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梦途中 并肩前行 | 奥德曼葡萄酒庄庄主徐义、董兴水的故事|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徐义(中左)和董兴水(中右)与员工共同展望酒庄美好未来

6月初,德城区黄河涯镇,奥德曼葡萄酒庄大片的葡萄园里,白色的葡萄花正在枝叶间尽情地吐露着芳华。

一场雷雨过后,碧空如洗。清新的空气中,葡萄的清香似乎已开始悄悄弥漫。

酒庄庄主徐义和董兴水站在葡萄架前,憧憬着今年酒庄葡萄和葡萄酒的新收获——这已经是他们在这里并肩“战斗”的第20个年头。20年的传奇历程,就像酒庄中的葡萄酒,历经岁月的洗礼,留给人回味无穷的醇香。 

相逢是首歌
缘起火车上 那不经意的一瞥

今年45岁的徐义是河北景县人。上世纪90年代,高考填报志愿期间,他收听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个励志节目,被采访者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院长李华正在讲述求学经历以及有关葡萄酒行业的相关内容。

“葡萄从种植到采摘酿制再到消费,不仅可以接触大自然,还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人群。况且,酿酒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这门专业不单调,正是我一直寻觅的。”就这样,徐义成为了葡萄酒专业的学生,毕业后成为安徽一家葡萄酒国营企业的酿酒师,从此开启了追寻紫色梦想的漫漫征程。

与徐义不同,董兴水大学学的是电气自动化专业——这本来是和葡萄酒行业风马牛不相及的。毕业后,他最初在家乡德州平原从事建筑行业。工作不久后,他所在的企业投资成立了一家葡萄酒厂,他因为学历高、干劲足,被选进了这家酒厂工作。

就在此时,徐义有一次坐火车回家时从平原县路过,无意间的一瞥,看到了这家初创的葡萄酒厂。不久,他来到这里,与董兴水成为了同事。此后,在工作中,随着不断交流、互相了解,两人逐渐发现,他们不但年龄相仿,志趣相投,对很多事情的见解也完全相同。他们逐渐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董兴水(左)、徐义(右)参加团队活动

真诚与激情
客户受触动 未投产即付订金

由于种种原因,徐义先后到过几家单位打工,但这些单位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对照自己一直在追寻的梦想,徐义总是觉得自己看不到理想中的未来。

在这种情况下,徐义和董兴水商量后毅然决定:放弃现有工作和待遇,自己创业做老板,创建理想中的葡萄酒庄!

“万事开头难”,两个人在资金严重短缺又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在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租了一个小院。购完设备后,资金已经所剩无余了。他们想尽千方百计节衣缩食,凭着满腔热情,为梦想奋斗着。

就在此时,经朋友推荐,他们的第一个客户找上门来。面对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却发起愁来——酒庄不但条件简陋至极,连设备都尚未完成组装,请人家来参观什么呢?商量之后,两人决定:不管成不成,有什么就给人家看什么,至少用真诚交个朋友。

没有车,客户到火车站时,他们就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到火车站把客户接到厂里。厂房简陋,他们就把实际情况原原本本告诉客户。

惊讶之余,客户还是很认真地坐下来,和他们攀谈起来,并跟着他们一起吃稀饭,睡地铺——他们当时的状态,让那位客户想起了自己最初创业时的艰辛和热情拼搏。第二天一早临走之前,客户掏出3万元钱,放在了徐义他们面前作为订金。

客户表示,是徐义和董兴水的创业热情和待人接物的真诚打动了他,让他决定要和他们合作。

△徐义(左一)、董兴水(左二)带领外国专家参观奥德曼酒庄葡萄园。

信仰式追求
坚持出精品 酒庄才能有灵魂

将酒庄的地点选在德州,是徐义和董兴水认真探讨过的。“就葡萄酒行业来说,德州是有地理优势的。这里的土质、气候都适宜葡萄生长。”

酒庄的名称,也倾注了两人的心血——尽管当时他们都还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但为酒庄取名“Oldman”(意为“老年男子”),音译“奥德曼”。他们希望酿成的美酒像饱经风霜的老人一样沉稳、优雅、有内涵、耐人品味。

创业之初,由于资金短缺,他们的生活条件特别艰苦。“那时堤岭市场每一家店我们都非常熟悉。为了省钱,我们用的所有家具都是从那里淘回来的。床是买来床板,自己找店铺焊的床腿。”为省材料,在为床焊3条腿还是4条腿时,两个人还曾有过争论。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仍然坚守对酒庄葡萄酒高品质的追求,因为那是他们从一开始就确立起来的信仰式追求。为此,他们在最初的几年里做了大量的艰苦试验,终于摸索出了一套适合的葡萄种植管理方式和酿酒工艺。

奥德曼酒庄对葡萄种植和酿酒工艺的管理极其严格:为了保持土壤的原生态和有机化,葡萄园只施加农家肥,绝不使用化肥;为了保证葡萄果实无与伦比的质量,部分葡萄产量控制在每公顷7500公斤以下,产量低得惊人。葡萄的栽种护理方面完全采用手工,不使用化学杀虫剂,尽量少使用其它化学方法。葡萄成熟时,熟练的葡萄工人手提小竹篮小心地将完全成熟葡萄串采下,立即送到酿酒房,然后经过严格的人工筛选,才能够酿酒。酒庄酒酿造的时候采取了严格的温度控制措施,发酵过程中,每天将表层的葡萄压入酒液,以更多的浸提葡萄皮中的有益成分。高级的葡萄酒都要在法国进口的橡木桶中陈酿……

国内的很多葡萄酒厂都在不遗余力的扩大规模,但徐义和董兴水认为,大规模的葡萄酒厂是不可能做出真正的酒庄酒的,酒庄的价值并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是否能出精品,不能出精品的酒庄是没有灵魂的。

酵久香愈纯
时间越久远 酒香越不怕巷深

好酒酿成了,销路如何打开?最初,徐义和董兴水尝试在报纸和网络上打广告,联系到一批客户。

说起那时他们营销的经历,还有这样一个小故事:

他们在上海一家报纸做了半个月的广告,做到一周左右的时候,董兴水带着两箱酒去了上海,准备随时和找上门来的客户洽谈。但是,广告做完了,能谈成的客户却不多。到了最后一天,董兴水失望地买了返程火车票。

就在离火车发车还有几个小时的时候,忽然有客户打电话要和他们面谈业务。见还是不见?见面,火车票就要改签;不见,浪费了一次机会。董兴水和徐义商量后,最终还是与客户见了面。

那是个大客户,全上海最高档的酒吧KTV的酒,当时都由他代理。他想做一款国内葡萄酒,对品质要求较高。奥德曼的葡萄酒物美价廉,客户问了价格后一尝,马上就决定与他们合作。徐义和董兴水的“信仰式追求”,获得了市场的回报。

也正是因为对“信仰式追求”的坚守,奥德曼酒庄一次次在国际比赛上的斩金夺银:2006年在烟台国际葡萄酒大赛中获银奖,2016年在一带一路国际葡萄酒大赛上获金奖,2017年在亚洲葡萄酒质量大赛上获金奖,同年在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上获金奖……

俗话说“酒好不怕巷子深”,徐义说,最近三四年,葡萄酒行业在国内呈现下滑的趋势,奥德曼酒庄的经营情况却每年都在稳步增长。

完美双子星
志当存高远 誓做终生合伙人

很多听说过奥德曼葡萄酒庄的人都很好奇:徐义和董兴水都是庄主,是合伙人,到底是谁说了算?都说“合伙的买卖不好干”,他们是怎样做到“合作愉快”二十年如一日的?

对此,他们表示:“我们俩的股份是五五分,谁说了也不算。达不成一致的事不干。任何事情都在充分协商沟通的基础上再去做。”

乍一听起来,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他们接下来对此的解释,就让人释然了——

一方面,在工作的最初几年,“三观”建立的过程中,他们曾“在同一个战壕战斗”。共同的接受生活洗礼的经历、共同的在实践之中坎坷摸索的经历,让他们形成了很多共同的理念。这成了后来他们长期合作的基础。

另一方面,创业以前,两人都曾亲眼见过企业负责人之间为私利勾心斗角,损害企业经营与员工利益,导致大好形势被生生葬送的事情。所以,创业之初,两人约定,如果创业成功,就一直合伙到老。

更重要的是,共同的高远目标,共同的事业追求,让他们之间的合作牢不可破。

“我们从刚开始创业时就定下了愿景目标,就是现在还我们墙上挂着的这句口号:酿酒庄顶级好酒,创百年传世品牌。”董兴水说,“我们觉得这件事既然要干,就要一辈子把它干下去。这是从创业开始就一直追求的一个梦。这些年我们就奔着这个事去做,一步也没停。我们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成功,永远都觉得自己是刚开始没多远。奥德曼到现在20周年了,离100年还有80年呢,还早呢!”

人的目光一旦投向星辰大海,当然就不会纠缠于眼前的鸡毛蒜皮。“具体事务有争执当然也在所难免,但这种争论绝不会让我们产生矛盾和隔阂,反而会成为对对方的一种提升。”徐义表示,“因为我们不同的观点实际上都是在不同的角度给对方一个补充。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美好愿景,即使观点不一致,也会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在追梦的路上,我们会终生并肩携手,奋勇向前。”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