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跟党走】军休功臣徐仁堂:祖孙三代接力入伍,72年践行党员初心|德州云-德州晚报全媒体

人物简介

徐仁堂,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县南台镇人,1931年7月出生,1948年4月入伍,1949年6月入党。历任辽宁省海城县新兵第四团三连战士,41军123师电台报务员,济南军区干部学校教员,山东省军区干部训练大队射击教员,德州军分区作训科副科长,乐陵县人武部副部长,济南军区德州离职干部休养所副所长。曾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河南新乡战斗、湖南衡保战役、广西剿匪战役等,先后荣立三等功六次。1982年8月离休,1986年12月移交地方政府安置。

“解放军好啊,老百姓都拥护解放军,我一人入伍全家都光荣!”如今90岁高龄的徐仁堂老人提起当年参军入伍时的情景,依然一腔赤诚热血,目光炯炯犹如少年。

1948年4月,解放军部队路过辽宁省海城县,17岁的徐仁堂想都没想就报名参了军。“他是徐家的独子,我们都没想到他会去上战场。”妻子吴凤琴与徐仁堂自小便是邻居、好友。她回忆,部队出发时,她挤进人群里想送一程,远远看到徐仁堂胸前戴着大红花,昂首阔步,神气极了。

塔山阻击战中荣立二等功

经过为期1个月的军事训练后,徐仁堂于1948年5月正式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在部队为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第12师。高小毕业的他是新兵中少有的“秀才”,为此被上级领导选中成了一名通信兵,主要负责师部与团部之间的情报传递工作。

“那时的通讯不发达,许多重要的信息都用便条的形式传达,靠两条腿传递。”徐仁堂说,作为通信兵必须灵活机动,学会辨别方向,不能迷路贻误战机,还要经常顶着天上盘旋轰炸的敌机送情报,有时甚至要从敌军的后方穿越,因此有的战友去执行任务就再也没有回来。

1948年10月10至15日,整整打了六天六夜的塔山阻击战,给徐仁堂的军旅生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1948年10月初,为保障我军主力夺取锦州,徐仁堂所在的部队于锦州西南塔山地区对增援锦州的国民党军进行阻击。他回忆,当时敌军在两翼策应下,全力向我军前沿核心塔山阵地突击。天上的飞机轰炸、海上舰艇的大炮呼啸、陆地上的大炮轰鸣,无数的炮弹倾泻在我军阵地上,泥土被炸松了好几尺,阵地犹如火海。

徐仁堂和战友提前拉好的7条电话线均被敌军的炮弹炸断,通信一度中断。他临危受命,需要将首长的命令第一时间送到团指挥所。而从师部到团部,要翻过两个山头,为了加快速度,徐仁堂将心一横,瞅准敌人轰炸的间隙,紧紧将枪抱在怀里便往山脚下滚,再由山脚奋力爬上另一座山头。就这样,仅仅花费了10几分钟便将命令送达。而此时的他已被石头和杂草扎得浑身是血。“那个时候没有时间考虑生死,只想着首长交代的任务我得完成!”他说。

塔山阻击战不仅直接决定了锦州战役,也被称作辽沈战役中最惨烈的一战。徐仁堂和战友们用血肉之躯,将国民党救援锦州的部队死死挡在了塔山,硬是打出了4个英雄团。其中,徐仁堂所在的第34团被第4纵队授予“塔山英雄团”荣誉称号,他个人也凭借英勇表现获记二等功1次。


亲人离散 成为一生遗憾

随着战事的推进,徐仁堂跟随部队又先后参加了平津战役、河南新乡战斗、湖南衡保战役、广西剿匪战役等大大小小战役上百次战斗。在战火未息的年代里,他始终未能与家人取得联系,家中父母一度认为儿子已经牺牲在了残酷的塔山阻击战中。

直至1952年,徐仁堂第一次给家中寄了一封信,报去平安的同时,还将部队配发的一件白衬衣寄给了父亲。1953年,走下战场的徐仁堂到位于河南商丘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步兵学校学习,同年,他得到的第一个有关家乡的消息,竟是父亲的死讯。

后来,他在亲友口中得知,父亲曾远赴北京寻过他。因家境贫寒拿不出路费,父亲抱着一筐写字石一路走一路卖,辗转了多地才抵达北京。可就是因路上耽误了时间,赶到部队时,徐仁堂已经随队伍南下了。这未能如愿的一面,成为了父子俩永远的遗憾。“父亲去世的时候,就穿着我寄回来的白衬衣。”徐仁堂说。

1955年,于步兵学校结业时,徐仁堂因成绩优异,被分配到济南军区干校担任军事教员,指导部队和当地民兵训练。

1964年,全军掀起了学习推广“郭兴福教学法”的热潮,把练思想、练作风与练战术、练技术有机结合起来。当年6月至9月,全军性比武运动推向高潮,涌现出一大批全面过硬的训练“尖子单位”和“尖子个人”。徐仁堂便是其中之一,他被评为山东省唯一的优秀军事教员,获记三等功1次。

1964年6月,徐仁堂作为济南军区优秀军事教员,带领山东民兵代表队到北京参加“大比武”表演。6月15日上午8时,徐仁堂跟参加“大比武”表演的1000多名选手站在一起,和前来观看表演的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留念。这张珍贵的合影至今仍悬挂在徐仁堂家客厅最显要的位置。


退休不褪色 余热映初心

1973年,因为工作调动,徐仁堂来到德州。历任德州军分区作训科副科长、乐陵人武部副部长、德州军分区离职干部休养所副所长等职务,1982年8月离休。

离休后,徐仁堂来到德州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休养所。他积极参加所里组织的政治理论学习,坚持自学,经常到阅览室看报刊杂志,了解时事政治,关心国家大事。

因为威望高、热心肠、极富责任感,他先后连续5届被离退休干部们推选为军休所管委会主任。在担任军休干部管委会主任期间,他经常建言献策,帮助做好军休干部及家属的思想工作,解决生活中的困难,有效地化解了各种矛盾。比如,针对军休院内居住的老干部年龄大、行动不方便等情况,提议军休人员经常到老干部家中走访、聊天,排解他们的孤独感,增进军工人员之间的情感交流与沟通,得到了军休干部的一致认可。“说公道话、办公道事,一碗水端平,才能在工休人员之间架起一座‘连心桥’。”徐仁堂如是说。

不仅如此,徐仁堂倾情于“关心下一代”工作。他克服年龄大、文化程度不高的困难,为了给青少年做好革命传统教育报告,翻阅了大量的报刊、杂志,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从语言上加以充实升华,写出5000多字的报告稿,先后为青少年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6场,受教育人数达3000余人。由于他的故事真实丰满、讲述生动活泼,每次都能赢得师生们的热烈掌声。

2006年,徐仁堂被推荐为“山东省老战士报告团”成员;2007年9月,被德州市老龄委评为“模范老人”。


红色家风 培育祖国英才

徐仁堂一家是远近闻名的光荣之家。“他是个倔老头,不光对自己严,对孩子们更严。”老伴吴凤琴说,徐仁堂常教育子女,不要过多关注吃穿,能够关爱他人助人为乐才是幸福。

他从小教育家属子女要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党、热爱祖国和人民、热爱人民军队、热爱改革开放事业,自觉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他的率先垂范下,子孙两辈中又有4人接力入伍、入党。他的家庭被民政部评为2011年度“和谐军休家庭”,他本人也于2014年被授予山东省“五好”离退休干部党员。

“我们能有如今的生活离不了共产党,提起党,我心里最多的就是感恩!”吴凤琴告诉记者,她至今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解放军的情景。那是个漫天大雪的夜晚,行军多日的解放军部队为了不打扰百姓,就在冰冷的街道上席地而卧。后来,即使是被老百姓请进家门,他们也只是将牛羊赶一赶睡在牲口棚中,甚至主动帮住家挑水、烧火。

“我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采访最后,72年党龄的徐仁堂老人,以一名战士的姿态再次喊出入党誓词。他说,这段誓词是他一生的准则,也是他一生奋斗的目标。在他的心中,没有什么,比为国牺牲更光荣;没有谁,比逝去的战友更值得尊敬。党旗下的誓言,就是此生不渝的初心。


热门排行