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同题作文 | 于琇荣:吾辈当自强|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天下之至柔,驰骋于天下之至坚之上。”是老子《道德经》的一句话。道理很简单,水虽柔弱,却可穿石,绵延千里,而峣峣者却易折,皎皎者易污。可见,强与弱的博弈,当属捻棋未定,楚汉难分,正所谓“生而强者不必自喜,生而弱者不必自悲也,吾生而弱乎,或者天之诱我以至于强,未可知也”。 年年寒冬旷野,孱弱的芦苇摇曳于坚冰之上,这既是一种事物客观存在的现象,更是一种象征,一种警示。

“大风泱泱,大潮滂滂,洪水图腾蛟龙,烈火涅槃凤凰,千古文明为绝者,唯我无双。” 我曾因此自豪,翻看苦难沉重的中国近代史后,我更欣赏“拔剑光寒倭寇胆,拨云手指天心月”。

那是 2014年12月13日,在国家首个公祭日,我和四省作家由江苏省作协组织一起走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的脚步,几度踌躇,不忍前行。不忍前行,不忍看啊,不忍看八旬老娘蹒跚逃难的凄惶模样,不忍看女人被蹂躏惨死的画面,不忍看一层层纵横交错的累累白骨,不忍看高挑于刀刺上孩子微闭的眼帘。悲伤划过潮湿的睫毛,濡透了朋友塞在手里的纸巾。痛,痉挛的胃在痛,垒石叠压的胸口在痛。十二秒,一滴水,一滴水落,一条生命消逝。哒哒的滴水声,像枚钢针,刺得人血泪疮痍。 

文物无言,历史有声。回首过去,屈辱历史让人心绪难平。“弱者如果勤自锻炼,增益其所不能,久之也会变而为强。”苦难,在弱者眼里,是倾覆命运的波涛,而强者,是誓将沙子磨砺成珍珠的熔炉。

“宁儿,我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这是赵一曼烈士被押赴刑场的路上写下的家书。太平本是烈士定,从无烈士享太平。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他们、她们这些国之栋梁,我们现在将会是怎样?生而为人,有的执著于民族昌盛,国家繁荣;有的人渴求事业成功;有的人追求光耀门楣;有的人看重名利双赢。“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可以说,什么样的格局、眼界、人生理想,就造就了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

    生活没有高低之别,没有褒贬之分。但无论何种选择,总是需要点“精神”支撑的。这种“精神”,是岁月静好时的有花有草,有诗有茶;是危难关头的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它不仅是强健体魄,精神面貌,更是一种情怀,一种境界,一种不甘平庸、不甘屈从、不甘得过且过的品节和风骨,一种既不盲目尊大,又不妄自菲薄的自我审视和自我省醒。鲁迅先生在《热风》里写道:愿中国青年都向上走,能做事的做事,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苍穹之下,横有八荒,唯有这片土地丰腴、滚烫;

沧海横流,纵有千古,唯有这方人民赤诚、淳朴。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山河虽无恙,吾辈当自强!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