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书峰

在作家周涛心目中,长城,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有一些东西是无字的文化,无本的教育;是一种无声息的影响和无语言的歌哭。不管你愿不愿意,是否理解,这些东西像婴儿的第一口乳汁一样渗透进你的生命和血液,影响并伴随你的意识,直到你生命的结束。”

而在我的心目中,中国的文化也大抵如此。“半部《论语》治天下”让多少代的子孙们依然对几千年前孔圣人的言行顶礼膜拜。理一理中国文化发展的脉络,不难发现,中国的文化和文人正是在“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一不灭的明灯下一步步走向辉煌的。

从最初的“百家争鸣”到名士时代的东晋,他们的幸福在于他们恪守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一不变的诺言。然而,文化终归不是独立于生活之外的。“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是精神上温柔的家园。大唐时代的中国文化似乎到了历史的巅峰,土生土长的宗教,流光溢彩的敦煌,风华绝代的杨玉环,千古绝唱的唐三藏,甚至有了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华文化到这里发展成了经典。

之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成了中国文化的主导。文人并不仅仅乐山乐水,咏月抒怀,文化与政治骨肉相连。于是有了范仲淹,有了王安石;有了吴承恩,有了曹雪芹;有了“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有了“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这时的文化因为融入了生活,融进了现实,也更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文化。

历史终于轮转到了21世纪,我们无可选择地活在了今天,活在了一个物质生活极其丰富的时代,活在了一个世界文化相互融合相互同化的时代。展望世界,我们会真的发现,中国传统文化正处在四面包围之中。但正是这种包围,让中华文化异军突起。《论语》依然是世界经典,《道德经》是世界范围内的畅销书,中国文化在这样一个五彩缤纷的时代发挥了巨大的优势与潜能。

发扬中国文化,传播华夏经典,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融入世界,是我们新一代文化人不得不为的壮举。我们要立足于传统,在中华经典的深厚沃土里汲取营养,然后“仰天大笑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