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相会(常大娘):革命母亲 大爱为国|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常大娘原名叫刘相会,1891年出生于朱集镇刘玉亭村。1937年“七七事变”日军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侵占乐陵,群众民不聊生、苦不堪言。1938年9月萧华司令员率八路军来到乐陵,开辟了冀鲁边区抗日根据地。深明大义的常大娘,亲身感受到共产党官兵亲民爱民的正义之举,打心眼儿里拥护支持八路军、共产党。所以,她带领全家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抗日战争的革命洪流中去。

白天,常大娘除了放哨、送情报,还帮助伤员做饭、洗衣服;晚上,她和丈夫就带领全家人不辞辛苦的挖地道。常大娘家的地道长约60米,高1.2米,宽80厘米,陆续挖了好几年才挖成。为掩人耳目,挖掘工作只能靠常大娘一家在夜里完成。全家都有明确分工,常大娘和儿子、女儿在地下挖,常大爷在上边倒土,小儿子树春在村里一边跑着玩,一边放哨。常大爷耳朵聋,常大娘就在他腰上拴条绳子,洞下装满土,拉一下绳子,他就把土筐拽上来。为了不引起怀疑,他们把挖出来的土一部分运到村头填了沟,一部分用稀泥封起来,泥成粪堆的样子。在当时残酷的形势下,这条看似普通粗糙的地道,不仅掩护和救助过许多八路军战士,还是冀鲁边区三地委和靖远县的机关驻地。

那时部队打散了,同志们首先想到的是在“大槐树底下”集合。“大槐树底下”指的就是常大娘家,常大娘家门口并没有大槐树,真正佑护着他们的“大槐树”其实就是常大娘。

抗战时期,靖远县八区的组织干事袁宝贵在常大娘家养伤。袁干事身上长满了疥疮,手烂得拿不住筷子,腿烂得不能走路。常大娘每天给他喂水喂饭、端屎端尿。夜里,袁干事浑身疼痒难忍,大娘便烧好水,慢慢地给他擦洗。经过常大娘半个月的精心照料,袁宝贵疮愈康复。临别前,他含着热泪说:“大娘,您就是我的亲娘!我一辈子都要报答您的恩情!”

在常大娘眼里,八路军战士就是自己的孩子,倾注的不仅是对革命的热情,还饱含着深沉的母爱。八路军的队伍一到她家,常大娘就主动为她们烧水、做饭,曾一天做过17顿饭。渐渐的,凡是来常大娘家养伤、开会、住宿的八路军战士,都亲切地叫她一声“娘”。

1940年的一天,区小队的几名干部在她家开会,常大娘在门口纳着鞋底子放哨。突然,大徐村据点的十几个日伪军“扫荡”到她们村,已离她家不远。再回屋送信儿会引起敌人的怀疑,常大娘干脆没动。为了拖延时间给屋里人报信儿,她冲着伪军就骂上了:“你们这些汉奸,不配做中国人……”越骂声音越大,区小队干部听到后迅速进入地道,常大娘却被伪军用枪托打断了胳膊。

日本鬼子每次围捕落空,就拿常大娘出气,用枪托打她,把她的头往墙上撞,常大娘都是咬紧牙关,从不透露半个字。抗战时期,在她家保存的文件无一丢失,在她家落脚的战士无一暴露。

1945年秋,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渤海区第一地委奖励常大娘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向在八年抗战中立下不朽功勋的革命妈妈常大娘致敬”。

1972年,81岁高龄的常大娘卧病在床,县领导来看她,问她有什么要求。常大娘郑重地提出:“唯一的要求就是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听了这话,在场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很是惊讶,一个为党的革命事业操劳了一辈子的老妈妈,居然还不是共产党员!其实在人们心中常大娘早已是共产党员,而且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不久,组织派人通知她已被批准为正式党员时,躺在病床上的常大娘,眼含泪光,举起右拳,向党宣誓。然后,让儿女取来一个红布包,里面包着满满的零钱,还有些布票、粮票。老人家用干瘪颤抖的双手递给县上的同志,说:“这是我交得第一次党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