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长之后,犹喜夜行,城市之夜漫长,便挑些行人较少的僻野街道缓缓独行,走得累了,便寻一盏散放暖色光芒的路灯,站在自己的影子里仰起头,令人惊喜的是,每一次都能看到高楼林立之间一片方方正正的夜空中闪烁着的几颗星,在坚硬的城市里,这些星辰显得愈加遥远与虚幻,只是,当白日里忙碌焦燥的我看到它们的时刻,还是会感到内心深处某处柔软的地方被悄然触动了。

星光下的人走着不一样的路,路上却也有着同样的坎坷,心中却也有着一致的不安与思索,或许,在星辰的眼光中,所有人走的都是同一条路,虽然方向各异际遇不同,但是时光不会偏颇任何一人,时光也是一条路,路上没有高下之分,只有先后之别,就像头顶的星辰,我们只能看到它数年前甚至数十年数百年前的模样,距离拉远了时光,却也让想像有了更宽广与深远的空间。

多年前,也曾走过一段星光下的路,那是大山深处的一条野径,没有路灯只有山花,没有平整的柏油马路只有颠簸的羊肠小道,我的家与学校分居小路的两端,每一个清晨天不亮便需赶往学校,每一个夜晚星光满天才悄悄返家,一个人走在山路上,只有星光陪伴,只有山风吹拂,偶尔也有鸟鸣虫幽,却还是掩不住一个少年略显慌乱却又满怀憧憬的心。

一天被分隔成昼夜两半,一条路也便有了两件不同的外衣,白日里焦急赶路争分夺秒,夜幕下步履轻盈悠悠而行,阳光下的路与星光下的路相映成趣,它们就像一个人与自己的影子,一个光鲜靓丽却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一个沉默不语却抛开了所有的伪装与虚饰,一个人走在不同的路上便有了不同的感触。

年少时喜欢白日放歌,年长后却更喜幽夜独行,或许,是因为对于世界的好奇心已渐渐消融,目光向内变得内敛起来,也或许,惟有星光下的那条路才能依稀看到那个无比真实的自己,才能听到那串跫然有力的脚步声,才能明悟了天空中的几颗星与大地上的某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