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春英有一个“百宝箱”,里面是各式大大小小的笔记本,有些已经微微泛黄、纸角卷起,但翻开其中的任意一本,都会被那些赤子梦想、纯真情感的青春时光所感染。这些笔记本全部出自贾春英和她的学生们之手,成为一段可以追溯的记忆,成为贾春英20多年执教生涯中最珍贵的礼物。

德州晚报全媒体记者 俞荣

贾春英是乐陵第二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她在课堂上给同学们讲故事,带头朗诵、写诗,把课堂营造的浪漫而有诗意。特别是她倡导师生一起书写承载成长与回忆的“校园日记”,将课堂点滴整理成册,记录成籍。

1994年,贾春英站上三尺讲台,望着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她感受到了沉甸甸的责任与使命感。“要对得起‘老师’这两个字,教学处处要留心。”贾春英说,从第一次站上讲台她就养成了写随笔、日记的习惯,将教学经验、课堂趣事写成珍贵回忆。

在她的日记中,有一篇《课堂上讲“傻人”的故事》,记录了她在讲《论语》中“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一句时,联想到伯夷叔齐宁死不食周粟的故事。可学生们听了,却在下面小声说:“真傻。”

“那么,介子推背着老母被烧死在山上的故事,傻不傻?”“屈原为楚国自投汨罗,傻不傻?”“文天祥宁死不投降元军,傻不傻?”一句句提问,学生们的声音越来越少。她在随笔中写道:这些人“傻”得让人震撼,让人尊敬,让人崇拜。她在日记中写道,有些人可能很“精”,但“精”得让人讨厌,让人耻笑,让人唾骂,希望我的孩子们也可以有赤子般的“傻”气。

在贾春英看来,写日记是一种整理情绪、记录生活、提高写作能力十分好的方式,她自己已经坚持了20多年,也希望学生们从日记中受益。于是,她提出“师生共写校园日记”的想法,与学生约好坚持写日记,相互监督。每次早读课,她让组长们检查作业,自己则负责查看同学们的日记情况。

其中一名插班生写的日记给她留下深刻印象,那名学生因经常在课上扰乱纪律、做小动作,被贾春英叫到办公室谈话。但贾春英避开他在学校出现的各种问题,而是和他谈起文学、书法,这名学生低下的头渐渐抬起来,眼中有了不一样的光。他告诉贾春英“第一次有人和我说这些,聊这么长时间”。次日,这名学生将这段经历写进了“校园日记”,并在贾春英的启发下,逐渐爱上写作、写日记。

在检查学生日记的同时,贾春英为了证明自己也在坚持写日记,在课堂上打开电脑,让学生们看自己写的日记。同学们这才发现,老师的日记竟也是一本学生们的成长册,记载了他们顽皮、勤奋、刻苦、纯洁的青春。也正是在这样以身作则的示范下,同学们渐渐养成了写“校园日记”的习惯,用纸、笔记录成长点滴。

“最近,我打算把这些年积累下的日记、随笔、诗篇好好整理一下,这是我当老师20多年来最珍贵的东西。”贾春英告诉记者,自己多年坚持的是由职业产生的“用心”职责,也是对孩子们许下的“陪伴”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