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容易出现的书写错误(上)|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在书法的学习中,很多人都是自学为主,没有经历过专业系统的训练,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错误,笔者根据多年观察总结,罗列出十条书写性细节问题,今天先刊出上篇。


一、涂抹型的点划

书法的根本就是线条,没有线条的书法是失败的。如下图。

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横涂竖抹”,多作为书者的自嘲性用语。正确的书法写法不是涂抹出来的,从始至终的每一笔都不能涂抹。勾描填充只能做初学者找准的过程,不能算作是书法作品,填墨完成的线条是僵化死板的,是没有体积也没有生命的,涂上一团墨不能被称为线条,也不符合点划的标准。

线条首先要完成的是笔锋的行进,笔锋没有行进就不能称之为线条。

线条的标准就是有弹性,有韧性,有体积;能够传递书写者的状态信息,能够表现线条的质量。


二、画圆圈的转折

书法包含着“天圆地方”的理论,方称为阳,圆称为阴。所有的转折必须要方圆结合,有方有圆,圆中寓方,方中有圆。也就是说,既不能都是方折,也不能都是圆圈。过方被认为太硬,过圆又被称太柔,转折过硬虽然挺拔,但是感觉生冷有加,有倔强之嫌;圆转无度又被称油滑市侩,有疲软无骨之象。如下图。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临帖过程中不容易发现圆中寓方的存在,这种方折的应用没有实际的学习不容易掌握,凭借自己的认识不容易实现“寓方”的技法。


三、玩痛快的用笔

书法不是纯性情的操作,每个图形都要建立在传承的基础上去运用,在通篇布局的思考下去实施。在学习初期创作中容易被激情误导,不管合法不合法,都想出现率意的长线,过多的奔放书写就会使画面凌乱。如图。

长线的使用既要找准节奏位置,又要能够停得住。这就是书论中提到的“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把线条甩出去是很痛快,但是也犯了“鼠尾”的病笔错误。


四、刹不住车的速度

写行草书,很多人认为一定要追求速度,追求快速地完成单字书写,甚至是一篇稿子都是笔墨在前面,思考在后面。缺乏了思考,通篇作品看起来就像惊了的马车,从头到尾一个节奏。缺乏思考、缺少经营的布局看起来也就会失误多多,层次单调、造型简单,不能给观者带来乐感性的节奏美。

行草书的出现是为了简化书写、提高书写速度,所以在书法史中把草书称为“简”。苏轼在书论中也提到“草书难于严重”;启功先生也曾提到“行书要当作楷书写”才好。书法大家林散之被称为“当代草圣”,以稳定扎实的线条书写,给人造成了有穿透力、有震慑力的感觉,被世人称颂。


五、假装性的哆嗦

在读碑的时候,由于碑文的漫漶,我们经常会看到斑驳陆离的线条,看上去苍劲飘渺,厚重磅礴。再看清代书法家李瑞清、翁同龢晚年的作品,当代书法大家王蘧常等晚年作品,都出现了抖动的迹象。这些线条有厚重老辣的苍茫。

这些书法家晚年都年迈体衰或有疾病,他们力求线条规整,身体却不容许意志的操作,形成的感觉确很有意味,但不是故意制造出来的。

有的人一开始就追求这种抖动,把线条写成了病态。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