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赋丨宋青华:秋之韵|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一场纷飞的秋雨,巧妙地覆上季节的衣衫,夏之绚烂的结束昭示着秋之丰盈的开始,金蝉的振翅高歌逐渐转换成秋虫的低吟浅唱,岁月从新万物焕然,在这金秋送爽的光韵里荡涤内心的繁芜,绿叶褪去了原有的生机,慢慢地开始改变色彩,凉爽的秋风送走齐飞的鸿雁直抵温润的南国。秋雨、秋叶、秋风共同组成一抹醉人的秋色,正所谓江山秋色正苍茫。

秋携带着春华秋实、硕果累累的丰收气象款款而来;秋描绘着水墨丹青、多彩山河的缤纷画卷徐徐展开;秋畅想着清风为伴、漫步庭院的诗意生活走向远方。

听,寒蝉凄切、泉水叮咚,恰似小桥流水人家,随着一股清静悠远的气息在静谧的空气中弥漫开来。

看,雁阵排排、孤帆远影,近观暮鼓晨钟别远客,伴着一场宁静祥和的氛围在隽秀的山色中荡漾而去。

闻,丹桂飘香,芬芳馥郁,正如红藕香残玉簟秋,而后一种恬淡闲适的意境在浓郁的花香中迂回往返。

沿时空隧道,探寻一处清凉闲适之地,以一份淡然的心境欣赏秋之神韵直面人生。深邃而静谧的氛围最适合与内心来场对白,在起风时刻要借风起舞;在落雨时节为自己撑伞,品悠闲岁月、度欢快时光、怀坦荡心境、听雨落风声、赏落英缤纷、观天高云淡、看色彩斑斓,以一颗虔诚之心接受岁月友情般的洗礼,用和悦的心情在平静的岁月中守望着一片花开富贵的幸福田园,从万象纷飞中走出绽放如莲,以一颗染纤尘的初心安然向暖。

谈及秋,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赋予秋天孤寂的色彩,总是被单调的山色和枯索的氛围所感染,心底泛滥出一种苍凉的意境,以至把秋天披上一层悲壮凄美的外衣,纵使在湛蓝的天空下、在唯美的月色中、在团圆的佳节里,也不及秋天低落的格调。

在经典流传的古韵诗集里可见一斑,如:婉约派代表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就是描写秋天清冷的典型代表;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寥寥数语更是把秋的悲凉气氛推向极致。相比“秋之悲凉派”,我对刘禹锡《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毛主席的《清平乐·六盘山》:“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情有独钟、甚是喜爱。“秋之迷恋派”一扫秋凉气息,把对秋天的无限热爱推向高潮。

其实,在我看来,秋天是多彩的,是引人向上的、是温馨而又幸福的,是有一种轮回的生命力,充满生气的。

秋之韵绽放在多姿的黄菊中;秋之韵融合在多彩的山色里;秋之韵洋溢在农民喜悦的笑脸上。

秋韵无限,秋天不悲寥,秋韵胜春朝。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