足可显露这个企业治理结构和管理水平。但是,更关键的还在于,就是这个让公众哗然的做法,其动议者和决策者难道就真蠢到了认为企业员工和公众都会对此保持缄默的程度?当然不是。问题正在于,在动议者和决策者那里,企业员工也好,社会公众也罢,他们都与给裸山喷绿的所为无关。

  不过,给裸山喷绿毕竟是有成本的,如果不是失去理智,任何人都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花钱给马桶镶金边、给长城贴瓷砖。说到底,给裸山喷绿化妆扮靓,还是要给人看的。如此,既不在乎意料中的众议而执意在裸山上挥洒绿漆,那么,其所要展示的绿意,无非是要给那些其更在意的人或有关部门看。对喷绿裸山的企业而言,明知绿意展示的观众是与其利害关系非同小可的人或重要部门,却仍以喷漆的方式营造出远观才有的郁郁青山假景,这肯定是提前断定——尽管可能是错误地断定——那些其所在意的人或重要的部门只会远观而不会近瞧。否则,这个喷漆的企业怎么会如此大胆地花钱办傻事。

  上述相关企业喷绿裸山是为了防尘、“喷的是防尘抑制剂”、“是新型环保材料”的说法,又引来了更多的疑问。在此,且不问“防尘抑制剂”为何恰巧为绿色的问题,只是一座裸山,既不存在煤尘爆炸的问题,也不存在粉尘造成的森林火灾的问题,有必要用“抑制剂”来实现“湿润、粘接、凝结、吸湿、防尘、防浸蚀和抗冲刷的作用”吗?有什么比绿化——不是喷绿漆的绿化——更能、且长久起到“捕捉、吸附、团聚粉尘微粒”的作用?或者说,“新型环保材料”——“防尘抑制剂”的效果如何,人们尚不得而知,但是,其给裸山带来的远观郁郁葱葱的效果,却足可以“应付国土资源部的卫星测绘和无人机测绘”。

  早些年,媒体曾披露过一些地方在推广所谓“滴灌工程”时,造假骗钱,蒙骗检查验收的上级官员的事。这些地方的官员,在检查验收的上级官员的座驾必经之路旁,修建了一座座储水罐,看上去煞是整齐壮观……但是,这些看上去规格统一的储水罐,实际上却是一个个半圆形的砖墙,一些离道路稍远的储水罐甚至只是一面短墙,连半圆都没弄圆。现今的喷绿裸山,不过是昔日假“储水墙”事件的升级版而已。

  对于给马桶镶金边、给长城贴瓷砖的举动,所为者总能找到看似充足的理由。也是早几年,有“好事者”也曾为城市主干道两旁的草地上喷洒绿漆,理由同样是这种绿漆不是普通绿漆,而是可以在冬季保护草地的环保漆。这种环保漆的环保效果几何,没有下文。人们可见的结果是,在媒体披露此事之后,环保漆也销声匿迹了,再没有听到有关环保漆的消息。

  在修复生态、保护环境日益成为人们迫切所需之后,如何给荒山披绿、让河水还清,对那些对此负有责任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压力。但是,无论怎样,给裸山刷漆喷绿,绝不是一个办法。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