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热线 | 那个被叫姐姐的女孩当了一辈子的“娘”|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清明假期姐妹相约下午茶,小柚(化名)挺着6个月的孕肚,兴冲冲地翻出手机里的四维照片问瑶瑶(化名):“你看娃这轮廓长得还挺像我,你说,会不会是个男孩?”“可不是,都说男孩随妈,我看多半是个小帅哥!”瑶瑶贴心地应和着,哄得小柚吃吃地笑起来。

闺蜜15年,瑶瑶明白小柚希望腹中是个男孩并不是重男轻女,其中原因,多少让她心疼这个善良又坚强的准妈妈。

“没户口”的女孩

瑶瑶和小柚相识于初中校园,那时的小柚留着齐耳短发,身材纤细爱穿一件白色衬衣,她如同一颗薄荷糖,“滋啦”一声掉进了瑶瑶橘子汽水般清澈的青春里。很长一段时间,瑶瑶的生活每天都冒着快乐的小气泡,放学路上、操场上永远充斥着女孩们银铃般的笑声。如今回想,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么干净、清爽的女孩子了。

升入初二年级不久,有一次老师要求同学们登记家庭信息,那是瑶瑶第一次感受到小柚心底的伤口。“哎?你爸爸的年龄怎么这么大呀,你不是还有个弟弟吗?”瑶瑶无心的发问吸引了更多同学的好奇,小柚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猛然站起来跑出了教室。瑶瑶吃惊地站在原地,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

“那是我爷爷,爸妈为了要弟弟把我的户口上在了爷爷名下。”体育课上,小柚主动解开了瑶瑶心里的疑惑,但却让她更加不知说些什么好。许久的沉默后,小柚扭过头来俏皮地说:“我现在是我爸爸的妹妹,我弟得管我叫姑姑呢!”说完自顾自地大笑起来,瑶瑶也跟着笑,却总觉得心里扎得慌。

“家里有了儿子就不能有女儿了吗?”放学回家瑶瑶一边卸下书包一边问妈妈。妈妈想了想解释道:“我们那时候国家实行计划生育,一家只能生一个,孩子多了要罚款、要受处分,有时不仅要东躲西藏,送给别人也是常有的。”

“可是,小柚她明明是大女儿,却因为爸爸想要弟弟而不能把名字写在户口本上,不公平!”

妈妈愣住了,过了好久才缓缓地说了句“是啊,是不公平,对于很多姐姐来说很难拥有绝对地公平……”

长姐如母?

瑶瑶的妈妈也是家中的长女,姥爷一辈子在村子里教书,姥姥则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一年四季在田间地头里忙得直不起腰来。在信奉“养儿防老”的年代,即使是村里的知识分子也先后生了两儿三女,年龄相差层次不齐,全靠大的拉扯小的。当然,长女定是家中的带娃主力。

妈妈从小就是个壮实的姑娘,“你妹妹掉到水坑里了,快回家吧!”每每乡邻们冲着教室一声吼,她便能一路快跑赶到家,用最快时间处理好弟弟妹妹的烂摊子,说不定还会被母亲揪到地里割上一中午的麦子。但杂事缠身,她却从没落下一回功课,即使抱着襁褓中的小妹上课,成绩仍旧名列前茅。

农村家庭想要供个大学生,那时真是得勒紧一家人的裤腰带。大儿子参加高考落榜,但姥爷选择让他复读,转头就帮女儿报了中专。那时候,中专对于女孩来说已算是不错的学历,何况能尽快工作,赚钱养家。

妈妈不负众望,中专毕业后不仅有了份稳定的工作,还找了个城镇户口的丈夫。夫妻俩先是承担起照顾二妹的任务,又担负起小妹大学期间的生活费。从小到大,瑶瑶目睹了妈妈帮二姨一家洗衣服,刚下夜班又照看小姨年幼的孩子,每逢寒暑假家中就变成了孩子们的根据地。“我们可都多亏了大姐照顾,该娘干得活她真是一样都没落下!”新年的团圆饭桌上,瑶瑶总听到这样的褒奖,她心想:差不多的年纪,凭什么姐姐就要受更多的苦累……

叛逆女孩想当男生

瑶瑶永远无法忘记,那个阳光毒辣的夏日午后,小柚顶着一头毛寸出现在教室里,身上穿着叔叔的牛仔短裤。在男同学们戏谑的笑声里,瑶瑶始终没能问出那句“你怎么了?”甚至,她至今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失去了那个笑声爽朗的姑娘。

从那以后,小柚学坏了……

先是姐妹绝交,再是频繁混迹在校园“小混混”的队伍里,小柚像个叛逆男孩一样阔步走、骂脏话,虽从不参与斗殴,但也不再按部就班地上课。初三年级过半,小柚的父亲为她办理了休学手续。那天,是瑶瑶第一次见到小柚的父亲,也是唯一一次。

初中毕业的暑假,瑶瑶接到小柚崩溃大哭的电话,小柚自杀了。皮肉绽开的手腕、满是血腥味的房间还有微微生锈的工具刀……一向大胆的瑶瑶颤抖地靠近角落里那个蓬头垢面的女孩,一把抢过工具刀,却一屁股坐在了床单上的血迹上,那血还未凉透,瑶瑶只觉一个寒战,从头冷到了脚。

后来,瑶瑶得知小柚休学后被送去外地上美术培训班,短短半年时间,她却变得越发叛逆。她心里有怨气,为父亲的冷漠,为家庭待遇的不公,瑶瑶明白却又帮不上她。

很多年里,瑶瑶和小柚保持着断断续续地联络,得知她通过艺考终于考上了某所不错的专科学校,由衷地为她高兴。

一声“姐姐”一生羁绊

小柚与偏心父亲的纠葛并未随着成年而烟消云散,从赚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开始,游手好闲的父亲便时常假借各种理由跟她索要些零花。“等你弟弟上了大学,每个月你总得意思一下吧?”“别把钱花在衣服上,多攒一些,到时给弟弟买房才不做难!”“你结婚一定得擦亮眼睛,别找个穷小子,咱们家彩礼可不能少!”每次和父亲的对话,小柚总坚持不过三句,多数都是不欢而散。

但委屈归委屈,姐姐在弟弟面前却似乎总有份与生俱来的责任感。这些年里,买手机、买电脑,给零花钱,小柚几乎有求必应,从没亏待过弟弟,却又回回嘱咐他别告诉父亲。“他是我弟弟,不管怎么样,我不忍心让他受委屈。你说,这是不是女孩与生俱来的母性在作怪?”每当瑶瑶替她不值,小柚总是这样半开玩笑地将话题轻轻打散。

“姐姐”这个称呼,对于小柚来说掺杂了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曾讨厌自己是个姐姐,却又享受弟弟对她的依赖,她羡慕那个跟自己基因相同的男孩拥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拥有着自己怎么争取都得不到的偏爱和温柔。

那些爱恨交织、独特又沉重的负担和幸福,是瑶瑶这样的独生子女永远无法感同身受的,因此,她也无法理解朋友深陷其中却不肯挥刀斩断的优柔。

那天,在小柚的提议下,瑶瑶惴惴不安地陪她看完了新上线的电影:《我的姐姐》。毫无意外,近百人的巨幕影院里,小柚是哭的最凶的一个。

“你会生二胎吗?”

晚饭时,瑶瑶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肚子里是女孩的话,就不生了!”小柚想都没想斩钉截铁地回答。

“小心公婆逼生哦~”瑶瑶玩笑地说。“那不管,我的女儿必须是集万千宠爱的小公主,谁都别想跟她抢走一分一毫!”小柚神气地说。

 

 

姐妹有话说:

“你是姐姐,就该让着弟弟妹妹”,二胎家庭中多么常见的一句话,却成了无数姐姐的人生枷锁。

或许在父母心里,不管是一胎还是二胎,都是自己的孩子。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两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先出生的姐姐,总是意味着承担更多的责任,总是被寄予保护弟弟妹妹的期望。

就因为成了姐姐,那个原本应该幸福快乐的孩子,要学着去照顾另一个孩子的成长和心情。可很多父母们常常忘记,每一个孩子都渴望被平等对待,父母对孩子长期失衡的爱,最终会演变成一场灾难。只有在平等互爱的环境里,孩子们才会有坚固的感情以及未来共同面对困难的信心。

所以,希望世间每一个“姐姐”都被认真对待,好好珍惜。

 

本期值班记者联系电话:18561196119 QQ:463955118投稿邮箱:463955118@qq.com

本栏目将对主人公姓名、信息进行模糊处理并严格保密,期待您讲出自己的故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