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台】明代夏津八景|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明嘉靖本《夏津县志》载,天顺年间夏津知县薛正曾撰诗描绘夏津八景,即:锦川晚眺、鄃城晓望、卫河古渡、云寺清凉、宝塔玲珑、马颊晴虹、龙湾烟雨、义茔苔碑。

“锦川晚眺”之景位于夏津县城北15公里处的新盛店镇。新盛店原为夏津旧县城城址,因为地势低洼,常年积水不干涸,夏日荷花怒放,斜阳夕照,波光闪闪,远望如锦缎,所以叫做锦川镇。《锦川晚眺》诗曰:几度来游爱晚凉,蝉声不断送斜阳。赵燕骋地千年远,齐晋盟方百世长。日暮平原云黯黯,春和大地草茫茫。英雄百万成寥落,每到登临倍感伤。

“鄃城晓望”之景在旧县城东城门,也就是挹旸门。据说在万里晴空的早晨,站在挹旸门城楼上向东远眺,一片平阔的原野,坦荡无垠,苍翠一片,使人骋目舒怀,心胸顿觉豁达旷远,氤氤氲氲之中竟然有泰山的影子。《鄃城晓望》诗曰:万里云收雨霁天,鄃城注目乐天然。烟含曙影千村晓,花吐浓芳百世妍。绿树人家鸡犬接,大田禾黍阡陌连。登临眺望归兴久,赓歌康衢乐有年。

“卫河古渡”之景在夏津城西的卫运河畔,卫运河是南北交通的命脉,尤其是京城运送漕粮的必由之路。夏津运河渡口往来的漕船首尾相接、樯桅如林,一派繁忙景象。《卫河古渡》诗曰:卫河古渡界鄃城,一派洪荒拱帝京。万里远通交广地,四时常带雾烟清。陆经南北依稀见,舟舣东西密迩横。漕运便民充国用,讴歌击壤乐升平。

“云寺清凉”之景在夏津城东张法寺村东南。云寺即大云寺,据史料记载,大云寺兴于金。明代张福广及弟子,历时70余年建成各式大殿十八座,巍峨的大殿及其庞大的规模盛极一时。《云寺清凉》诗曰:无城无郭又无峰,高耸梵王一座宫。百尺法容金灿烂,几层殿阁玉玲珑。西方境界无尘到,东海蓬莱有路通。寄语禅门诸弟子,好传衣钵振宗风。

“宝塔玲珑”之景在夏津城挹旸门外东南侧的陈公堤上。据史料载,此处有宝塔一座,高入云际。塔的廊檐上挂着铜铃铛,微风吹过,铜铃就会叮咚作响,十里之外也能隐约听见。《宝塔玲珑》诗曰:宝塔玲珑耸碧霄,功成未否在何朝。舒怀历览乾坤秀,极目登临景物饶。石户丹梯临汉表,画檐金铎响空曹。鄃城黎庶瞻依乐,永祝皇图寿域高。

“马颊晴虹”之景在夏津城东马颊河畔。马颊河作为“禹疏九河”的末梢,记录着两岸人民的生活历史,自然也是文人雅士喜欢游玩的所在。夏日的雨后会呈现出一道美丽的彩虹,此时一座桥、一条船、一道彩虹组成一副唯美的画卷。《马颊晴虹》诗曰:马颊河边昼夜流,晴虹俨若未曾收。遥观似彩千层起,远望如桥百里浮。霁色重重斜饮涧,晴光迭迭迥涵秋。当年大禹平成迹,犹有奇勋万古留。

“龙湾烟雨”之景位于夏津城东五龙堂村一带的马颊河中。因为河槽中有一个清潭,深不可测,天气再旱也从没有干涸过。据说每到将要下雨之时,龙湾之上就有雨雾如龙形扶摇而升,直至与云彩相接,滂沱大雨便降落下来。所以每当天气大旱,人们便到龙湾附近祈雨,十分灵验。《龙湾烟雨》诗曰:湍急波流百尺澜,居民指说是龙湾。轻烟渺渺犹生雨,晓日融融尚待寒。淑气偏能苏物性,甘霖频见济时乾。丰登五谷民生足,鼓腹讴歌乐治安。

“义茔苔碑”之景在夏津城西北角的“漏泽园”,是专门埋葬无名死者的墓地。据传说,漏泽园是乡贤王仲出资修建的义冢,专门用来埋葬无家可归的亡者。园中的石碑上长满青苔,碑文因年代久远难以辨认,碑体也有倾倒的趋势。因为石碑角度在每年夏至中午时没有影子,所以又被称为“无影碑”,成为旧县城的一景。《义茔苔碑》诗曰:积德王门义气贤,门因义气有人传。百千美誉人何及,十万芳声孰与肩。仁似春融能惠众,财如泉涌更循天。云仍继世今绳蜇,留得苔碑百世绵。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