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现代化高速建设,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房地产的热潮,催生了另一个行业的悄然发展----书画文化市场。

很多家庭乔迁新居,大多都要在客厅或者卧室挂一幅书画,以彰显文化底蕴与室雅气氛。中国人讲究跟风,不论懂与不懂,俯庸风雅,你有我也有。跟风的人多了,便形成势不可挡的社会潮流。二十多年以前,全城只有官办的文化馆一家书画装裱店,生意萧条,难以为继。如今全城近二十家书画装裱店,却终日顾客盈门。

纭纭众生,千姿百态。也有人不跟风,不随波逐流,好像终生与书画无缘,并且认准了这条南北道不回头拐弯,你就是套上八头带蛋的尖子牛也拉不过来。

外交部牛部长牛满天就是其中一位。

牛部长居住在春梦园小区的一座旧式小楼里,与高耸入云的楼群相比,显得很不协调。新来乍到的住户听说小楼里住着一位“大人物”----外交部长牛满天,不禁感到惊奇,便上网查询,结果一无所得。其实,这位外交部长牛满天,是县外事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牛满天相貌堂堂,一天到晚大背头梳理的油光锃亮,西服革履,出入小区夹着文件夹派头十足,很少与“凡人”说话。与牛满天熟悉的人见了,总要礼节性地喊一声牛局长好,可是牛局长很不满意,说:“降陵城古为安德国,如今人口已超愈百万,全世界共有二百三十七个国家和地区,百万人口以下的国家和地区就有八十一个。我如果在这些国家,就是当之无愧的外交部长啦。

大家称牛满天为外交部牛部长。

牛部长与书画无缘,却爱好打麻将、喝酒、下棋。“醉仙”是全城的知名画家,与牛部长同庚。当年牛部长呱呱坠地的时候,因为娘没有奶水,认了醉仙娘为干娘,吃干娘的奶水长大成人。因此,牛部长与醉仙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每当醉仙有了比较满意的大作,总要跟在屁股后头硬塞给牛部长一幅。说来也怪,牛部长对这位画家兄弟的一番盛情,不是严正拒绝,就是随手又送给别人了,他说他是个穷酸,他好像与书画有什么深仇大恨!为这事妻子赵兰兰不知跟他吵过多少次架,可是牛部长在这个三口之家是大天爷,一言九鼎,吐口唾沫是个丁!

春梦园小区大门外是全城最繁华的商业街,商铺林立,生意兴

隆。然而,生意最好的莫过于天元书画装裱店了。书画装裱店的师傅李桂秀,是当年文化馆书画装裱店的技术骨干,曾经在北京荣宝斋以及冯增木大师的学习班进修学习,深得书画装裱真传,在全城首屈一指。李桂秀为人谦虚和蔼,天元书画装裱店成了人们闲暇之时喝茶聊天的人市儿。赵兰兰是这儿的常客,每天看到装裱书画的人络绎不绝,不禁想起自己家里没有一幅书画,与现代化的家居相比未免太土气了,她决定回家跟丈夫商量也弄一幅什么名人书画,装饰一下屋子。

牛部长不等妻子把话说完,脑袋摇的像货郎鼓说:“挂那玩艺干啥?当饭吃还是当酒喝?我才不稀罕呢。”

“你要是舍不的花钱,我去找醉仙要两幅画吧?”

“醉仙那两下子,他的画就是白给再搭上个媳妇我也不要,擦腚还怕弄脏了屁股呢。这辈子甭劝了,下辈子说吧。”

赵兰兰与丈夫非但没有商量成弄画装饰屋子的事,而且惹了一肚子气。

这时候,牛部长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醉仙的名字故而未接。谁知电话一连响了三遍,牛部长才按了绿键,慢吞吞地说:“怎么,又有大作啦?对不起老弟,我对画从来就不感兴趣。”他说着挂了手机。赵兰兰气得真想把丈夫的手机夺过来摔了,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看也是醉仙打来的,她打开手机,里头传来醉仙的声音说:“嫂子,你把电话给部长大人,我有话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